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社畜逆袭:从小米开始反卷互联 > 第79章 深红,加钟!

底色 字色 字号

社畜逆袭:从小米开始反卷互联:第79章 深红,加钟!

    北方跟南方除了气候和饮食习惯不一样外,还有一个特别大的差异,那就是洗浴文化。

    南方可能受天热环境等原因,基本天天洗澡,而且都是在自己家用热水器洗澡,没有什么北方独有的澡堂子,洗浴中心。

    而且南方人的洗澡,就是用沐浴露抹一遍身体然后一冲而净,搁北方人看起来那就不叫洗澡,那叫冲凉。

    上个世纪末东北,都是那种澡堂子,大家脱光光一起洗,互相帮助搓个背啥的,毕竟你有的我也有,大小长短不一罢了,你没有的我肯定也没有,没啥不好意思的。

    当然了不像小日子那边还有男女混浴,咱这都是泾渭分明。

    不过这一幕群体沐浴图那对南方朋友们绝对算得上精神冲击,洗刷认知的那种。

    南方人洗澡:浴室里可以有鬼,但不能有人!

    北方人洗澡:浴室里可以有人,但不能有鬼!

    嗯,大概就这意思。

    当孙子维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洗浴中心,面露狐疑,这洗浴中心怎么看上去有点正规?

    不过名字起的倒挺好,叫什么敦煌飞天......

    陈默则有些遗憾,天上人间怎么月初就查封了呢?让他有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遗憾。

    看着发呆的孙子维,拍了他一下,“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一开始两人打算附近吃点,可司机大哥说了洗浴里二层就是自助餐,可以洗完随便吃,也可以吃完随便洗。

    陈默来到前台,看了下价格表,最高档位帝王套:698元/位。

    没说的就它了。

    直接交了押金领了两个手环,陈默熟门熟路领着进门后就跟行尸走肉一样的孙子维杀了进去。

    陈默和孙子维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一进澡堂子就找到感觉,到地儿后,轻车熟路地睡袍一脱,光着大腚直接扑通两声,跟下饺子一样跳进40度清汤池,就地开泡。

    等泡的全身通红,满身大汗,两人才慢慢悠悠晃到旁边的搓澡区。

    陈默看着上面,普通搓澡20元,这是最基础的,也是包含到套餐里的。

    上面还有什么醋搓、盐搓、毛搓、奶搓啥的,越往上价格越高,这就得另外加钱了。

    没说的,陈默直接给两人点了最高的那个什么敦煌泥精华美容搓,168元。

    两人光溜溜躺在搓澡台上,像两条砧板上的鱼,四处张望很是新鲜。

    陈默这一世也是第一次来体验,心理是老司机,可是生理上是小菜鸡。

    孙子维就更不用说了,跟木偶一样僵硬。

    搓澡师傅拿着各种材料,什么泥啊粉啊的,咔咔往两人身上招呼,就差撒点孜然辣椒面了,然后嘎嘎开搓,力道软硬适中,功力深厚。

    A面搓完换B面,连沟沟缝缝都没放过,很是酸爽。

    搓澡的时候其实是有忌口的。

    比如千万不能说什么“师父,你吃饭了么?”

    否则师父一使劲能给你从砧板上搓池子里去,没脱层皮就算你走运。

    十几分钟后,两人神清气爽,浑身通透,感觉灵魂都轻了几斤。

    随后两人穿上睡袍,上了二楼各种美食不限量供应,就地开炫。

    到了晚上十点,吃饱喝足的两人从三楼休闲区出来,陈默直接来到前台,凭借上一世经常安排招待客户的经历。

    很快就从前台小姐姐嘴里get到关键信息。

    陈默带着孙子维来到电梯里。

    按下了8楼的按键。

    “还记得我之前交代你的东西么?”

    “呃,啥?我忘了。”

    “没出息的玩意,不漂亮的、年级大的、身材不劲爆的记得可以换...”

