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玄幻魔法 > 死后的我成了诡异 > 第011章 被诡异缠上的富婆

底色 字色 字号

死后的我成了诡异:第011章 被诡异缠上的富婆

    沈勤不禁感到无语,心里也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产生一丝懊恼。

    不过事已至此,只能顺其自然了。

    国局的人明显已经盯上他了。

    反正最坏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改头换面,换个新城市继续生活杀诡异而已。

    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自从全球诡异降临,恐怖复苏之后。

    全世界到处都遍布着诡异的存在,对他来说在哪生活都一样。

    不爽了大不了就换个地,惹急了他,就算是人也照杀不误。

    沈勤从来不会吝惜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心思。

    毕竟万事只有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才能更好地想出问题的解决办法。

    总比到了关键时候,只会懵逼傻眼强百倍。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沈勤的态度稍微柔和了一点,淡淡地询问道。

    见状,两人心头稍微松了口气,对方没有直接动手或者离开,那就表示有交谈的余地。

    “我们上司想要跟您谈谈,您看可否赏个脸跟我们走一趟?”

    闻言,沈勤犹豫了一会儿,心想着国局毕竟是人类城市的最大势力。

    以后他还想继续在人类的城市里继续生活呢,正好看看他们有什么打算。

    “国局我就不去了,太远了,懒得跑,想要谈就来我家吧,不过下次让个有分量的人过来谈,别再这么偷偷摸摸的了,我差点都要把你们当成杀人狂解决掉了,真要变成那样,那你们死得多冤枉啊。”

    沈勤看向两人,淡淡地开了个灰色的幽默玩笑。

    两人脸色微变,顿时浮现出尴尬的笑容。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沈勤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目标即将离开,请指示下一步行动。”

    见状,两人当即向国局指挥部求助。

    “行动取消,全部回来。”

    很快,国局指挥部传来指令道。

    “是。”

    两人望了一眼沈勤离去的背影,当即返回诡异国局。

    感知到两人离开了自己的领域范围,沈勤心底顿时松了口气。

    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人跟踪着,还是被人类城市最有权力的势力的人跟踪。

    沈勤不想轻易跟国局的人闹翻,至少在他们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之前。

    如今的他已经进入了国局的视线,以后的行动要稍微注意点了。

    不知道他们会派什么大人物过来,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呢。

    沈勤闲得无聊上杂货市集上溜达,就算不买看看也好。

    心想说不定系统能帮他捡漏呢?

    杂货市集上卖的东西乱七八糟的,除了明面上被管控的东西,几乎什么玩意儿都有,还有卖古董物件的,甚至许多的东西上面还站着泥土,一看就很有年代感的感觉。

    众所周知——

    两三百年前诡异降临,恐怖复苏。

    全世界的人类数量锐减至一亿以下。

    在此期间,无数的知识技术和贵重资料都遭到了破坏遗失。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两三百年前的古老物件。

    而那些古老物件,一部分成为了某些诡异的寄生载体,也就是所谓的诡具。

    迄今为止,依然有大量的诡具隐藏在全球各地,等待着被‘有缘人’发现。

    忽然,沈勤神色一凝,他竟然在这杂货市集里感知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紧接着,沈勤朝着感知的方向望去。

    最终他的目光落至一个距离他不到百米的小摊位上。

    此时有一个女子正在小摊位前挑拣观察,而那丝诡异的气息就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诡异者?

    不对,沈勤在对方的身上完全感知不到诡异能量的存在。

    她显然就是个普通人。

    只不过她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不怎么样。

    即便是化了妆也无法完全遮掩她那浓郁的黑眼圈。

    “两万五?一张破符这么贵?你确定你这符有用?”

    女子的脸上浮现出怀疑的神色,低声说道。

    “当然有用了,为了得到这张安神符,我们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呢。”

    小摊摊主打着包票道。

    “安神符就剩下这最后一张了,想要的话赶快决定了。”

    小摊摊主催促道。

    犹豫了一会儿,虽然贵是贵了点,但是两万多块钱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最终女子还是决定买下。

    然而正当她打算扫码付款的时候。

    一道充满磁性的青年声音从旁响了起来——

    “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钱的好,那就是一张手工制作的废纸,上面没有任何的力量气息。”

    闻言,小摊摊主和女子都不由得一愣,下意识转头看向说话的青年。

    “卧槽,你特么谁啊,在这里胡说八道,赶紧滚。”

    见沈勤要坏自己的好事,小摊摊主的表情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毫不客气地起身喝道。

    “一张没有任何用的废纸也敢卖两万五,宰人也不是你这么宰的。”

    他之前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两千八,这一张破纸就敢叫价两万五。

    要是真有用就算了,上面根本什么气息都没有。

    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黄纸而已。

    甚至连上面的朱砂都没干透呢。

    这作假做的也太过分了。

    “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小摊摊主语气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女子看了眼沈勤,又看了看摊主的表现,最后低头看向手里的安神符。

    随后,她重新将手里的安神符放了回去,摇了摇头道:“我不要了。”

    “不要?这可不行啊,你们这是坏了规矩。”

    说罢,小摊摊主拍了拍手,顿时附近的几名男子走了过来,神色不善地看着两人。

    “你们想干什么?”

    见状,女子吓了一跳,紧张地喊道。

    “今天,要么把符带走,要么他留下一只手,再赔偿我们两万块钱的精神损失,这件事就算了。”

    小摊摊主模样凶狠地开口说道。

    “你们这是打算强买强卖了?我连说句公道话的自由都没有了吗?挺霸道呀你们,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干黑涩会的呢。”

    沈勤不仅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脸上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淡淡地笑道。

    “他们人多,算了吧,两万多块钱而已,那符我买了就是了。”

    见对方人多势众,女子心头不禁生出一丝担心,转头劝沈勤道。

    “几个普通人而已,我一只手就能解决他们,别怕。”

    沈勤摇了摇头,自信地说道。

    “艹,装你麻痹呢,给我揍他!”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