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91:镇烧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91:镇烧

    隗林收敛着一切的灵性,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不过他能够感受到身体内涌动的神秘血脉力量支配着这具身体。

    不由的想,如果自己不是修成了元神,灵肉合一,恐怕现在根本就无能为力,只能够看着自己的肉身被人支配。

    他现在看不清这个黑暗,只隐约看到,周围有许多的影子正围着自己,在这片影子之外,有着一些可怕的存在。

    地狱花的人已经找到一些在这神庙黑暗里通行的方法,至少现在,他还没有受到黑暗里的袭击。

    他一路沉沉的走着,脚下偶尔能够感觉到坑坑洼洼,耳中也能够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这神庙里的黑暗仿佛能够扭曲时间空间,此时的隗林根本就无法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又是怎么走来的。

    终于,他的眼中看到一个一盏灯。

    那是一盏燃烧着绿焰的灯,惨淡的光芒照耀之下,可以看到那旁边有一座布满了铜锈的单门,门上雕刻着一只张着嘴的恶鬼。

    门前则是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过道,当隗林走到这里之时,那门打开了。

    他走了进去。

    门又悄无声息的关上。

    这是一个房间,房间里面的墙壁上挂着几盏绿焰的灯,并不能够将这个房间里照清楚,这个屋子里间有一重门。

    门缓缓的打开,一个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个女人与他之前从神庙门口看到的一样,一身素白的衣。

    其眼神透出一种漠视众生的意味,看到隗林站在那里,就像是看到一具尸体。

    “很好,这眉眼里面藏着的那股倔强,和你那死鬼父亲一样!”女子来到隗林的面前说着。

    隗林居然看不出来,这个是她的真身还是假身,除非他显露元神,以元神清光相照。

    “那年被你父亲哀求,我一时心软,放你出去,差一点酿成大害!我现在要看看,你的身体里是什么样的存在降临寄生。”

    就在这个女子说着这话的时候,隗林已经不动声色的将这个房间打量了清楚。

    这个房间里摆了一座神像,神像下面有三盏灯,隐隐可见那神像居然是与这个女人的模样差不多。

    看了这一圈,差不多了,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隐藏了,刚才这一切只是为了找到她,不让她提前逃走而已。

    现在可以了,他不喜欢看人如此骄傲不可一世的样子。

    因为他觉得在自己的面前,没有人有这个资格。

    于是,从他的眼底浮现出光华,头顶的清光更是如泉水一般的涌现,并有三昧真火的法光翻起,将这个阴暗的房间里瞬间照亮一片。

    面前的女子眼中出现惊讶,惊疑道:“你没被我的血脉役身法控制?”

    “你这个法术有点意思,但还差点意思!”隗林冷笑道。

    女子后退了两步,脸上恢复了平静说道;“也好,既然如此,你有资格了,我们合作吧,我这里有一个长生之门,想与你携手共进!”

    “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你让我感到烦了,所以请你消失。”隗林说道。

    “美色……”女子话才落,隗林已经一个弓步刺拳,毫无征兆的一拳刺了过去,拳罡凶烈。

    女子这一拳之下,竟是被打成一片黑色的尘沙飞散。

    隗林只是看了一眼,便朝着里面的那一间屋子而去,打开门,只见里面一个神台,神台上面有一座神像,依然是刚才那个女子的样子,而在神台的下面有一个池子。

    这个池子的边缘都雕刻复杂符箓,如画般诡异的纠缠在一起。

    隗林站在门口,看着这个法池,他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读过一本关于《法池的简述》的书,里面就说过神道之中最常见就是法池,只有构建了法池的神才是真正的神,其他都只是野神,随便会被夺了神位。

