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文豪1978 > 第111章 学生们不干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文豪1978:第111章 学生们不干了

    在蓝田野家睡了一晚,翌日一早,陈健功两人又蹭了顿早饭才走。

    他们白天还有课,跟蓝田野约好了傍晚到燕师大集合。

    出了门,章耀中看见有人正蹲在院里水龙头那刷牙,仔细一看竟然是朱旭。

    他激动的想上前去搭两句话,却被陈健功给死死的拦住。

    “别丢人现眼,以后有的是机会。”

    出了院,陈健功让章耀中骑车,他坐在后座。

    章耀中抱怨道:“你说你,非得昨晚来干嘛?今天来跟老蓝说一声不也一样吗?”

    “那能一样吗?”陈健功伸着懒腰,“你不半夜来,他根本不重视。”

    “我怎么感觉你比人艺的还重视这事?”

    “你不懂!”

    章耀中确实不懂,他想不明白这么积极给人艺推荐《天下第一楼》的原因,陈健功也没解释。

    只有陈健功自己知道,他这么做,单纯的就是让自己心里舒坦一点。

    你瞧,不是我实力不行,而是这厮太变态,人艺都抢着要他的本子,我打不过他,那不是很正常吗?

    一路回到学校,今天上午的课是张少康讲《文学批评史》,不算是热门课,大家都有些兴致缺缺。

    陈健功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着课,李彤突然凑了过来。

    “健功,昨晚儿伱们怎么没回宿舍?”

    “有点事。”夜不归宿这事没办法细说,陈健功敷衍了一句,不想让李彤继续追问。

    见他不想说,李彤识趣的没有再问,而是关心起了另一个问题。

    “我听说昨晚朝阳写的那部《天下第一楼》在燕师大首演了,现场都炸了,好的离谱!”

    陈健功有些意外,据他所知昨天中文系应该就他和章耀中去看了《天下第一楼》的首演,消息怎么传的这么快?

    “你听谁说的?”

    “经济系76级的马军。”

    陈健功不认识经济系的马军,毕竟燕大太大了。

    李彤观察着他的神色,追问道:“你昨晚是不是去看演出了?”

    陈健功点了点头。

    李彤面露不满,“你可真不够意思,有这种事也不想着拉兄弟一把。”

    “我得着消息那会儿都快吃晚饭了,你们正排练呢,哪有空?我这不也是先去给兄弟们探探路去吗?他们今晚应该还演,你们要是不排练了,可以去看看。”

    听他这么说,李彤点了点头,“那行,等会我跟大家说一声。今晚不排练了,去燕师大看看。昨晚马军他们几个人十点多回来,吵的整层楼都不安生,都快把《天下第一楼》吹破天了,我倒要看看!”

    李彤是燕大话剧热的元老之一,《美丽的爱情》《良心》都有参与,最近大家都说他们这伙人搞话剧有着不输专业剧团的实力。

    陈健功看着李彤信心满满的样子,忍不住想到,在昨天晚上之前,他好像也是这样。

    他心中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期待来,他就想看看他们这伙人今天晚上看完话剧是个什么表现。

    这天傍晚,中文系一伙人顾不上吃晚饭就要去燕师大。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还不觉得有什么,等出了校门走着走着就发现,怎么好像今天出去的人格外多?

    “哥们儿,你们这是去哪儿啊?”李彤追上了前面离他们不远的几個人。

    “去燕师大。”

    “干嘛去?”

    “看话剧,据说他们学校排了一出《天下第一楼》,那水平,盖了帽儿了!不比人艺的差!”

    李彤又问了两伙人,无一例外的都说是要去燕师大看话剧演出。

    他赶忙回来跟陈健功一说情况,陈健功道:“也正常,咱们都听说了,别人肯定也是。”

    李彤又朝前后望了望,前后才这么一段路,少说也得有三四十个人,

    “要不咱们快点走吧,省得到时候人太多,没位置。”

    李彤这个建议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众人都加快了脚步奔向公交车站。

    陈健功有自行车并不着急,悠哉悠哉的骑着,燕大距离燕师大八九公里,一路公交车加步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李彤他们到燕师大门口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在那里等了快二十分钟。

    “还是有个自行车方便。”

    “别说了,赶紧去礼堂,今天来燕师大的人好像真不少。”陈健功催促道。

    陈健功不是第一次来燕师大,他刚才等李彤等人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燕师大门口今天的人流要比以往多了很多,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奔着《天下第一楼》来的。

    前段时间《美丽的爱情》和《良心》演出的时候,周围几个大学的学生也没少到他们燕大的礼堂去蹭演出。

    只不过跟之前《美丽的爱情》和《良心》所引发的潮流相比,《天下第一楼》的声势看起来要浩大多了。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几百人进了校园,保卫拦都不敢拦,这帮大学生可惹不起。

    他们刚进了校门,就见着一个保卫人员从校园里跑到门口,一脸急切的跟门口的同事沟通着什么。

    这才是首演后的第一天,陈健功不敢相信再过几天会变成什么样。

    陈健功胡思乱想的功夫,与众人一同来到了燕师大礼堂前。

    “这…”

