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文豪1978 > 第42章 内参电影真值钱

底色 字色 字号

文豪1978:第42章 内参电影真值钱

    吃晚饭时,陶玉墨的心情看上去很不美丽,大概是为了陶父陶母没有带上她去观剧而在闹情绪。

    林朝阳也可以理解小姨子的心情,作为家里刨除文武两小只之外唯一的单身狗,她现在在家里的地位可能还比不过自己,毕竟他还有陶玉书的鼎力支持。

    可小姨子呢?

    真爹不亲,妈不爱,姐姐时刻秀恩爱,大哥只顾逍遥自在。

    谁能有她惨啊!

    等到晚上,陶玉书又在清查她的小金库。

    今天买了一张棕绷床,一张榉木床架,花了五十六块钱,比林朝阳一个月工资还多。

    昨天晚上刚到手的九十多块钱,一下子就去了一半还多,财迷·陶的心都在滴血。

    “别查了,来感受感受我们家这大床。”

    林朝阳拉着陶玉书躺到了床上,然后蠢蠢欲动。

    因为那两张破铁架子床,林朝阳憋了四个月,昨晚冒死冲锋,结果才到一半陶玉书就坚持不住,缴械投降了。

    现在换了张大床,林老爷总算是能尽兴了。

    这年头要吃软饭,谁还没点特长啊!

    要过年了,这天晚上燕京的风格外的大,刮的床都在乱晃。

    事闭,林朝阳倚在床头回蓝,问道:“我写小说这事,你不打算跟爸妈说了?”

    陶玉书浑身香汗淋漓,吐气如兰。

    “不着急。”

    林朝阳不解其意,在他想来,以陶玉书的脾气,自己在杂志上发表小说了,她不得拿着杂志到丈母娘眼前炫耀一波?

    “咱们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妈要是知道你能赚稿费了,肯定会变着法的跟我们要日用。”

    林朝阳没想到陶玉书还藏着这么个心眼,“你们母女俩可真是斗智斗勇啊!”

    “谁让她偏心?”陶玉书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又说道:“再说了,你才发表了一篇短篇,还不稳妥。大张旗鼓的宣传,也太刻意了一点。不如等争取明年出本书,到时候给他们扔个原子弹!最好是让他们从别人那听到,然后来找我核实情况,我轻描淡写的说:对啊!”

    林朝阳想象着媳妇所描绘的画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自家媳妇真是生错了时代,这要是三十年后写個网络小说,那不得赚疯了?

    “怎么样?我这个想法好吧?”陶玉书玩笑道。

    “你心比我还大。”林朝阳说道。

    “是因为有,所以心才大啊!如果你真的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我可能得花尽心思去证明自己没有嫁错人。”

    林朝阳听了她的话,心中有些恍然。

    是啊,正是因为心里有了底气,所以才不屑于解释、不急于证明什么,他回想自己到燕京来这半年的想法,不也是如此吗?

    “而且我妈的观念是先入为主,我现在告诉她你如何如何厉害,她说不定会认为我是在跟她示威。”

    林朝阳思想一下,玩笑话归玩笑话,可陶玉书最后说的这句话还真是通透。

    这人一旦有了偏见,看什么都是偏的。

    “你在文学创作上这么有天分,第一篇小说就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不好好筹划一番未来的发展道路,那就是暴殄天物。

    而且牧马人毕竟是篇短篇,舆论反响再好,没办法做成出版物,影响力终究是差了一些。我觉得接下来你的创作重点应该放在中长篇小说上…”

    林朝阳记得刚刚明明是陶玉书率先投降的,可这么一会功夫,她居然越说越兴奋,整个人都焕发出了不一样的光彩。

    一说到正事就满血复活,莫非这就是学霸光环?

    憋了四个月,一朝得欢,翌日再上班,林朝阳精神抖擞,到底是年轻人。

    刚放寒假,不光是燕大变得冷清起来,连图书馆也是如此。

    林朝阳这周在一楼书库驻守,他终于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在这里工作的快乐,摸了一上午的鱼,闲的他桌子都快擦反光了。

    到了中午去大饭厅的时候,看了一眼菜码,最近肉吃的有点多,他打算换点清淡的。

    正要打菜,便看到了刘振云提着饭盒进来食堂。

    “振云,你没回家?”林朝阳跟刘振云打了个招呼。

    “没,我过年前再回家。”

    打了饭菜,两人边吃边聊,林朝阳从刘振云口中得知了他放寒假没走的原因。

    原来是放假前中文系一帮来自边远地区的学生不想回家,请求系里给他们勤工俭学的机会。

    中文系的领导顺应民意,给这帮学生安排了抄稿和审剧本的任务。

    如今没有电脑,打字机也没几个人会用,赶上出版社或者杂志社出稿要赶时间,就需要有人帮忙抄书稿。

    凡是搞过文字工作的都知道,写字这个东西看着轻松,但实际上却是个苦差事,做作业做个个把小时都会手疼肩酸,更何况是抄书稿。

    相比之下,审剧本就要轻松多了。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抄书稿又苦又累,给的是现金。审剧本轻松,给的却是电影票。

    刘振云心思活泛,他觉得自己缺钱,但也没那么缺钱,所以果断选择了审剧本这个差事。

    刘振云他们这些学生要审的剧本是从文化部那揽过来的,让学生们审完后再写一份意见,作为剧本筛选的初选。

    每看完一部剧本,就给学生发两张“内部电影”票。

    这个年代国内引进的外国电影多以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居多,而文化部给的“内部电影”票,很多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新电影和经典电影,很受老百姓的追捧。

    谁头一天要是去看个内参电影,第二天可是能在单位吹好久的。

    林朝阳听着刘振云嘴里念出的一个个电影名,说道:“你那都有吗?”

    “我才刚看了一部剧本,有两张罗生门的票,不过我们同学那还有。”

    “给我多弄几部电影的票。”

    刘振云提到的电影,有些是林朝阳看过的,有些是他没看过的,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陶玉书和陶家人没看过。

    听了他的要求,刘振云很高兴。

    他们这些学生寒假放假不回家,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赚钱吗?

    电影票到他们手里,自己肯定会看,但有些票也是要卖出去的,毕竟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都得抓。

    忙活半个寒假,把回家的火车票给赚回来,岂不美哉?

    “成,回头我拢了票去图书馆找你。”

    两人说完这件事,下午刘振云便把八张电影票送到了图书馆。

    其中有四张是日本电影罗生门,两张是苏联电影审判词,还有两张法国电影拿破仑,观影地点都在小西天儿的中国电影资料馆。

    林朝阳数了六块四钱递给刘振云,他连忙摆手:“太多了。”

    现在看电影,电影院也就八分、一毛的,大饭厅看电影更便宜,自己带小板凳才五分钱一张票。

    林朝阳给刘振云六块钱,合八毛一张票。

    “内参电影是内参电影的价,能一样吗?”

    林朝阳不由分说的将钱塞进刘振云手里,这价钱跟小西天儿的票价仍有差距,但两人私下交易也算说得过去。

    走出图书馆,刘振云低头看了看手里攥着的钱。

    内参电影可真他么值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