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玄幻魔法 > 神诡世界:开局六十年蛮牛劲 > 第九十七章 红衣诡异,镇魔唐越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诡世界:开局六十年蛮牛劲:第九十七章 红衣诡异,镇魔唐越

    苍穹如墨,星光点点。

    羊河城内。

    一座宅院。

    灯火通明,一条条红色匹练缠在各个柱子之上,将宅院交织成如同一个蜘蛛洞。

    正院中。

    一道身影踏在红色匹练之上,冰冷的眸子朝着四周打量着。

    这是一名身穿红衣,缠绕着一条条红色匹练的美丽女子,面容白皙,五官精致,可双眸太过冰冷,好似没有任何感情。

    “禁器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必须快点找到禁器。”

    “否则,一旦让禁器恢复,就算是我都不是禁器的对手。”

    红衣女子袖手一抬,一条红色的匹练迅速悬浮在她的面前,匹练鲜艳无比,如同刚刚从血水之中抽离出来。

    红衣女子轻念咒语,丝丝缕缕的神秘之音迅速扩散着。

    红色匹练迅速颤抖着,就像是指南针朝着四面八方快速转动,最终停在了东边的方向。

    “那一个方向?”

    红衣女子迅速朝着匹练方向看去。

    “想要掌握禁器,还需要大量的生灵之力才行。”

    红衣女子轻轻一抛,一个血红色瓶子飞了出来,划过一个弧度,还未落在地面上就停了下来。

    随后,就看到一道红衣长发的身影出现,墨色如瀑的长发,将她的连完全掩盖起来,看不出容貌。

    苍白无血的双手十分的修长,连指甲也有着一尺长度,锋利无比,犹如神兵利器,它的双手捧着红瓶子。

    “小柔,去给我装满精血。”

    红衣长发的身影由实转虚,连它手上的血瓶子也渐渐消失。

    红衣女子见状,神色平静。

    小柔可是她精心培养出来的诡异,在前些时日实力已经突破到魂级诡异的层次,力量可以影响到现实世界,非同小可。

    以小柔的实力,在羊河城内几乎是可以横扫。就算是碰到出现在羊河城的镇魔司镇魔使,也都丝毫不惧。

    当然,黑河宗的神裔也出现了。

    若是碰到黑河宗的神裔,小柔的实力倒是差了一些。

    不过,黑河宗与他的目的都是一致,为了就是禁器,而不是在小柔身上浪费时间。

    红衣女子看了眼鲜艳如血匹练的方向,身形一动,化作了一道血色残影,极速飞去。

    ……

    羊河城衙门。

    镇魔使白胜止脸色阴沉地站在水井边。

    他身上的伤势完全恢复了。

    对于神裔而言,只要体内诞生出黑血,便是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黑血的存在,可以轻易而举地恢复神裔的伤势,任何一种伤势,只要不是当场陨落,就算是全身骨头被震碎,都可以完全恢复。

    白胜止与顾青阳交手,只是一只手臂被打碎,胸骨被打断几根,区区小伤,连一个时辰不到,白胜止就完全恢复了。

    他在意的并不是身上的伤势,而是顾青阳给他带来的耻辱。

    他是镇魔使,他是神裔,高高在上的存在,与普通人类根本就不是同一种生命。

    普通人类在神裔眼中,不过是一种修炼资源,一种血食罢了,怎么可以和他相比。

    可高高在上的他,就被这样一个低等的血食给伤到了。

    白胜止不明白顾青阳为何能够这般强大,一个人类就算是成为真气境武者,想要伤到黑血境界的神裔,几乎不可能。

    黑血境界的神裔应当是横扫所有武者的。

    但,顾青阳做到了,逆境伐神。

    白胜止只当自己因为刚刚突破黑血境,体内的黑血熟练极度有限,方才会败在顾青阳的手中。

    如果他身体的血液有一半,不,只要有十分之一能够转化为黑血,他就可以将顾青阳蹂躏致死,一雪前耻。

    正当白胜止在思考之时,天上那一轮皎白的月亮缓缓一动着,月光照射进入水井内。

    平静的井水像是被点燃了一般,迅速沸腾起来。

    噗。

    一道水柱从水井中冲了出来,直冲云霄,有着五六丈的高度。

    在水柱中有着一道黑色身影出现,他一步踏出,从水柱中走了出来。后方的水珠,顿时间回到了水井之内,发出了轰鸣巨响。

    黑色身影从半空中缓缓落下,从装扮来看,是来自于镇魔司的镇魔使。

    这一名镇魔使外表看上去四十左右,一双眉毛又粗又浓,就像是拿着墨笔在眉骨上重重一抹,好似水墨丹青。

    与粗浓眉毛相比,他的眼睛并不大,甚至说有些小。即便是极力睁大了眼睛,也都只是铜锁孔缝大小。

    鼻梁高挺,嘴唇端正,可以说五官除了眼睛之外都极为的不错。

    浓密的头发束着落下,超过了脖子。

    在脖子上,有着一个小点,就像是一滴水珠滴在上方。

    白胜止急忙恭敬道:“属下白胜止,见过唐大人。”

    “嗯。”

    唐越淡漠点了点头。

    “事情办得如何?”

    白胜止道:“已经按照唐大人的要求,安排了二十名血之境界的武者。并且,属下还将裴寻安排过去。”

    “裴寻?”

    唐越瞥了眼白胜止,“我可没有让你安排裴寻。”

    白胜止解释道:“裴寻乃是羊河县的名捕,有着裴寻出现,那二十名武者方才会心甘情愿前往。”

    唐越多看两眼白胜止,道:“罢了,一名捕快而已,不算什么。只要将禁器得到手,便是可以。”

    “可有红衣教与黑河宗的消息?”

    白胜止道:“从近来的诡异事件,属下发现有着黑河宗诡异的踪迹,并且斩杀了其中一只魂级诡异。至于红衣教的诡异,倒是不曾见到。”

    唐越缓缓道:“黑河宗、红衣教乃是大临州内的两个神裔势力,对于这一件禁器势在必得。他们,一定会出现。”

    “若只是黑河宗、红衣教的寻常神裔尚可对付,可若是长老层次的到来,就算是我都必须退让。”

    “你可要好好探查。”

    “是。”白胜止一慌,但眼珠子转动之间,又说道,“唐大人,黑河宗与红衣教两者之间争斗不断,又要防备着其他神裔进入大临州。恐怕,长老层次的神裔,不会出现在羊河城内。”

    唐越略微思索,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随即,他抬起头看着天边月亮,道,“那东西也将发挥作用,该去看看了。”

    “是。”

    白胜止立即点头。

    两人神心一动,消失在原地。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