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非正常三国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利、义

底色 字色 字号

非正常三国:第四百八十六章 利、义

    西凉。

    当辛毗带着郭援混在甄家的商队中抵达西凉时,并未发现甄家与陈宫间有什么猫腻,不过很快,辛毗便发现不对了。

    西凉各路将领好似早知道甄尧会来一般,准备了大量的铜币,并迅速买走甄尧带来的大批粮草。

    “事情有些不对。”辛毗避开甄尧,将郭援招来商议。

    “先生,这边似乎并无楚贼势力,有何不对?”郭援不解道。

    “关中混乱已久,据我所知,无论各路军阀还是民间,皆是以物易物,手中并无多少钱币,而如今,却突然有这大量钱币来购买粮草,还有那甄家,这次带来的货物,几乎都是粮草。”辛毗盘算着入西凉后所见所闻,眉头皱的有些紧。

    西凉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不是这里民生凋敝,而是各大军阀的态度,好似早已知晓他们会来一般。

    陈宫和甄尧达成了什么协议?

    辛毗虽是猜测,但心中却是已经基本确定,陈宫和甄尧在借这种方式,向西凉输送粮草,拿冀州的粮,来养西凉各军,而西凉军阀承的却是陈宫的情!?

    想通这点之后,辛毗暗骂甄尧。

    “末将这便将甄尧拿下!”郭援浓眉一挑,沉声道。

    “不可妄动!”辛毗摇了摇头:“此时拿下甄尧,于事无补,还易将我等陷入险地。”

    “难不成就这般回去?”郭援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这粮草虽然不是袁绍出的,但是来自冀州,却拿来资助自家敌人?

    辛毗盘桓片刻,脑海中思索着如今关中局势。

    看样子,陈宫已经说服了这些关中势力为他所用,但只是以利相诱,若非如此,这关中诸将就该是成了楚南的人马,而非现在这般各自为政。

    想想也是,这么短的时间,那陈宫就是有通天之能,也不太可能将这些桀骜不驯的军阀彻底收服。

    若真如此容易,关中也不会乱成现在这个鬼样子。

    既是以利相诱,那就简单了。

    他陈宫有利,难不成袁绍就无利?陈宫拿来收买这些关中军阀的粮,等于是拿着他们的。

    “当然不能。”想清楚个中关节后,辛毗冷静下来,看着郭援道:“以利相投者,必以利叛之,既然陈宫能以利诱使这关中诸将为其所用,我等何尝不能以利诱关中诸将倒戈?”

    他现在想的是从何人开始突破。

    “先生,看这般境况,关中诸将已是准备出兵了。”郭援担忧道:“末将昨日去打探,其他不知,但最近的张横已在准备出兵之事。”

    辛毗眼中闪过一抹阴翳,他来的太晚,毕竟谁也没想到陈宫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宛城西凉各军的初步整合,并达成一致。

    最让人难受的还是他们用的是自家这边的粮草,现在辛毗都有种想要将甄尧拆了的感觉,这商贩之家,果然不能信,有利他们是真敢上啊!

    “就找张横,先下一部!”辛毗已无太多时间思索,再不出手,陈宫怕是就要出兵了。

    说做就做,当下,辛毗让郭援招来甄尧,让他帮忙牵线见张横一面。

    虽然恨不得立刻斩杀了甄尧这个祸害,但现在还真不能杀他,毕竟关中诸将,现在可只认甄尧,名声、背景,辛毗估计在这里不太管用。

    说不得,也只能用一用辛毗了。

    见张横多少有些冒险了,一旦张横铁了心要帮楚南的话,那他们等于是羊入虎口,但现在已经没有太多时间让他们慢慢分析、决策了。

    甄尧对于辛毗的要求也没拒绝,实际上他现在心态还是倾向袁绍这边的,跟陈宫是纯粹的利益合作。

    至于自己此举,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要说甄尧完全不知自然不可能,但这涉及到家族利益,甄家虽然倾向袁绍,但也不想彻底得罪楚南,还想从楚南那边得利,所以这些事,他就只当不知道,安心做好自己商人的事儿就行了。

    当下,辛毗联络了张横,以商议下一次售卖货物的事情为由约见。

    张横对此自然不会拒绝,当天便择地见了甄尧。

    “这位先生是……”张横是标准的西凉人,生的体阔腰圆,有着属于西北人的剽悍,常年的军旅生涯让他身上时刻透着一股子煞气,一见就让人生出十分凶勐之感。

    “容在下为将军介绍,此乃颍川名士辛毗,如今乃是袁公坐下上宾辛毗,将军可曾听过?”甄尧看着张横笑道。

    张横闻言有些懵,看了看甄尧,又看了看辛毗,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这甄尧不是陈宫的人吗?怎么现在带着辛毗帐下名士跑来自己这里?这是想干什么?

