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文豪1978 > 第64章 被全世界孤立

底色 字色 字号

文豪1978:第64章 被全世界孤立

    “宫云,这都到门口了,能告诉我们许灵均的真名叫什么了吧”羊角辫女生问。“马上就能看到人了,你还问那么多干嘛。”羊角辫女生嘟嚷着:“你可真能卖关子!”

    陶玉墨对燕大图书馆很熟悉,小时候她经常来,但都是去文史楼多,眼前的图书馆是前几年新盖的,她来的次数并不多。

    几人聊着天,走进了图书馆。

    吃完饭回来,林朝阳便觉得馆里同事看他的眼神有些微妙,想来是杜蓉那个大喇叭已经把事情广而告之了。

    涂满生特地从楼上书库跑到了楼下,”你小子,瞒的我们好苦啊!前几天在《未名湖》上看到许灵均的名字我还纳闷儿呢,他竟然成了《未名湖》的顾问,原来就是你!也对,你跟中文系那帮人关系那么好。”

    林朝阳与他说笑着,经过阳光大厅的陶玉墨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借书处前台的林朝阳。她正打算上前去跟林朝阳打个招呼,就听见楼梯处有个人喊道:“林朝阳!”喊林朝阳的是二楼的同事,林朝阳平时不算熟,见面点個头而已,“什么事”“馆长叫你去他办公室。”

    “好,我这就去。”

    林朝阳应了一声,跟胡文琼打了个招呼,便径直向楼上走去。

    这时陶玉墨就感觉到有人在拉她的胳膊,转头看去,却见宫云整个人压抑不住的激动,脸庞红的发烫,眼睛里放着光,视线死死的追着朝楼上走去的那道身影,嘴里念念有词。

    “是他!是他!就是他!”

    陶玉墨和羊角辫女生被宫云的表现弄的一头雾水,羊角辫女生问道:“什么是他”

    “许灵均啊!许灵均!”

    宫云也不看身边的两个人,眼神一直追到林朝阳的身影消失仍不肯挪开。

    羊角辫女生刚才压根没注意到往这方面想,听到宫云的话才后知后觉的低呼一声。“他就是许灵均”

    “没错。我姐告诉我的,许灵均的真名就叫林朝阳,在图书馆工作,错不了的。”

    宫云的眼神终于收回来,听着她的确认,羊角辫女生回想着刚才瞥见的脸庞,来时心里的激动荡然无存。

    “这个许灵均跟小说里不一样。”“废话!小说是小说,价不会真以为作者能跟小说男主角长一样吧”

    “为什么不能他自己都敢叫这个名字!”说到这里,羊角辫女生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被愚弄的怒气来,”他凭什么叫许灵均!”

    宫云无语的看了一眼同学,“我看你是魔怔了!那可是许灵均啊,写出《牧马人》的许灵均啊!”

    “他不是许灵均!”羊角辫女生好像钻进了牛角尖,任宫云怎么说也转不过这个弯来。

    “懒得理你这个疯婆子!”宫云转向了一旁的陶玉墨,正打算跟她说话,就见陶玉墨一脸震惊的呆立在那里,刚才她和羊角辫女生光顾着说话了,陶玉墨似乎好长时间没有反应。

    “玉墨!玉墨!”

    宫云连着叫了好几声,才将出神的陶玉墨叫回了神,“怎么了这是见到文学偶像你也不至于这么失态吧”

    陶玉墨望着同学,嘴唇轻启,又闭上,巨大的冲击让她现在脑子一片混沌。林朝阳就是许灵均我姐夫是许灵均写出《牧马人》的那个许灵均  巨大的疑问和不可置信仿佛一块蒙头的纱布,将陶玉墨的眼前罩的雾蒙蒙的,让她心烦意燥。

    “他怎么会是许灵均”

    少女发出了内心最真挚的声音。

    宫云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你们一个两个真是魔怔了!人家是作家,又不是那些舞台上的小生。”

