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回档2009 > 083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底色 字色 字号

重生之回档2009:083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闻言,林喜月倒是一愣,没有想到姜源恩对向红会是这个反应。

    江晨本来都没有注意到向红这个问题,现在林喜月突然这么问到向红这个人。

    他便知道,林喜月对于上次他把向红送去医务室,是肯定有些芥蒂的。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跟林喜月解释一下。

    “其实向红这个人不招人喜欢,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可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在父母的陶熏下,变得有些功利,而且有点喜欢死缠烂打。

    还记得小时候,具体是几岁记不清楚了,我去外婆那边玩儿。

    那边有一棵上千年的黄角树,长在一个峡谷里面。

    峡谷周围很阴森,被人称为鬼谷。

    我那会儿跟张彬玩儿,也走到了那个鬼谷。

    张彬说要赶紧离开,免得闹鬼。

    就在那时候,我们发现了向红,挂在黄角树的下面的枝丫上,不敢下来,可怜巴巴的。

    张彬不想多管闲事,主要还是厌恶她,就想拉着我走开。

    不过,我还是看不过去,爬上树把她带了下来。

    从那以后,我只要去外婆那边,她总会来找我玩儿。

    后来我去得少了,也不怎么待在外婆家,总是往陈二叔家里走,那里路过一片阴森的珠联,她不敢去,便没怎么来找过我了。

    没想到,上次去台建省,在火车上碰到她们一家。

    更加没有想到,会在一个学校。”

    听完解释,三个人都沉默了。

    其实江晨也是好心,相当于做一个好心人应该做的事。

    谁能想到,这么一来就被向红给缠住了。

    “那你喜欢那个叫向红的女生吗?”王明兰也问了一句。

    江晨摇了摇头,“从小就不喜欢她,只不过是被缠着有点烦,又不好意思揍她一顿,就忍着。上次在学校,也是因为她受了伤,我才会带她去医务室的。事实上,我从来没有主动跟她有什么接触。”

    还好,江晨不喜欢她,这就好。

    王明兰算是了解了这个情况,心中也松了口气。

    听完江晨的解释,林喜月心里舒坦了。

    虽说不爽向红缠着江晨,但是心里还是因为江晨的表现而满意。

    如果遇到熟悉的人受了伤都不管不顾的,那他也不能算是心地善良了。

    反而,能够压着心中的不悦,将向红带去医务室,这是正能量。

    四个人又聊起来,话题开始慢慢往其他地方聊,江晨总算是可以松口气。

    刚才那模样,搞得像三堂会审一样。

    看来,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了。

    再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一定要找其他人,免得自己被缠上,惹祸上身。

    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主要是不能让林喜月不开心。

    重活一世,林喜月才是他心尖上的人。

    断然不能为了外人,去委屈她。

    四人一边聊天,一边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什么延误。

    不过,没多久篮竹就没了。

    趁着没事,姜源恩回家去拿了几瓶矿泉水过来,四个人坐在田坎上等着篮竹送过来。

    而此时篮竹林内,江兴和江国两个老兄弟也吵了起来。

    “我说江国,你到底问清楚了没有,江晨给个什么价格?要是钱不够的话,我是不会继续砍篮竹的,我还等着待会儿去打老麻将,昨天就约好了人。”

    江兴抽了一口叶子烟,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不悦地看着江国。

    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亲二哥,即便要竹子的人是自己的亲孙子,但只要钱不到位,他就不会善罢甘休。

    江国有些看不过去了,瞪了一眼江兴。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就算是江晨不给钱,难道你作为亲爷爷,就不能给他砍点竹子?你这些竹子现在也没有什么人要,留着给你以后送终吗?你要搞清楚,你的亲孙子开口,隔代亲,你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下你的性子?”

    “我收敛什么性子?这些年我又没有跟着他们吃住,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我没吃他们穿他们的,难道我还碍着他了不成?现在还来找我帮忙,不给钱,我怎么可能去帮他?”江兴满不在乎地看着江国,“我说,要是钱不多,那我就要去队里面闹了。”

    江兴的性子如何,作为亲哥哥的江国不会不知道。

    的确,这些年江兴的确是没有跟江晨他们,或者是江云和江林住在一起。

    可那都是他自找的,是他自己不愿意,觉得跟晚辈过不来。

    而且,江显只要看到江兴,就会给他钱,或者把家里做的好吃的鱼肉给他端去。

    当然了,没有办法直接进篮竹林,只能在外面老远地喊他。

    即便如此,有时候江兴还是不刻意,避而不见。

    甚至,会将江显带过去的东西拿去喂狗。

    试问这样一个父亲,江显心中都没有怨恨,还是好好伺候着,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江兴,凡事还是要点脸吧,你想想当初为什么你会离婚?还是你觉得,这辈子真的就不要人了?我离婚,那是因为我家穷,我没有本事,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而你,都是自找的,明明那么好的牌,却被你打得稀巴烂。江晨一家没有对不起你,江显甚至比你那两个女儿对你都好,啥事都记得你,反而是离婚判给你的两个女儿,一点都不关心你,你还要怎样?”

    听到这里,江兴沉默了。

    看得出来他还是听进了自家二哥的话,也知道他说得很有道理。

    “我......”

    “你什么你啊!我说你就知足吧!看看我,家里儿媳妇当家做主,我什么都没有,跟着一起吃,还被儿媳妇打,现在总算他俩去外地了。二儿子跟着妈改嫁,也去了外省,孙子读书,我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说到这里,江国也沉默下来。

    大约是看出了江国心里的难受,江兴叹了口气,拿起身边的砍刀,站起身来。

    “算了,继续砍竹子吧。”

    江国这才看向江兴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我们赶紧给他们送过去,江晨还等着的。”

    “嗯。”江兴应了一声。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老兄弟继续砍竹子,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没多久,他们便开始将竹子给江晨送过去。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