    辛毗也看了甄尧一眼,从甄尧好不介意的让他跟张横见面来看,甄尧可能是被陈宫给骗了。

    废物!

    心中暗叹一声,同时也再度对这些商贾心生鄙夷,除了些许薄利,真的什么都不知,被人当了枪使都不自知。

    “原来是左治先生,在下久仰大名!”张横微微愣神片刻后,对着辛毗抱拳一礼,笑呵呵的道。

    管他谁跟谁,陈宫也好,辛毗也罢,他们想怎么斗就怎么斗,跟自己有屁关系,说不定还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呢。

    “将军之名,在下也是久慕。”辛毗对着张横还了一礼笑道。

    两人扯了些闲话之后,辛毗看着张横道:“我主对将军是颇为欣赏,此番遣在下前来,是为结交将军而来,只是在下见这边整军备战,听闻是为攻伐并州,却不知为何?”

    张横闻言,目光闪了闪,又看了看甄尧,突然笑道:“尔等这些人真是有趣,搞的本将军现在都不知道究竟该向何人了?”

    “将军何出此言?”辛毗看着张横问道。

    “大儒陈宫台以朝廷名义邀我等共讨袁公,并许诺粮草,但粮草却是袁公之人送来的,先生说奇怪否?”张横似笑非笑的看着甄尧。

    甄尧闻言,面色瞬间变得煞白,见郭援目光不善的看着自己,连忙拜道:“先生,在下只是来此做些生意,并不知道此中内幕,若在下真与楚贼有瓜葛,又如何要带先生来见张将军,岂非自寻死路?”

    辛毗冷哼一声,看着张横笑道:“将军,此中怕是有些误会,我军与楚贼交战在即,若关中诸位将军能帮我等,我家主公定有后谢。”

    张横摇了摇头:“这做人,需讲诚信,不管如何说,这粮草都是那公台先生引来的,而且我等是购粮,而非无偿,这钱币也是朝廷给的,我等虽不似先生这般出身高贵,但这种背信弃义之事,也是做不得的。”

    甭管你是何人,为谁效力,想要我等帮你,得加钱,还是得能够看得到的钱。

    诚信?

    辛毗心下冷笑,关中诸将若讲诚信,这关中也不会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

    不过张横的言外之意,他却是听懂了。

    只是眼下,他也不可能立刻拿出什么东西来,想了想,目光看向甄尧,随后看向张横道:“这样,此番贩来的钱币以及尚未卖出的货物,在下做主,都赠予将军如何?”

    甄尧没有反驳,心中叹了口气,若想继续在袁绍帐下讨生活,弥补自己过错是必须的,这些东西不能省。

    “左治先生,并非在下不想帮先生,只是如今关中那五路军阀且不说,单说如今就算在下答应先生,也来不及了,各路兵马已经准备就绪,如今粮草已到,不日便会出兵,想拦都拦不住了。”张横笑看着辛毗。

    辛毗闻言,目光一闪,脸上也露出莫名的笑意:“那……不知将军可愿做这西凉之主?”

    “先生此言何意?”张横笑问道。

    辛毗笑道:“将军不觉得,如今只是西凉一州之地,却有六路人马,实在太多了些?若将军与我等合作,将其余几路人马合力击杀,这西凉便只剩将军一路兵马,将军以为此计如何?”

    “马腾、韩遂两人,便有三万精兵,加上其余三路,少说加起来也有五万兵马。”张横一脸为难道:“先生吃得下?”

    “此事便不劳将军费心,只要将军愿意,我等便里应外合,定能大破之。”辛毗也没有办法,眼下陈宫已经准备动手,他没有太多时间再逐步瓦解这西凉军,只能以此计来先破对方一路,将西凉军打回西凉,而后再全力应对陈宫在关中聚集的人马。

    “这……”张横一脸为难道:“先生有所不知,我等虽然连年征战,但此乃公义,我与成宜、杨秋他们乃莫逆之交,怕是……”

    “事成之后,在下可做主,不但送将军二十万石粮草以做军资,镇西将军之位,若将军有意,也可封于将军。”辛毗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份早已写好的诏书递给张横道:“此乃主公许诺,将印也在此,只要将军愿意,现在便是将军之物。”

    “也罢,虽是兄弟,但为大义,说不得,末将也只能为大义而舍小义!”张横一脸沉重的接过将印……

    96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