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其他类型 > 锅影忍者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得加钱

底色 字色 字号

锅影忍者: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得加钱

    井野把身体还给雏田,双眼中勐增的童力把小姑娘吓坏了。

    白眼的观察距离、观察的精细程度都有了不可思议的巨大增长。

    之前宁次依靠日复一日的苦练,可以看清穴位并掌握点穴,雏田一直做不到这一点,被日向日足认为资质鲁钝,现在嘛......

    她觉得点穴也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高峰了。

    欣喜之后就是巨大的担心。

    她惊呼出声:“井野,你没事吧?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会不会对你造成......造成什么伤害?”

    日向家对于童力的研究很深,耳濡目染,她也知道一些事情。

    此时她就非常担心井野,因为家族记载,这种童力损失都是永久性的,没有例外,她这边增长这么多,井野肯定受损严重。

    她紧张得不行,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天资横溢的井野受到什么重创,或者直接失明,她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自己回头是不是要去照顾她?一天送几次饭?如果山中家把她赶出来,自己能不能把她接到自己家里来住?或者直接在外边租房子?自己的私房钱也不多啊。

    雏田越想越远......

    井野在精神世界古怪地看着她,没有占据身体,很多想法看不到,只能靠猜。

    “没事的,这点损耗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休息两天就恢复过来了。”

    “真的吗?”

    “真的!”

    对于普通忍者来说,这种损耗确实是永久性的,用一点少一点,后天锻炼所能提升的童力非常有限。

    井野不同,她体内有阿修罗查克拉,现在就跟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带土一样,虽然不是永恒的万花筒,但靠着体内的柱间细胞,带土就可以缓慢恢复童力,她这边直接就是阿修罗查克拉,恢复速度更快。

    “我先回去做准备。”井野飞回自己的身体。

    二十分钟后,雏田带着俘虏返回船舱,先一步返回的井野已经画好术式,准备读取俘虏大脑内的信息。

    轻车熟路,死人的大脑她都读取过,更别说活人了。

    她在三人的注视中,按照山中家的标准手法,把女忍者大脑内的情报里里外外都读取了一遍。

    “嗯,这个风花怒涛确实是首领,他觊觎小雪,也就是女演员富士风雪绘的一个什么项链,据说里面有开启秘密宝藏的钥匙......这家伙有三个手下,除了被俘虏的这个鹤翼吹雪,还有一个手下叫做狼牙雪崩,另外一个叫做冬熊冰雨。

    他们的查克拉盔甲能够让自身查克拉提升一成到三成不等,可以在身体周围构建一层细密的查克拉护盾,有效抵御忍术和幻术,同时加强自身忍术的威力,他们还很擅长使用特殊环境内的冰遁忍术。按照我的观察,因为查克拉盔甲存在的缘故,他们过于依赖盔甲,导致体术非常差,这是我们的优势。”

    得到情报就好办多了。

    作为队长,井野果断下达命令:“任务要求我们保护富士风雪绘的人身安全,我们要是只防御,那就太被动了。风花怒涛住在王宫里,离得有点远。按照这个女忍者所提供的信息,身材健壮的冬熊冰雨埋伏在镇子外边的雪山处准备偷袭剧组,鹿丸,你带着丁次和雏田去对付他,那个什么狼牙雪崩交给我,谁有问题?”

    “没有。”X3

    “那就出发。”

    井野一刀割开了女忍者的脖子。

    房门外传来一声惊呼。

    饰演女主角的风花小雪捂着嘴,丹凤眼中满是慌乱。

    井野没事人一样问她:“怎么?是剧组出了什么事吗?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她这个口气完全不像是一秒钟之前就杀死了一名女忍者的人,风花小雪惊骇地看着她,内心大受震撼,这人怎么杀人都不眨眼的?

    “你......你为什么杀了她?难道......难道?”她很努力地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分析这件事:“难道不该留作人质,然后谈判吗?”

    井野摇摇头:“演戏,你行。杀人,我行。”

    终究是自己投资拍摄的影片,在井野心中,现在这部电影可比什么风花怒涛重要多了,当然了,要是那个什么宝藏价值比较高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左右看看,把经纪人老头叫过来:“三太夫先生,如果今天没有戏份的话,就让雪绘小姐回房间休息去吧。”

    她指着房间里面的尸体:“那个女忍者当年杀了你们不少同伴和热血志士吧?尸体交给你们处理,是砍头扒皮还是抽筋,或者怎么样的都随意。对了,记得帮我把她的查克拉盔甲,就是她身上那些机械装置扒下来,回头我找时间研究研究。”

    她拿出便签,唰唰唰写了一堆数字,递给雇主浅间三太夫。

    这是啥啊?

    老头拿起便签细看。

    就见上面罗列了击杀鹤翼吹雪的忍具损耗。

    他眯缝着眼睛,仔细数上面的零:“个十百千万......十五万?!这个是......这个......”

    井野冷笑一声:“怎么?嫌贵?地上这具尸体可是雪忍中的上忍,你认为对付这种敌人,我就不需要付出代价吗?”

    你付出什么代价了?你就多写了一张便签吧。

    老头根本不信,剧组工作这么长时间,他和井野不是第一天接触,对方死要钱,夸大事实的样子他见过,此时不敢得罪,又不想掏钱,只能赔笑。

    井野指着雏田:“你问问我的同伴,之前战斗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受到了一些损伤,永久性,很严重的损伤。”

    真的?三太夫看向雏田,老实孩子觉得这话没什么问题,就很坚决地点头。

    老头一咬牙:“行,这笔钱我们也出了,风花怒涛那边?”

    井野一幅你赚大了的表情:“那边战斗肯定还有忍具的损耗,不过我估计,晚上吃饭的时候,你们就能看到那个风花怒涛的尸体了。”

    鹿丸他们三打一,对付一个冬熊冰雨不难。

    井野这边找狼牙雪崩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鹤翼吹雪大脑中的信息只是一个大概位置。

    茫茫雪山当中,她第一次在雪地环境里使用感知能力,两次都找到冬眠的动物窝里,熊爸爸和熊妈妈被她打得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井野和小熊玩了一会,也觉得自己运气不好。

    好在第三次终于找到了正主。

    96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