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 > 第14章黑发三千丈,恶魔即为我

底色 字色 字号

洪荒:青蛇只想修仙:第14章黑发三千丈,恶魔即为我

    这一刻,群蛇纷纷激动无比,口中嘶嘶的蛇语不停呼唤:“春神!春神!”

    五位青蜥族天阶心中不由一突,悬浮在他们头顶上的神像便是谣传数十族的先天神灵,据传与龙族老祖极有可能有牵连。

    那位青面老者当即喝道:“退!”

    即便没有与龙族关系,就是一位先天神灵,神通莫测,他们都决计不会以身犯险,能存活在洪荒的没有一个蠢货。

    五人瞬间奔向五方,各自散逃而去。

    但青灵神像却轻笑一声,道:“晚了!”

    话音落下,青灵身后弥天索掉落,瞬间一分为五,五条青丝破空而去一瞬千里,以远超天阶速度追上已经逃走数千丈的五人。

    青灵淡淡道:“束!”

    下一刻,五条青丝纤细之身是数道闪亮法纹升起,青丝纵横虚空直接缠住了五位天阶周身。

    “来!”

    五位已经各自逃亡五处的天阶瞬间被青丝束缚着拉了回来。

    五位天阶青蜥族人此刻都是满脸惊恐,青面老者惊怒道:“你是金仙尊者!竟轻易出手虐杀我等,置龙族秩序何在?”

    此刻五人皆已被一线青丝束缚,浑身法力元神瞬间被先天道纹“锢”所禁锢体内,丝毫不得动用。

    而岐则是满脸震惊道:“阿兄,你,,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

    青灵没有理会五名天阶敌人的言语,笑道:“怎么?见我厉害就害怕了?连说话都结巴了。

    看着吧,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道在无情,可别更怕我了!”

    青灵身后没了弥天索束着满头秀发在风中飘扬,转首一动,发丝如瀑长又长,黑发三千丈,满天黑色穿梭笼罩于尚在震惊中的数万蜥群,发丝所过皆有赤色花开,那是血花的溅落,开之瞬间,落之瞬间,便是一只青蜥生命的终结!

    黑色如恶魔,收割者一只只青蜥的一条条生命,纵然有数万蜥,也无一只可抵挡青灵的发丝穿插,纵然是地阶巨蜥也挡不住十缕百缕发丝密集恐怖的穿扎。

    这种恐怖而又毫无抵抗的屠杀震惊了在场的每一条蛇与蜥,那些巨蜥有的已经恐惧到绝望,有的甚至已经放弃抵抗,也有数千巨蜥以身投死,为它们身后的族人拖延逃亡时间,。。。。有着诸如种种,可一切努力与不甘与绝望,最终都化为了一片尸体一片血。

    此刻,那五名天阶巨蜥一脸惊恐的看向青灵。

    “嗬~”

    “滋~呃~”

    那两女两男的蜥人口中麻木而震惊的发出单一音调。

    便是岐都喉间滚动,“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在他眼中阿兄一只都是一个高贵而善良的神明,会珍惜一花一草,愿意为重伤族人耗法治疗,尊敬族中老蛇,爱护幼蛇,在他心中阿兄就是生而完美。

    但今日,他见到了阿兄的残酷无情一面,那已经收回身后的黑发,散发着乌光,发丝润亮,极为秀美的黑发,那是用无数血肉精华而保养出的美!

    青面老者面上呆滞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有些僵硬的颤抖开口:“你,,你比极西之地万魔域里的魔还要凶残!你是个恶魔!”

    青灵仍旧把五人当空气,对着岐道:“你是不是觉得阿兄很残忍?很无情?”

    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反应过来,赶紧摇头。

    “岐,你刚才显身,持刀而不斩,只以威慑而震群蜥,直到五只地阶蜥对你出手你才动刀。而斩过之后你又不曾出手,直到这五只爬虫将你合围。

    岐啊,我们都是蝼蚁,没有资格谈论气场,我们唯有好好活下去。活下去,就是要遇可杀之敌必杀!遇杀不过之敌必逃。

    这些青蜥,你不杀它们,死的便是你。不仅是你,还有你身后的一条条族人性命,都会因你一念之仁而亡,甚至族地以西的成千上万族人都会死。

    记住,生在这个时代,你面临的所有生灵只有两种人。”

    岐下意识问道:“哪两种?”

    青灵悠悠道:“敌人与非敌人。

    敌人也分两种,一种是强过你的敌人,面对这样的敌人,唯有逃,不需要一切尊严面皮,只要活着。

    还有一种敌人便是弱于你的敌人,此时你为刀俎他人为鱼肉,无论修为高低哪怕是一凡物都必要杀之,绝之!你今日对敌人的慈悲,就是他日对自己的残忍。决计不可给敌人逃命之机,否则来日便是你被强大之后的敌人所杀。”

    非敌人里,包括你的亲族血缘至亲,同族之属,或友人有师者或陌生之人。为了保护非敌人中的你想要保护的人,就必须杀尽可杀敌人!