    83最新地址  陈健功他们一行九个人,望着眼前的场面,一时之间陷入了茫然无措。

    学校的礼堂,就跟家里的智能电视一样,明明用不了几次,但你还得有,因为逢年过节总能用上,最不济也能放个春晚,烘托一下气氛。

    燕师大的礼堂也不例外,除了偶尔的活动之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门可罗雀。

    可今天的情况却大不一样,礼堂门口乌压压的聚集着不知道多少大学生,可能是几百人,也可能是上千人,反正查不过来。

    成百上千人聚集在这里,让礼堂门口变得喧闹嘈杂。

    陈健功几人观察了一会儿看明白了,好像是昨天的演出火爆之后,很多燕师大的学生下午就早早的来礼堂占场子。

    刚到五点半礼堂内就已经坐满了人,连过道都占上了,保卫们不敢再往里面放人了。

    被堵在礼堂外面的,有很多是慕名而来的外校大学生。

    大冷天的大家跑了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来到燕师大,就为了看一出《天下第一楼》,结果连礼堂都没进去,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还有被堵在礼堂门口的本校学生,心情就更不爽了,在自己学校连个演出都看不了,说出去让人笑话。

    后世的大学生,那是出了名的容易杀,脆的跟纸糊的一样。

    可现在的大学生可不一样,他们经历过嗡嗡嗡、经历过上山下乡,不仅血厚,战斗力还强。

    现在大冷天的被堵在礼堂门口,想看的话剧也看不成了,这让他们如何能甘心?

    人群快速的鼓噪起来,喧闹的声音越来越大,学生们抗议的喊声逐渐汇集到一起,在燕师大的上空形成了巨大的声场,吵的半个校园都能听到。

    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卫人员此时满头大汗,神色慌张。

    门口这可是几百上千个大学生,并且人数还在增多,这要是出点事,别说是他了,校领导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陈健功本来还打算像昨天一样找陶玉书开个后门,可他眼见着几个保卫人员在一群大学生之中如同海上暴雨中的扁舟,摇摇晃晃,勉励维持。

    别说礼堂里现在还能不能放人,就是真能让他进去,他也不敢进了。

    当着这帮学生的面进礼堂,他怕被人生吞活剥了。

    “咱们还是别上去凑热闹了。”陈健功心有余悸的说了一句。

    其他几人也用力的点了点头。

    虽然他们也是大学生,也想一窥《天下第一楼》的究竟,可大家自认为都是搞过话剧、有过成绩的人了,没必要死乞白赖的非得今天看。

    礼堂门口这么多人,就算还能往里面放人,又能再放多少?

    “今天这是来了多少人啊?”王晓平望着前面鼓噪的人群,发出了惊叹的疑问。

    “燕师大礼堂跟咱们学校差不多,再算上外面的…估计两千多人肯定有了。”李彤张望着说道。

    “那也没多少啊,怎么感觉像要挤爆了一样?”王晓平皱着眉头道。

    “你说的可真轻松,燕师大总共才多少人?

    咱们演出的时候,礼堂挤归挤,可总归大家都是能看的。而且看现在的样子,来的外校学生可比去我们那的多多了。

    这么多人大冷天的在这里挤着,大家心情能好了才怪。

    咱们都站远点吧,等会别闹出事来。”

    陈健功年纪长,考虑的也比几个同学深,拉着一群人远离了人群看热闹。

    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这会儿还没到六点。

    昨天他去史家胡同找蓝田野,约了傍晚在燕师大礼堂门口集合,他怕今晚看演出的学生多,还特地约了个比演出早半小时的六点钟。

    可眼前这局面,别说早半个小时,早一个半小时也没用啊!

    而且这还差几分钟就六点,老蓝却没有出现,他回想到刚才进校门口遇到的保卫。

    估计应该是礼堂这边发现来的外校学生太多了,所以赶紧让人去学校门口拦人。

    老蓝这个时间点,该不会被门口保卫拦住了吧?

    陈健功猜的没有错,蓝田野确实被门口的保卫给拦住了。

    礼堂门口的动静吵翻了燕师大,校领导都惊动了,保卫处还哪里敢再往学校里放人。

    蓝田野到燕师大门口的时候就发现了保卫在检查入校学生的学生证,他心里埋怨陈健功,之前可没说过有这么回事啊!

    本来自由出入的校门多了道检查,入校的效率一下子就慢了。

    有些燕师大的学生没带学生证,还得想办法证明自己是燕师大的学生,有些外校的学生被拒绝入校,不满的与保卫人员交涉。

    没过多长时间,校门口便聚集起了一堆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外校的学生。

    保卫人员喊着让这些没有学生证的离开,可这帮人不爽大老远赶来燕师大,却连个校门都进不去,要求保卫人员给他们一个说法。

    “我们是来你们学校看话剧的,连校门都进不去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你们燕师大的待客之道?”

    “就是啊,哪有你们这样的。我们民族大学的,这么大老远的来你们这想着看看话剧,你们就这么对待我们?”

    “燕师大很了不起吗?我们在水木就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学校不让大学生进的!”

    大学生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一个人站出来抗议,人群没一会儿就喧腾了起来。

    门口的几个保卫无奈的劝说大家,但始终不肯放学生们进校。

    正在大家僵持的时候,终于有校领导赶了过来。

    “同学们、同学们,请大家先安静一下…”

    同样的画面也在燕师大礼堂校门口上演着,不过讲话的人却是校党高官贾镇。

    83最新地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