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90:深入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90:深入

    那城是沪城。

    沪城两千余万人口的意识汇聚而成的意识世界,是多么的浩大,其中又藏着多少的神秘与恐怖。

    但是此时却只有一片祥和,因为有一颗法珠照耀。

    法珠下方是一座高塔,高塔上面站着一个优雅的女性。

    她不是别人,正是新任的沪城靖夜局的局长王雅芝,她主修的就是奥法,修奥法的人多,但是能够施展出次元锚的人却没有多少。

    而能够像她这样,以这意识海里的这座塔为基点座标来锚定界域的更是少之又少。

    她站在那里,双手高举,成环抱状,有一团光华随着她的咒语不断的凝聚。

    而在她的周围,城市的影子在扭曲,甚至有些梦魇从阴影的深处探出来,却在那扭曲之中溃散。

    从她这里,顺着明珠光亮所照的尽头,隐隐可以看到一座即将消失的神庙。

    甚至可以隐约见到神庙的门口,有一个人在那里,正挥动着手中剑与黑暗里的恐怖存激战着。

    黑暗越来越汹涌,隗林很清楚的感觉到,就像是巨浪,他就像海岸边岩石,承受着这一片黑暗的冲击。

    他手中每一剑的挥动,都是斩向黑暗最盛的地方。

    突然,他仿佛听到了黑暗之中有歌声。

    这歌声非常的细微,但是却钻入耳中,即使是他的元神阻挡也依然不断的往心里钻。

    当第一缕歌声钻入心中之时,就像是堤坝开了一道口子,里面的洪水汹涌而至,黑暗像是换了另一种形式冲击着隗林。

    “我手中剑,既斩外神亦斩内魔!”

    于是他站在那里不动,在心头生出一剑剑斩向那慑心的声浪。

    这时,黑暗之中有一个人缓缓的走了出来,这人一身的白衣,长长的头发,垂在身前,整个人如影子一样,一步步的来到隗林的身边,伸出手,缓缓的去触摸隗林的身体,却在触及清光的一刹那,有火焰翻起,顺着她的手燃烧了整个身体。

    这一切都像是无声的电影,在寂静之中发生。

    那个白影被烧了之后,又有一个白影走了出来,这个白影依然是像之前那样,伸手去摸隗林的身体,仍然在摸到隗林护身的元神法光的一刹燃烧了。

    一个个白影被燃烧,但是黑暗之中却不断的有白影走出。

    一会儿之后,黑暗之中仿佛听到了铁链拖地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慢慢的,一个身影在隗林的元神法光照耀之下显露出来。

    是一个披头散发,浑身焦黑,像是已经被火烧过的一样,而那铁链拖的声音来自于他脚下的铁镣铐,还有手上的两根铁链,只是手上的铁链是断了的,其中一只手中的铁链断的长一些,也拖在地上。

    这是一头恶鬼,他的到来,带着一股至邪之气,他走起路来一歪一扭,笨拙的样子,却让黑暗都在翻涌。

    就在他要扬起铁链之时,隗林手中的剑光一挥,斩在那恶鬼的身上,恶鬼的身体居然坚硬无比,隗林手中的剑斩过根本就没有留下伤痕,但是那恶鬼却轰然倒下。

    隗林叹息一声,他依然在抵抗着冲击心灵的邪异歌声,但是却想着借此机会勾引出地狱花组织真正的人来,如果能够顺手斩杀一个,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然而,来的都是恶鬼,或者是邪神,地狱花组织的人一个也没有到。

    就在他叹息的一瞬间,身后的门却发出吱呀的响,正缓缓的关闭着。

    他心头一紧,这个门的开合度,从他见到这神庙的那一刻都没有变化过,这个时候居然要关门了。

    “隗林……”

    “隗林,我的孩子,到妈妈这里来。”

    “隗林……”

    隗林心中那纷乱的歌声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呼喊,刹那之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给捆住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拖去。

    他心跳加速,血脉在沸腾,但是身体却不太受控制。很快他就明白,这是来自于血脉这一类的法术。

    他不会被人唤走魂,但是这身体,这血脉肉身上与林琦珊的血脉相连的,她如果施展这一类法术,隗林的身体很难抵挡。

    可以说,如果隗林死了,这具身体都能被她给喊走。

    就在门即将关闭之时,有一道刀光斩在了门上,随之看到有一个人中年人冲了进来,他手持一柄厚背唐刀,进来之后就站在门边,手中刀向着黑暗里斩去,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到隗林的身体正朝着深处走去。

    隗林身上的光华正随着慢慢的深入,而变的越来越暗淡,直到被黑暗完全的淹没,再不可见。

    他喊了两声,发现自己的声音被黑暗吞没,便不再喊。

    而且在神秘的世界,一般情况下,能够不再口就不再口,除非是念动法咒。

    也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影一闪,从遥远之处一步跨入神庙的门中,正是戴着护额巾的赵千礼,他看着漆黑一片的神庙,问道:“那个总想出风头的隗林呢?”

    “我进来的时候,他走到了黑暗的深处,我喊了两声,他听不到,然后被黑暗吞没了!”这位严肃的中年人回答道。

    “他又搞什么。”赵千礼说着,掀开护额,一只青色的眼睛露了出来。

    那眼睛是闭上的,细看的话,可以看到眼睛的周围有细密的青色鳞片。

    他闭上双眼,但是额头上的那一只青色的眼睛却缓缓的睁开,他朝着黑暗里看去。

    看到隗林一步步的在黑暗里走着,身上没有半点的灵性光辉,仿佛木偶一样。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隗林时,隗林身上的那种玄妙无比的护身灵光,至今仍然让他印象深刻。

    赵千礼看着,那一步步走向黑暗深处的隗林,喊了两声,似乎有人不想他看到,于是隗林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个的影子,将隗林的身影遮盖着了。

    “这个隗林,又自做主张了。”赵千礼着说道。

    旁边的中年人疑惑道:“不是失陷了吗?”

    “我觉得他的命很硬很长。“赵千礼说道。

    就在这时,他们的耳中都听到一个声音:“锚定。”

    随之他们看到一道光华打入了神庙之中,像是一颗钉子钉在了神庙的门槛内的地面,开成一团白光。

    原本只是若有若无的明珠光辉,瞬间照入神庙之中,将神庙的门口这一片照耀的清清楚楚,当他们看清楚,那门槛居然已经腐朽,地面残破,仿佛级历过大战,地砖都起来了好几块。

    两人知道,这座神庙此时再也无法隐遁了。

    两人并没有去深入,而是守在门口。

    没过多久,便有一大批的人到来,靖夜局的人、监察司的人,军方的,还有一些是沪城灵修学校的人。

    这些人都是抽调而来,临时组成的一个队伍,江渔也在其中。

    当他得知隗林居然失陷于黑暗之中时,整个人都充满了怀疑,他不信隗林这么容易失陷,但是又担心是真的失陷。

    最后,大家一至决定,让其中一个人带着一件战略级宝物深入到里面去寻找,其他的人在后面,步步为营的清理。

    而这个时候隗林身上的一切灵性光辉都收敛了,跟从于这身体源于血脉深处的呼唤。

    他可以肯定,林琦珊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做了手脚,要不然的话,绝不会有这么强的控制力。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