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文豪1978 > 第15章 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奋斗逼

底色 字色 字号

文豪1978:第15章 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奋斗逼

    打定了主意要写点文章赚钱,林朝阳没有仓促动笔。

    不光是因为他没想好要写什么,也因为不能轻易暴露这件事,毕竟他写要文章可是为了搞小金库,在家里写东西,那不是明牌谋反吗?

    这天晚上,林朝阳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是那种有点心思就睡不着的人,脑子里全是想法,感觉再不写都快尿出来了。

    陶玉书被他的动作折腾的也很晚才睡着,以为他是第一天上班比较兴奋,并没有放在心上。

    翌日再上班,从六点半忙碌到八点,学生们都上课了,林朝阳的工作也清闲了下来。

    他拿着自己的工作手册便在那里写写画画,胡文琼的工位就在林朝阳的旁边,见他摸鱼也没说什么。

    这年头,谁工作不摸鱼啊!

    快中午的时候,林朝阳正低头写东西呢,便听到一阵敲击地板的声音。

    他抬眼一看,是位长相清癯的老同志,看起来得有七八十岁了,正拄着拐杖走到前台来。

    这会儿胡文琼刚好上厕所,林朝阳便问道:“老同志,您要借什么书?”

    老同志用拐杖指着不远处装着索书卡的柜子,“作家出版社的美学批判论文集,你去给我找找。”

    这老头儿,谱儿还挺大!

    林朝阳心里吐槽了一句,可谁让人家岁数大呢,惹不起啊!

    他跑到柜子那翻了好一会儿,找到了老同志要的美学批判论文集的索书卡。

    “老同志,我给您登记一下。”

    林朝阳刚坐下准备登记,老同志又说道:“你再帮我找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西方美学史。”

    不早说?

    要不是怕这老头儿倒地下讹他,林朝阳高低得掰扯掰扯,你搁这溜傻小子呢?

    许是看出林朝阳的不满,老同志说道:“年轻人动作不要太麻利,刚才我话还没说完呢。”

    怪我腿太快呗?

    算了,谁让你岁数大呢,我再忍你一次。

    等他再拿回一张索书卡准备登记,不想老同志却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刚才想了想,这书写的一般,不看了,没意思。”

    说完不等林朝阳说话便转身离去,林朝阳一脸懵。

    什么情况?这老头儿泡我玩儿?

    他低头看了一眼索书卡,“西方美学史,朱光遣著。”

    现当代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教育家、翻译家、国内美学教育扛把子的代表作,你管这叫写的一般?

    个老登!

    林朝阳冲着老头儿的背影狠狠唾弃了一口。

    小插曲过后,林朝阳继续把精力放在工作手册上。

    他的工作手册就是个三寸见方的小册子,几十页纸,面积也小,根本写不了东西,他用了一天时间就写了一半的纸。

    下了班,他便跑到燕大南门。马路对面有个长征饭庄,是燕大学子常来改善伙食的老地方,被称之为“校外食堂”。

    长征饭庄旁边有条小胡同叫老虎洞,这里有储蓄所、文具店和日杂店。

    林朝阳过来是为了到文具店买点信纸,他写作的钢笔用的是图书馆配的钢笔,一天下来墨水都空了一肚,纸就不再占单位的便宜了,否则容易被当成“薅社会主义羊毛”的典型。

    买完纸后,他又返回了图书馆,将信纸放进自己的工位桌槽里才回家。

    吃完饭,林朝阳问陶玉书看不看电影。

    燕大的大饭厅除了是食堂,也兼做礼堂和放电影。现在没有双休,都是周日单休,所以每到周六周日晚上,燕大便会对外售票放电影,票价五分,不过都是些老电影。

    “晚上我还得写作业。”陶玉书摇头。

    “那明天去看。”

    “明天我得看书。”

    返京一周时间,陶玉书逐渐露出她醉心学习的底色,连着被拒绝两次,林朝阳意兴阑珊,“那我去馆里看书了。”

    “在家不是一样看吗?”