    岐,一切只要活着,你可懂?”

    青灵定定的看着他,身上煞气汇聚如墨,阴沉如云,站立高空仿若一尊绝世杀神!

    岐心神震撼,显然一时回不过神来。

    青灵便只好让他先一个人好好静静吧,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虽修刀道,刀坚硬锋利无情,可持刀之人却是有情心软。岐的心态,终究是要向合刀道才可大成!

    转身看向仍旧被自己所困的五蜥,五蜥皆头皮发麻,心神恐惧。

    青面老者面临恐惧之际,喃喃道:“这等人物,决计不可招惹,否则将会给族群带来灭顶之灾!”

    青灵此刻身上煞气尽数隐去,还是人身蛇尾,春风和煦,春神慈悲,绝世容颜上带着无限美好之意,令人膜拜。

    “你们可不要搞错了,我仅仅只是天阶而已。之所以拿下你们如此轻易,不过是借助外物罢了。

    至于屠杀低阶蜥人,只要不留活口,谁又知道?大能们法力通玄,自然是知道,可惜啊大能也不会注意我们这点小打小闹的。

    五位,解惑完了,该送你们上路了!”

    此言一出,四名天阶蜥人纷纷或嘶吼或哀求,或痛哭流涕,一切一切皆不过是为了生存罢了!

    唯有青面老者仍旧不屈,道:“你若杀了我,黑蜥上族定然会有来此寻探,到时你们汐山一族都将覆灭!”

    青灵不由嗤笑一声道:“你还真拿自己当块料了。

    你们不过是先锋可以随意死掉的炮灰罢了。你们不死,先锋部队会一直前进进犯我族,随后有你们开路自然更易入侵。

    若你们死了,自然是有了借口可以发动大军前来。所以,你们的死活并无人在意,炮灰嘛,就要有炮灰的觉悟,咱安心上路吧,别多想了。”

    青面老者虽然第一次听到炮灰这个词,但不难猜透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瞬间他的面上终于不再是青色,而是死灰色!

    青灵没有理会五人的诉求,不论他们是骂是哭是求,他还是要送五人上路。

    五道神纹自他眉心而出,化为五道“生”字道文,缓缓飞入挣扎不已的五人眉心,五人瞬间浑身剧烈颤抖,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巨大痛苦,灿烂的嘶吼声响彻夜空,瘆人而又凄惨无比。

    抽离生机法力之痛,岂是寻常肉身之痛可比的?这种痛,真就生不如死。虽然青灵对他们毫无怜悯,但决计不想体验下自己的神通有多痛!

    五位天阶大兽的生机在缓缓消散,挣扎惨叫声也越来越弱,不过一刻钟后,五蜥人终于解脱了,生躯腐朽枯败,再无一丝存活可能。

    五颗“生”字道纹光团缓缓飞入青灵眉心,五股天阶的强大生机注入青灵体内,在神格真核的净化提纯作用下直接转化为汹涌法力,注入丹田,在丹田世界里下起了磅礴大雨,五位天阶苦修数十万载的法力,纵然经过提纯净化缩水了一大半,可也是青灵自修道以来得到的最为庞大的法力之源!

    丹田世界里倾盆大雨不停,千丈灵气之湖的湖水也在快速上升,一刻不停,这种法力的快速积累可远比静坐练气来的快,而且由于神格之妙可以除去法力斑驳,灵力精纯度丝毫不弱于自己苦修得来的法力。

    看来利用生机掠夺之道以战养法也是不错的修炼之法!

    青灵身影缓缓落下,从身合天地的状态中抽离出来。汐山族地百万里经过他三万载春神感染,此方地界已经与他身气合一,方才青灵就是以神身借助此方天地之力催动弥天索的先天道禁,这才轻而易举的拿下了五位天阶,若是五位天阶出了汐山族地,他就免不了一番苦战!

    在汐山族地,他可借天地力,以神身而战可近于金仙尊者,天阶中难寻敌手。

    可出了家门,离开汐山,他就是一条天阶初期的小蛇。

    青灵闭目打坐炼化体内法力,岐自然站在一旁为他护法。

    此刻,那三名地阶族人才上前道:“多谢岐族叔与青族叔相救。”

    岐沉默的叹息一声,他看着遍体鳞伤的族人与一旁打坐的青灵,或许阿兄说的是对的。

    岐虽然是一副十岁男童的模样,但其实已经至少活了五万载,这些地阶族人还真得叫他一声族叔。

    “好了,此地有我二人镇守,你们率部回汐山修养吧,顺便告诉我阿父一声,再遣一支族人来此驻守,青蜥一族不久后还会开犯的!”

    三名地阶族人虽有心而战,但他们伤兵残将的留在这里只能是累赘。故而,群蛇还是归去了。

    岐就这样一直守在青灵身旁,从深夜到黎明,再到黑夜,十日十夜。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