    法池是修道人称呼,诸神之间又称之为神池。

    神池之中有着漆黑如墨的水,但是隗林知道,那不是水,是由信仰及天地山河之间的元气凝聚而成的神水。

    神池的水越多,神灵的神域也就越强大。

    这是一口已经废弃,但又被人利用起来了的神池。

    他从这神池之中,感受到了无尽怨恶之气。

    他看到那一座神像下面摆着的牌位。

    “九灵玄化神尊林琦珊。”

    她想要成为神灵吗?隗林心想着。

    刚才他可以肯定,那一拳虽然打到了东西,但是打的不是实体,应该是化身一类的存在。

    当他站在这里之时,那池水翻涌,有一个个的人头钻出来,邪恶的看着隗林。

    神池之中的东西扑起,快速的变化着,在虚空之中化为一个人,正是之前隗林见过的那个绿袍怪人,一身的烂疮。

    在他这之后,又有一道道白影如蛾蝶一样的飞出,朝着隗林扑来。

    隗林站在门口,笑道:“想拼命吗?还是差点意思!”

    话未落,便已经抬手,凌空书写出一个:“镇!”同时低喝出声。

    那个朝着隗林吐出一个巨大气泡的绿袍邪神,就像被巨锤击打了一样,气泡瞬间破碎。

    其他的人影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回了神池之中,在神池怨恶的水面,有道清光与红光交织而成的光华凝结而成的‘镇’字。

    隗林不在乎什么活口不活口,也不在乎什么情报不情报。

    张口一吐,一抹红灰相间的火焰自嘴里而出,落在神池上,刹那之间烈焰腾腾。

    只见神池里面无数的恶鬼想要冲出来,却被隗林以元神书写的‘镇’字给镇着。

    他能够感受到神池之下翻涌的怨恶力量,不过,自从他点化那一颗明珠之后,他有了一种感悟,觉得镇压不一定要去感受山之法韵。

    这片钢铁丛林的都市里,一座大都市,二千多万人在这里,足以镇压一切。

    所以这镇字,有了几分现代大都市的气韵,镇压着一切妖魔鬼怪。

    火焰燃烧,神池里的水在干涸。

    他看到神池下面的东西,像是水库要干之时的鱼,正奋力的挣扎扭动着。

    突然有一个愤怒又带着几分恐慌的声音响起:“隗林,你只要放我离开,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不需要!”隗林站在那里,看着神池之中火焰烧到底,最终,池底竟是出现一具具尸体,而最中间是一具石棺显露出来。

    在石棺的周围都是烧成了碳的尸体,隗林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被烧死。

    看那个石棺密封的极好的样子,像是还没有被打开,他便不打算开棺,决定等一等,等到专业的人到来。

    感受到这石棺上的邪意,他又有些不放心,更不可能用写在棺上书写镇字,这是学校里面有出过试题的。

    比如说,如见封印着邪物的棺椁,身上又没有朱砂这等画符之物,是否可以用血代替。

    正确答案是不可以。

    因为血没准就会让没有苏醒的邪物苏醒,而且自身的鲜血在神秘的世界是很重要的施法媒介,被人获得了,那很容易被诅咒。

    他思索了一会儿,想想自己只能够分享出一缕缕的元神来做为寄托了。

    于是从头顶元神光华里采了一缕含着三昧真火的元神法光散入虚空,再书写出一个个的镇字,最后他又将之与这片虚空扭在一起,打了个结,那个结是禁锁的意思。

    这个打结禁锁虚空的法子,是从一个来灵馆之中试图了解自己记忆的女孩记忆中学来的,是上古之时传下的结绳禁法。

    他转身离开,在屋子里拿了一盏燃烧着绿焰的灯走了出去,这绿焰看起来有点用处,寻着冥冥之中的感应,朝着神庙的门口而去。

    他感应的是沪城意识海里的法珠,那法珠的光辉照着神庙的门口。

    这一次他走在黑暗里,身上元神法光冲起,照耀着一片黑暗,但在法光照耀不到的地方,他感觉到黑暗里站着一个个邪恶的存在。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