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文豪1978 > 第40章 只有我知道,你是块金子

底色 字色 字号

文豪1978:第40章 只有我知道,你是块金子

    “这个问题…说起来也怪我。其实吧,我是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什么惊喜?”陶玉书问道。

    林朝阳一手拍在两人身下的铁架子床上,传来轻微的吱嘎声。

    “咱这床太不成样子了,我打算换个好床,再买个弹簧床垫,可惜一直没搞到票。”

    陶玉书听完丈夫的话感到滑稽中又有几分感动,她记得刚来家里那几天林朝阳确实是提到过这件事。

    只是没想到,她没想到他真的一直记在了心里。

    “一张床而已,还值得你费那么大的心思?”

    “吃饭、睡觉是人生两大要事,不能敷衍,这直接关系到我们人生的幸福指数。”林朝阳义正言辞的说道。

    陶玉书调侃道:“真不愧是我爸的女婿,在这一点上,你们俩的观念倒是很像。”

    “那是,泰山大人是我学习的榜样。”

    “说你胖,你就喘。”

    陶玉书伸出手来,“稿费呢?”

    林朝阳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总算是忽悠过去了。

    他衣服内兜里掏出钱来,交给了陶玉书。

    “就放这?不怕被我发现?”

    “发现就发现呗,我又不是真想瞒着你。”林朝阳理直气壮的说道。

    陶玉书数了数钱,“这钱不对。”

    林朝阳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不对了?”

    “牧马人才一万七千字,怎么有一百多块钱?”

    嗡嗡嗡中国内的稿酬支付制度全面崩溃,去年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发布关于试行新闻出版稿酬及补贴办法的通知。

    通知规定实行低稿酬制度,并根据作品的质量和字数一次付给稿酬。著作稿为每千字二至七元,翻译稿为每千字一至五元。

    所以这两年的刊物投稿的稿酬普遍标准都是千字三到五块,六七块已经是名家的标准了。

    陶玉书自己也投稿,对于现今的稿费标准很清楚。

    林朝阳心里松了口气,同时又暗自吐槽,合着刚才你看了半天是去查字数了?

    “你忘了,我还在燕京文艺上发了一篇创作谈,编辑部还给我涨稿费了呢,牧马人是千字五块,创作谈千字七块,加在一起113块钱。”

    “我说呢。”

    陶玉书欢欢喜喜的正打算将一堆钞票揣进了兜里,想了想,又从里面抽出一张大团结来。

    “这是你的。”

    “这是我的。”

    林朝阳本来还有点心疼捂了没几天的钞票,可看着陶玉书那副小财迷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愉悦了起来。

    稿费到手,陶玉书又看向林朝阳,眼睛里透着崇拜的光芒。

    “你给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写出这么一篇精彩的小说的?以前也没听你说伱写过小说啊,第一次写就能登上燕京文艺,还出了那么大的名!”

    你提到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

    陶玉书的态度让林朝阳不由得生出几分意气风发之感,要不都说女人的崇拜是男人最好的壮*药呢。

    “一开始我是想写,但也没什么思路。后来是看到了工人日报发的一篇报道,是关于宁夏的一对大学生夫妻拒绝了海外亲属巨额资产的遗嘱继承,毅然决然的留在国内扎根边远地区建设的。

    这篇报道给了我启发,正好我在图书馆每天上班都有点清闲的时间,就找了些资料来,一番构思,就有了牧马人的底子。”

    早在有了写牧马人这篇小说的念头之初,林朝阳便已经想好了措词,不管是读者、家里人还是编辑,以后少不了都要问到他创作的起源,这叫未雨绸缪。

    “那你下笔就能写出来?没遇到什么困难?”

    这是陶玉书觉得最好奇的地方。

    她倒不是瞧不起丈夫的初中学历,只是文学创作这种事不是说你会写字、语文好就够的,任何一個新手在起步阶段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也有吧。一开始也写的很不顺,磕磕巴巴的。我觉得关键还是要有耐心,熬过去了,也就好了。”

    林朝阳回答的很简单,但陶玉书就是念中文系的,而且现在就在写文学评论,深知这其中的难度。

    丈夫从未有创作方面的经验,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内就完成一篇篇幅长达上万字,且精彩绝伦的小说,这说到底肯定是有天赋的原因。

    她不禁又想起了两人最早认识的时候。

    那时候她还在小杨屯插队,林朝阳白白净净的,人倒是挺斯文,两人平日偶尔一起劳动也算是认识,但也看不出什么来。

    直到后来他因为救她而失血过多,好不容易缓回来,她感激林朝阳的救命之恩,衣不解带地照顾他。

    慢慢地,她在接触中发现,林朝阳竟然是个很有内秀的人,尤其是在文学一道上,更是有着敏锐的感受和洞察力。

    别人都以为她只是因为救命之恩和林朝阳在一起的,这当然是其中一个原因,但并非是主要原因,她陶玉书可不是那么迂腐的人。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和林朝阳是趣味相投。

    一眨眼,两人结婚马上也快一年了,陶玉书十分清楚周围人对她和林朝阳这段婚姻的议论与不看好,连至亲的母亲都在反对,可她还是坚持下来了。

    回想这一年的经历,陶玉书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陶玉书突然将头埋进林朝阳的怀里,他一开始还以为媳妇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崇拜给他投怀送抱,可等他感受到胸口湿哒哒的温热之后才觉得不对劲。

    林朝阳轻轻地捧起那张娇俏的脸庞,却见陶玉书哭得梨花带雨,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这一哭,把他哭的有些心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这是?怎么还哭上了?”

    晶莹的泪珠未滴落之前盈盈的噙在眼眶里,陶玉书呜咽着望着林朝阳也不说话,他心里更加着急了。

    “说话啊?在学校受欺负了?还是家里谁给你气受了?”林朝阳心疼的替陶玉书抹着眼泪。

    这时她才抽着鼻子开口,“他们都不懂。只有我知道,你是块金子。”

    心中的焦急在这一瞬间化为绕指柔,原来她哭是因为这个。

    过去这一年的点点滴滴在林朝阳的脑海中闪过,从她义无反顾的选择自己那天开始,她的压力应该也很大吧?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哭的。”林朝阳再次替她拭去泪痕,“你丈夫我可不只是块金子,是金矿。”

    陶玉书破涕而笑,这一笑明媚生花,“自大狂!”

    笑过之后,林朝阳神色愧疚的说道:“对不起!”

    陶玉书以为他道歉是因为她受委屈,“我们是夫妻,说这个干嘛?”

    “诶,我问你,秀芝这个人物,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照着你写的啊!”

    “哼,花言巧语,那清清呢?为什么是女儿?”

    “你不喜欢女儿吗?我以为你喜欢女儿呢!”

    “儿子女儿我都喜欢。”

    “那咱们来造一个!”

    “呀!你疯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