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文豪1978 > 第56章 傻大个才崴脚

底色 字色 字号

文豪1978:第56章 傻大个才崴脚

    此刻的沉默震耳欲聋!

    刘昕武望着眼前的青年,沉默了半天,总想说点什么,但又感觉抓不到重点。

    最后只憋出了一句,“高价是多高?”

    林朝阳笑的异常和气,仿佛拿出了对待客户的姿态。

    “十月这么好的杂志找我约稿,我是求之不得的。不过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就一份稿子,只能给一家…”

    刘昕武打断他的弯弯绕,问道:“你的意思是得比燕京文艺的千字七块高?”

    林朝阳神色自如,笑着说道:“你们杂志能高于这个标准自然是最好,稿子要真拿给你们,人家燕京文艺的编辑问起来,我也有个说词不是?”

    林朝阳说完这话,刘昕武沉思起来。

    前年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发布关于试行新闻出版稿酬及补贴办法的通知,嗡嗡嗡期间的文艺创作无稿费时代终于过去了。

    通知规定实行低稿酬制度,并根据作品的质量和字数一次付给稿酬。著作稿为每千字二至七元,翻译稿为每千字一至五元。

    燕京文艺给林朝阳千字七块的价格,按照国家标准来说已经是到顶了,可他竟然还让自己再给加点。

    在最初的难以接受和惊诧过去之后,刘昕武心中隐隐有一种想法。

    莫非,他是在用这种方法让我知难而退?

    刘昕武心里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是了,燕京文艺可是林朝阳处女作发表的刊物,又愿意给他千字七块的顶格稿费,这得是多看好他啊!

    林朝阳又怎么会辜负刊物这样的信任呢?

    他一定是觉得不好拒绝自己,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都千字七块了,再往上涨,哪个主编也不会同意的。

    他相信林朝阳不会不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提出这个看似不近人情的要求来。

    脑补一番林朝阳的想法,刘昕武心中有些遗憾,知道他正在创作的这部小说是肯定不会交给十月了。

    真是可惜,刚才他光是听林朝阳讲述就眼眶湿润了好几次,这要是落到笔头上,得多催人泪下?

    虽然文学作品过度煽情不是什么好事,但刘昕武自认为是有分辨能力的,他觉得林朝阳这部作品写出来一定错不了。

    可惜了!

    “朝阳,真是没想到燕京文艺这么看好你。千字七块这個标准在如今确实是顶尖的了,放在我们编辑部恐怕最多也只能给到这样了。”

    刘昕武的语气很委婉,林朝阳心中不免遗憾。

    加点呢!

    哪怕就加一点呢?

    这小说我都给你们了!

    没诚意,忒没诚意!

    林朝阳暗自腹诽。

    之前章德宁跟他约稿,但林朝阳一直不答应,就是怕遇到这种情况。

    现在好不容易等来了客户,客户竟然嫌弃他报价高。

    既然都是一样的稿费,那他当然会优先考虑燕京文艺,毕竟他现在跟章德宁也挺熟的。

    不过燕京文艺毕竟之前登了牧马人和创作谈,也有人情在,到时候他们真要稿子,再给他们写一部小说不就完了吗?

    不能为了人情,连大客户都往外推。

    这有违打工人的操守。

    别看他现在写的慢,那是因为磨洋工,怕把陶玉书对他的期待阈值调的太大,以后自己难受。

    他要是真快起来,笔杆子都能磨细了,稿纸都得戳漏。

    见林朝阳没说话,刘昕武以为他猜对了林朝阳的心思。

    “这次说来也怪我,冒然登门,也没有事先跟你沟通过。”

    “哪里的话,能跟您这样的前辈交流,对我来说也是个学习。”

    “是互相学习。刚才听你说你正在写的这部作品,我是非常看好的。

    这次没机会,等下次,你有稿子了可一定要想着我们十月。”

    刘昕武将约稿的口子留到了林朝阳的下一部作品,但他并没有应承什么。

    约稿这种事跟签约一样,不到最后一刻都可能有变化,他可不想给别人留下一个反复无常的印象,所以任何编辑的这种约稿话术他都不会给出积极的反馈。

    等送走了刘昕武,林朝阳回到楼上又给收获的李小琳写起了回信。

    透过刘昕武的态度,林朝阳也知道现在编辑部的稿费标准大概也就这样了。

    做生不如做熟,不如就把手头这部小说给燕京文艺。

    收获这边先沟通着,以后再说。

    又过了两天,林朝阳早上让同事帮忙,准备去中文系蹭课。

    就见着有个佝偻的身影在图书馆东侧跑路,这个点儿学生们都赶着去上课,因此这道身影很是显眼。

    林朝阳好奇的瞅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又瞅了一眼。

    这不老…朱吗?

    老头儿本来个子就不高,腰还佝偻,跑起步来一颠儿一颠儿的,林朝阳生怕他闪着、绊着。

    “朱伯伯,您怎么在这跑步啊?”林朝阳上前问道。

    朱光遣见是林朝阳,放慢了脚步,“天天在这跑,你上班,没看到而已。”

    原来是这样。

    林朝阳仔细一品又有点觉得不对,这老头儿是不是在嘲讽我是个朝九晚五的社畜?

    都怪老头儿嘴太损,他每说一句话,林朝阳总忍不住会脑补。

    “您可悠着点,别崴着脚。”

    “傻大个才崴脚!”

    嘿!你这老头儿,狗咬吕洞宾!

    老朱头儿还不到160,现在年纪大了,腰一佝偻,更矮了。跟他一比,谁都是傻大个儿,林朝阳不由自主的代入了“傻大个儿”的角色,谁让他身高179呢。

    算了算了,不跟这老头儿一般见识。

    打了个招呼,林朝阳去上课,今天的课是屈玉德的民间文学。

    说起屈玉德,很多人都陌生,但她的丈夫应该很多人都听过——金开澄。

    除朱光遣之外,中国美学领域的又一座高峰。

    屈育德嫁给金开澄之前,当年号称燕大第一美女。眼前的老人早已不复当年的容颜,而且因为此前多年的不幸遭遇,身体看上去不是太好,讲话鼻音很重。

    屈育德所讲的民间文学课是门囊括内容众多的课程,神话、史诗、民间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叙事诗、民间小戏、说唱、谚语、谜语、曲艺…这些都可以纳入到民间文学的概念中。

    稍有创作常识的创作者都知道,这些东西对于创作而言是绝佳的养分,是以林朝阳听的格外认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