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回档2009 > 081 葡萄藤开始发芽

底色 字色 字号

重生之回档2009:081 葡萄藤开始发芽

    第二天早上,就是江晨与亲人们约定好的吃饭时间。

    除了王明兰和林喜月以外,其他人都是江晨的亲人们,他们坐了一大桌子。

    王明兰和林喜月先前还是有些不自在,毕竟她们的到来似乎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总觉得很尴尬。

    不过在气氛被江晨活跃的情况下,也好了不少。

    这会儿江晨举起橙汁,看着大家开口。

    “这一次多谢了各位帮忙,才能将葡萄藤种好,等到葡萄结果,我一定给大家拿过去尝尝。我给大家敬一杯。”

    说着江晨喝了一杯橙汁,大家也跟着将手里的啤酒喝了下去。

    “不用这么见外,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江晨说了一句谢谢后,又举着橙汁往王明兰身边走过去。

    “最感谢的是王阿姨,人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有王阿姨这个邻居,是我们江家的福气。王阿姨,我敬你一杯。”

    王明兰受宠若惊,江晨单独来敬她,着实让她大吃一惊。

    主要是在王明兰的心里,江晨不只是未来看好的女婿,还是老板。

    这么客气,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江晨你太客气了,往日里都是你照顾我们家喜月,我只是做点事,并没有什么。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喜月还是要继续拜托你照顾。有你在,我很放心。”

    即便是王明兰不说,江晨也会好好照顾好林喜月。

    不过,既然王明兰已经说了,江晨也不会拒绝。

    “放心吧王阿姨,这是应该的。再说了,喜月这么乖,哪里需要我照顾什么,相反总是她帮我的忙呢。”

    两人将杯中的酒水饮料喝完,江晨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林喜月一张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因为王明兰的话,还是因为江晨的话。

    反正,她就是有些不好意思,更有些害羞。

    吃过饭以后,其他人便开始找个地方去打麻将,江晨带着林喜月去逛街。

    这一次,还是去的七星公园。

    江晨注意到了,林喜月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可能是水喝多了被撑到,包括江晨自己也是这样。

    所以,江晨又去买了两个锅盔,他和林喜月一人一个。

    在愉快地一天时间过完,晚上江晨订的是火锅。

    作为麻辣城市这个山城的人,总是喜欢吃一些麻辣的东西,火锅是最好的选择。

    江晨也有很久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吃过火锅,反正是辣得满头大汗。

    短暂的相聚后,大家总算是各自回家了。

    江晨将林喜月送回三姨家,这才自己回了小吃坊休息。

    ......

    时光荏苒,在江晨平静地的生活中,转眼就是农历三月份。

    古人云:烟花三月下扬州。

    这么一说,只不过是突出三月份的美好景色罢了,并非只有扬州才好。

    对于江晨而言,三月间,万物复苏,春意盎然,对葡萄藤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等到周末回了家,江晨首先就去看看葡萄藤。

    如同他想象中的那样,葡萄藤已经开始发芽了,整条枝干上冒出了不少嫩绿的小苗。

    江晨知道,过不了多久,葡萄藤的藤蔓就会开始出现。

    那么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将葡萄藤固定起来。

    如果想要时间久一点,最好是用钢筋水泥打成桩子,然后焊进泥土,把葡萄藤固定在水泥桩子上。

    只不过,这么做的话成本会增加很多。

    就目前而言,江晨手里的钱还是要准备罗安峰那里的拍摄。

    必须节约,更何况葡萄后面还要打药。

    葡萄这种东西还真不是不打药就能长好的,不大催长的激素就行。

    如果不打药,会有很多鸟虫偷吃葡萄,也会自己落果。

    落果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因为葡萄太大,而藤蔓的营养跟不上,就会一颗颗往下掉。

    那些鸟虫偏生不会吃掉下去的果子,而是吃新鲜的果子。

    也是,换成人也是一样的,都会选择吃新鲜的。

    等到葡萄的果子稍微大一点点,药也打完了,就要给果子们穿好衣服,套上一层纸包。

    这样一来,可以防止鸟虫吃果子,也会让果子看起来比较干净。

    当然了,肯定是会有坏的。

    坏了的果子,现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拿去处理,只能扔了。

    等到明年生产队的鱼塘重新开始承包,那么可以把鱼塘承包过来,放点鱼苗在池塘里,那么坏了的果子便可以拿去喂鱼。

    当然了,江晨的设想还不只是这点。

    他的设想很大,需要一点点去慢慢视线,一口气也吃不成一个胖子。

    看到葡萄藤的长势,江晨找了他的二公来。

    “二公,就是麻烦你去砍一些篮竹,弄个两米的样子,多一些,每一根葡萄藤都要。”

    江晨的二公江国除了是跌打大夫以外,还是一个手艺人。

    他总是砍些篮竹编写背篼、簸箕、篮子什么的拿去卖,生活过得还不错。

    听到江晨的话后,江国捏着叶子烟,点点头。

    “要的,我喊你爷爷一路去砍。”

    至于为什么是江晨二公去喊,而不是江晨自己去喊,这就要涉及到一段陈年往事了。

    在江显六七岁的时候,江晨的爷爷江兴便和江晨的奶奶张芳离了婚。

    那个年代离婚,麻烦不说,还不是一般能离得了的。

    江兴是老兵,张芳是dang员,两个人的结合应该是很好的。

    可惜,江兴这个人有些自私自利,好东西都不给媳妇去分享,月子也不去照顾,还老觉得张芳麻烦。

    恰好当时村里的单身汉和张芳走得很近,江兴就设了个计,把单身汉和张芳关在一起,然后领着村长队长去捉女干。

    尽管张芳和单身汉并没有什么接触,却还是有口说不出,两口子离了婚。

    离婚以后,江显的姐姐江云和江林就被判给了江兴。

    江显一个儿子,则是判给了张芳。

    张芳后来改嫁到了旁边的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来。

    爹不要,娘改嫁的江显一个人过,还好后来有了个干妈,得到了不少照顾。

    不然,江显怕是也死了。

    但江晨知道,要不了几年,张庭就会回来。

    到时候,姜源恩少不了会受气。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