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回档2009 > 001 年少不知情何物

底色 字色 字号

重生之回档2009:001 年少不知情何物

    烈日炙烤着大地,在土地上荡起一圈圈热浪,已经近黄昏。

    中华田园犬趴在竹林里,时不时吐舌头。

    知了在枝头吟唱,四周围暑热难消。

    热气腾腾的公路边伫立着一栋三层小楼,在二楼第二个房间外,空调外机奋力转动,带出一股股热气。

    房内的麻将席上,四仰八叉地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他叫江晨,是和平村的人。

    江晨模样倒还是有那么几分清秀,身穿蓝色背心,配了一条沙滩裤,双手枕在脑后,双眼微眯着。

    电视机上正在播放芒果台的综艺节目,明明已经到了搞笑部分,他却面无表情,神游天外。

    显然,江晨有心事。

    “幺儿,你舅舅又打电话问了,不晓得你要读哪个高中。”

    突然闯入耳中的声音吓了江晨一跳,他神色颇为复杂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妈,我再看看,不着急。”

    “那要得嘛,我跟你舅舅说下,你自己想。但是一定要想好,高中是人生的转折点,选学校是大事。”

    江晨无奈地翻了个身,把头蒙在被子里,“好。”

    房间外安静下来,江晨慢慢坐起身,环顾了一眼四周围。

    屋内,贴满了各个明星的海报,五花八门,看的人眼花缭乱,甚至是看不到一块好地方。

    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他重生了。

    要是在2022年,这里早就已经不复存在,被拆迁了,哪里还看得到这些。

    在重生前,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职工。

    工作时间早八晚六,月休四天,无需加班,每天正常上下班,日子平淡且无聊。

    年近三十岁,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父母也着急了,希望他早日结婚生子,为江家传宗接代。

    江晨总是笑着回答不着急,夜晚却一个人喝起闷酒来。

    没有人知道,江晨心里一直都有个人。

    尽管那个人已经死了,但他的心里,却还是无法让其他人涉足。

    结婚,是要对婚姻中的两个人,甚至是两个家庭负责。

    江晨明白,不能莽撞,不能伤害别人,因为他还是没有放下。

    林喜月......

    一想到这个在他心里盘旋了十一年的名字,江晨便感觉心里一阵钝痛。

    年少不知情何物,等到懂感情的时候,却与佳人阴阳相隔。

    在江晨重生的那一日,时间是2022月七月初八,恰好就是林喜月的忌日。

    江晨又去看林喜月,正巧她的父母也来看她,他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藏在林喜月的坟前。

    不想却听到了林喜月父母的话,知道林喜月并非死于车祸意外,而是另有隐情。

    可惜,还没来得及问,便感觉脑后一阵疼痛,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一切,还有床头那款TCL王牌彩屏翻盖手机。

    沉默许久,他才接受了重生的事实。

    是的,他回到了2009年。

    恰逢中考结束,选择学校的时候。

    这时候志愿已经填写过,江晨的第一志愿填写的是电厂中学,第二志愿西渝中学,第三志愿绿城中学。

    江晨的志愿是跟着林喜月填写的,两个人成绩不错,满分七百五十分,都考了六百多分,自然收到了厂电中学这个算的上好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结果,林喜月的父母非要她在镇上读,不允许去厂电中学。

    这就导致了江晨没能与林喜月一个学校,只有每周回来才能见面。

    有时候,甚至一个月才能见一次。

    林喜月有些叛逆,既然父母不同意去厂电中学,她就刻意跟父母唱杠上,选择了三所学校里最差的绿城中学。

    以林喜月的成绩入绿城中学,还得了一笔丰厚的奖学金。

    然而,在2012年高考结束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林喜月便意外身亡。

    林喜月死亡之前,江晨已经准备好了表白,谁知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只是,江晨现在明白了,这不是意外!

    既然重生了,他就一定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喜月又是怎么死的。

    这辈子,他绝对不能让林喜月从他的世界,他的生命中完全消失。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迫切地想要再见林喜月。

    江晨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窜起来,套上人字拖,急匆匆往林喜月家走去。

    两家是邻居,中间只隔了一条乡村公路。

    从江家后门去林家,只要一分钟。

    站在林家门口,看着林家院子外熟悉的曼陀罗花,还有坐在二十几年黄角树下躺椅上纳凉的娇小身影,江晨鼻子有些酸。

    脚步,有些沉重。

    有些近乡情怯,越是靠近,越是不知如何是好。

    整整十一年,他都没再见过林喜月。

    “喜月......”

    喊出这两个字,江晨也是差点没忍住热泪盈眶。

    林喜月一张瓜子脸,双眼水汪汪的,小巧的鼻子配上一张樱桃小嘴。

    她嘴里含着一根墨绿色的绿色心情雪糕,左手捏着雪糕的竹片,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蒲扇。

    听到叫喊,她微微一笑,看向院子外。

    “江晨,我爸爸接到邮局电话了,你什么时候去街上,帮我拿一下。”

    江晨明白,林喜月开心的原因是因为收到了厂电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只是,他更明白,收到厂电的通知书,并不是好事。

    江晨缓缓走进院子,林家的中华田园犬小宝摇头摆尾地走到他脚边蹭,他也笑着蹲下身,敛去眼中的复杂伸手抚摸小宝。

    “喜月,你很想去厂电吗?”

    林喜月微愣,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江晨会这么说。

    “我们填写志愿的时候不是说了吗?张老师说我们都应该去厂电读书,你也知道厂电升重本大学几率有多高。而且,厂电大学也是我大表姐的母校,我想去看看,以前她读书的时候我也很羡慕。”

    可是,你父母不会让你去厂电。

    厂电的确是不错的高中,可那些学生开放许多,毕竟是在城里,谈恋爱的比比皆是。

    林喜月的父母就是听说这个,才不让女儿去那里读书。

    要知道,林喜月的容貌在学校,都是属于校花级别,身材又好,父母不放心也情有可原。

    如今江晨对去哪个学校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林喜月的安危。

    他很担心历史重演,林喜月依然会选择绿城中学,悲剧就会再度发生。

    可,他现在要怎么办?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