    陈默看着出电梯连迈左脚还是右脚都犹豫的孙子维,恨铁不成钢。

    “算了,你就记得两字真言就行!”

    “哪两個字?”

    “加钟!”

    看着将近一米九的大鸵鸟跟在自己身后,出于作为义父的觉悟,陈默准备先把这孙子安排妥当再说。

    出于对死党XP的了解,陈默给孙子维挑了一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样貌还算可以的黑丝妹纸,跟送入洞房一样把两人送入按摩间。

    而他自己则换了两批才挑了一个外表看上去有种江南水乡才能孕育出的婉约妹纸。

    陈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来自哪里,只看到百褶短裙上标有69的号牌和一个跟她身材反差很大的绰号:小橘子。

    当妹纸拎着小箱子站在陈默面前,他就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的世界属于眼前这个漂亮温柔的女子。

    片刻后在小橘子如泣如诉中,陈默听到了一段可歌可泣、跌宕起伏的悲惨故事。

    故事渐佳境,钟止意难平。

    深红,给我踏马的疯狂加钟!

    完事后,陈默依然留恋小橘子给他带来那种细腻的肌肤和温暖包容的感觉。

    此时他才明白,天使不在人间,在包间。

    他洗的不是脚,洗的是这人世间的泥泞,按的也不是摩,按的是这岁月的蹉跎。

    虽然时间已至凌晨,但现在的陈默感觉经过洗骨伐髓后感到身心无比轻松,灵台清明精神抖擞。

    女人果然是激发男人雄心壮志最好的催化剂。

    这才是老子想要的生活!

    轻装上阵,再出发。

    神完气足的陈默刚到楼下大厅,就看到穿戴整齐一脸萎靡的孙子维在唉声叹气。

    陈默先去结完账,一共才花几千,现在他可是款爷,都是小钱。

    然后他来到死党跟前,看对方那死出,“哎?你咋这么快就完事了?白瞎你这大体格子了。”

    “哎,我原本以为咱俩就够命苦的了,谁知道还有更惨的,金子,你还有多少现金?”

    嗯?不对劲,陈默赶紧唤醒涉世未深被魅惑住的孙子维,“刚才你那小妹跟你说他的悲惨身世了?”

    “伱咋知道?”

    “别光听故事啊,该做的做了没?”

    孙子维呵呵傻乐,好像还有些回味地点了点头,

    “那就没浪费钱,不妨让我猜猜,是不是好赌的父亲、生病的妈、年幼的弟弟和懂事的她?”

    “你咋又知道?”

    咋么多年,这套嗑也不会更新下版本?陈默无力吐槽,“....我也刚听完。”

    “你说咋有这么命苦的人,还都让咱兄弟倆碰上,咱不帮她谁帮她.....”

    “哎呦我去,你这脑子是单核运转么?还是来的太少了,以后有时间要常来,这样你就会发现还有更多命苦的人......”

    “难道小桃子她骗我?”后知后觉的孙子维,这才发现自己纯洁的心灵受到了欺骗。

    “走啦~你记住,千万不要劝坤女从良!否则就凭人家那脑子,轻松榨干你身上最后一分钱,最后估计你只能选择跳江了。”

    孙子维闻言咽了咽口水,“现在的娘们一个个这么狠的么?”

    “等以后有空我多带你来几回你就门清了。”

    “看样子之前背着我来过好几次啊,怪不得前俩月你离职后这么穷,我算是明白了!”

    你明白个der,陈默感觉自己心好累,这个猪队友有点带不动,不想辩解.....

    回到家里,看着长吁短叹久久没平复的孙子维,陈默提了个建议,“反正你这样子也睡不着,要不你敲敲代码抚平下内心的创伤?”

    噼里啪啦,键盘声响起。

    陈默则打开网银账户,看白天那几家的款都打过来了,扭头问道,“孙子,把你卡号发过来。”

    “你要卡号干啥?”

    “分赃!”

    旁边键盘的敲击声更加慷慨激昂起来....

    ......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