    她以为陶玉墨跟羊角辫女生一样也是对许灵均的外貌感到失望。陶玉墨摇着头,不去与宫云争辩。

    度过了最开始的冲击之后,她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

    脑海里想到了两个月前过年时的那场聚餐,心里生出几分明悟。难怪杜峰央求着姐夫帮他写情书,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了姐夫的另一层身份。

    之前陶玉墨发现姐夫林朝阳帮杜峰写情书,虽然觉得他没有表面上那么平凡,但任她想破了脑袋,她也想不到自己的姐夫竟然是个可以发表小说的作家,而且还是火遍全国的那种。

    大家都知道了,合着就瞒着我自己是吧  陶玉墨心中同样生出一种被愚弄的愤怒,但又与羊角辫女生愤怒的原因不同。她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都说女人的直觉最准,陶玉墨的答案没错。

    她在家里确实被孤立了,但不是被林朝阳夫妻俩孤立的。

    这个就属于答案对了,解题思路不对,倒是很符合女同胞们的一贯风格。“干嘛呀!到底还看不看许灵均了”

    宫云偷偷趁着午休时间拉着两个好友来燕大图书馆看许灵均,没想到两人的反应一个比一个过分。

    人家不就是帅的不够直接吗至于你们这种态度吗  真是肤浅!

    内心鄙夷了一番好友,宫云又抱怨道:“我好心带你们来看人,你们居然这么个态度。”羊角辫女生见她有些生气,狡辩道:“我们就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有些意外嘛。”宫云可不信她的鬼话,但还是说道:“那到底还看不看了”“再看一会儿吧,刚才没看太清楚。”

    羊角辫女生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武断,就那么几秒钟,又没凑近了看,兴许看着看着就好看了呢  毕竟,那可是许灵均啊!

    现在看不看人对于陶玉墨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想跑回家里问个清楚。是不是大家都知道姐夫是作家,只有自己傻乎乎的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馆长!”

    谢道源示意林朝阳坐下,两人对视了一眼,林朝阳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猜测。“我听说,你的作品已经发表了是《牧马人》”林朝阳点点头,“是,前段时间发的。”“藏的倒是挺好。”谢道源的眼神意味深长。

    林朝阳的笑容十分谦逊,“馆长,我发个小说总不能喧嚷的整个学校都知道吧”谢道源的脸上也露出笑容,问道:“那这回怎么让人知道了呢”“学生之间传开的,瞒不住了。”

    谢道源颔首,”不张扬是对的。图书馆是你的工作,写作只是业余爱好,能分清主次,证明你的认知很清晰。”

    现在的作家跟后世的作家不太一样,绝大多数作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有少数辈分够高、名气够大、著作等身的作家才有资格当全职作家。

    谢道源又说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

    “有个中篇,已经确定上五月份的《燕京文艺》了。”“《燕京文艺》我也有看,最近几期有些不错的作品。”

    “是,最近这几期读者反响很好,他们刚换了负责人,叫李轻泉。”“有点印象,以前是《人民文学》的人吧”“嗯。”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最后谢道源才说道:“最近几天,馆里少不了要传些闲话,不要在意这些东西。”

    朝中有人罩着的感觉可真好,林朝阳应道:“我明白。”说完他出了门,准备回去工作。“来了来了!”

    少女们终于等到了林朝阳从楼上下来,再次看到心目中的许灵均,宫云仍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仔细的盯着他的眉眼。

    距离有点远,真想靠近点去看看啊!“好像真就那样。”羊角辫少女仍在嘟嚷。宫云刚想出口反驳,她注意到陶玉墨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两人身后。

    “玉墨,你往后面跑什么”

    宫云伸手去拉陶玉墨,她却像碰见了恶心东西一样一下子弹开。“你干嘛”宫云感觉受到了侮辱。

    能干嘛  陶玉墨不想让林朝阳看到她呗,更怕别人知道她连自家姐夫就是许灵均这件事都是通过别人的口中知道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