    “你在这,我静不下心。”

    林朝阳的花言巧语让陶玉书玉面含羞,白了他一眼,然后顺利出了门。

    从朗润园东岸漫步到燕大图书馆已经是晚上七点二十,此时燕大图书馆的自习室和借阅室里依旧人满为患,馆内灯火通明。

    正门楼梯旁有个传达室,里面有个姓谢的老师傅,林朝阳来图书馆两天,跟他也算认识了。

    “小林,怎么大晚上还过来了?”

    “在家闲着没事,过来看看书。”

    谢师傅夸奖道:“还得是你们文化人。我那儿子要是有你们这些老师和学生一半的好学勤奋劲儿,肯定能考上大学。”

    “您在燕大工作,您儿子以后起步也得是燕大。”

    谢师傅听到这话眉开眼笑,“借你吉言。”

    跟谢师傅闲聊了两句,林朝阳来到闭架借书处的前台工位,继续他白天未完成的事业。

    林朝阳没骄傲到认为自己是個穿越客就可以平趟中国文学界了,而是用了个取巧的方式,那就是“借鉴”后世的成功作品,他现在所写的这部作品便是这样。

    只是从大学毕业以后,他已经好些年不怎么动笔写东西了。冷不丁捡起来,想法很多,但也很杂,泥沙俱下,哪怕是有成功的作品借鉴在前,写出的东西也依旧不算出挑。

    林朝阳知道这事急不来,得慢慢磨才行,把白天所写的内容删删改改誊写在信纸上,重新写了起来。

    伏案时间长了,胳膊、肩膀难免有些酸疼,林朝阳起身活动了一下,他随意的看向馆内的时钟,发现已经九点了。

    连忙收拾好了纸笔回家,到了家陶玉书刚要躺下睡觉,也没有多问他什么。

    翌日一早吃完饭,陶玉墨说她今天要跟同学出门玩,要借姐姐的自行车。

    陶玉书吃完了饭在刷牙,不方便说话,林朝阳便道:“骑走吧。”

    “又不是你的车。”陶玉墨嘟囔道。

    嘿,这丫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林朝阳倒不至于跟她这么个小丫头生气,陶玉书却不乐意了,漱了口道:“不借!”

    “我跟你借,又不是不还伱!”陶玉墨嚷嚷道。

    “我的车,我愿意借就借,不愿意借就不借。”

    “那是爸买的车。”

    “爸给我买的!”

    姐妹俩互不相让,陶玉墨气急败坏的找母亲告状。

    陶玉墨对林朝阳出言不逊,陶玉书只是想给妹妹一个教训,见母亲来拉偏架,她也没再纠缠,“借你可以,态度给我端正点!”

    “哼!”

    有了母亲助威,陶玉墨十分得意,冷哼一声,但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以后还得用车。

    等她骑了车走后,林朝阳才搂着陶玉书的肩膀,“还是媳妇好。”

    陶家三兄妹,陶玉书肖其父,处事大度,精明强干,所以深得父亲喜爱。陶玉成和陶玉墨则更像母亲,有点小资情调。

    陶玉墨深受母亲的影响,对林朝阳态度一直不太好。

    “这丫头就是欠教训,都是让我妈给惯的。”

    “没事,我还能跟她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林朝阳大度的说完,又问道:“今天咱们出去玩吧!”

    陶玉书闻言脸色犹豫,昨天晚上她刚拒绝了林朝阳看电影的提议,今天再拒绝好像有点不太好,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书和资料没看,她就没心思出门。

    林朝阳一瞧她的神色,便明白是怎么回事,媳妇太热爱学习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他善解人意道:“行,明白了,我去图书馆看书。”

    “还去?”

    “你在身边我看…”瞎话说多了就不灵了,见陶玉书反应没有昨天晚上大了,林朝阳便道:“我这不是刚到图书馆吗?反正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周末还到馆里工作,领导看了不得夸我几句吗?”

    陶玉书调侃道:“瞧你这点花花肠子!”

    “我这叫追求进步。”

    为了小金库,林朝阳只是暂时抛弃了他的咸鱼想法,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奋斗逼。

    出了门,他都忍不住唾弃自己一口。

    谁能想到,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又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