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开局签到辟邪剑法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少室山下的恶霸

底色 字色 字号

开局签到辟邪剑法:第一百八十七章 少室山下的恶霸

    血舞想用这句话打发他?

    魏小宝心下觉得好笑,轻声道:“让他转告血舞,这笔帐日后再算。”

    童贯如实转告。

    老二脸色难看,还想再说,却见童贯一挥马鞭,驾车冲来,逼得老二急忙让开道路。

    望着远去的马车,老二摇摇头,看来真被楼主说对了,若云雨楼无法为魏小宝找到一本《九色佛经》,魏小宝绝不会放过云雨楼。

    但要找一本《九色佛经》出来,谈何容易。

    云雨楼这回真的是遇上大麻烦了。

    “督主,可能秦忠楼真的在说谎。”令狐婵突然睁开眼睛。

    魏小宝哂笑道:“就算这样,以云雨楼的消息灵通,难道还不能为我找到一本经书?”

    令狐婵这才恍然,魏小宝是借此事,故意给云雨楼施压,让云雨楼帮忙寻找经书。

    这一招确实很高明。

    只差两本,就能集齐全部的《九色佛经》,魏小宝对此很期待。

    不日到达洛阳。

    进城后,魏小宝颇为感慨。

    此次离开长安,他并未告诉南宫羽裳,他会顺道到洛阳城办事,不然的话,南宫羽裳肯定会缠着要来。

    最近一段日子,谁都能看得出来,南宫羽裳想家了。

    只可惜南宫羽裳在洛阳城的家,早已被毁。

    南宫雄和王娥全都被刘强所杀。

    童贯驾着马车,径直来到府衙。

    却见在府衙门口,竟然聚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正中跪着一人,披麻戴孝,怀抱灵牌,一直在抽泣。

    那是一个二九年华的少年,相貌清秀,眼睛哭得红肿,颇为可怜。

    马车驶来,围观的百姓纷纷让开路。

    童贯停好马车,掀起车帘,令狐婵和魏小宝先后下车。

    百姓们看到这二人的相貌,都是颇为震惊。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好看的人?

    令狐婵美若天仙也就算了,魏小宝身为男人,居然也美得不染尘埃,简直没天理。

    令狐婵走到那少年面前,问道:“小兄弟,你这是在做什么?”

    “家父被恶霸害死,小的状告无门,只能来洛阳城找知府大人告状,但知府大人却不愿见小的。”那少年说到此,再次落泪。

    令狐婵怒道:“哪来的恶霸,你告诉我,我这就去宰了他。”

    那少年看令狐婵只是个天仙般的姑娘,不由摇头叹息,没有搭话。

    如果江湖中人,全都爱行侠仗义的话,这天底下也不会有恶霸的存在。

    相反,那些恶霸反而有很多江湖败类投靠,更加无法无天。

    魏小宝笑了笑,对童贯说道:“让洛阳知府出来审案。”

    “是。”童贯答应一声,便上前去通报。

    百姓们听到这话,都很奇怪,很好奇这些人的来历。

    看他们的穿着,像是从长安来的。

    长安城多的是大人物。

    守门的衙役看到令牌,脸色大变,急忙跑进去通报。

    新任的洛阳知府,乃是从别的地方抽调过来,名叫柳胜儒,在当地的名声很不错。

    柳胜儒升任洛阳知府,也是破格提拔,连升三级,当时朝中百官,对此事还议论了好一阵子。

    顷刻间,柳胜儒就步履匆匆地奔出来。

    他的官服穿得并不是太整齐,就连官靴,竟然还穿反了,可见得知魏小宝到来时,他有多慌乱。

    “下官柳胜儒,拜见督主千岁。”柳胜儒跑到魏小宝面前,跪地行礼。

    百姓尽皆哗然。

    万没想到,这个美男子竟然会是东厂督主魏小宝。

    一个太监能长得这般好看,真是奇哉怪也。

    魏小宝摆手道:“柳大人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柳胜儒站起身,抹抹额头的冷汗,身子一直在发抖。

    魏小宝伸手一指那少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胜儒双腿一软,再次跪下,支支吾吾无法言语。

    身为百姓的父母官,却让父母跪在衙门口,不闻不问,柳胜儒这般行径,还敢自称是清官?

    半晌后,柳胜儒颤声解释道:“回督主,不是下官不想管,实在是下官管不了啊。”

    魏小宝皱眉问道:“这话怎么说?”

    “此人所说的恶霸,乃少室山下的大户谢有钱……”柳胜儒的声音很低。

    令狐婵不屑地道:“你一个洛阳知府,还奈何不了一个恶霸?”

    “下官还真的拿谢有钱没办法,只因谢有钱的靠山是少林寺。”柳胜儒觉得这么说,魏小宝应该能理解。

    少林寺乃江湖大派,屹立百年不衰,至今仍是正道武林的领袖。

    谢有钱背靠少林这棵大树,自然万事不愁。

    魏小宝轻笑道:“柳大人,此事你得好好查清楚,我倒是觉得,像少林这种名门正派,应该不会助纣为虐吧?”

    “督主有所不知,少林的确很正派,但再正派的门派,门中弟子当中,难免会出现一两个蛀虫。”柳胜儒说着揉揉额头,偏偏这些蛀虫,最难对付。

    魏小宝道:“你现在马上派人,去将这个谢有钱抓来,我倒想看看,他的靠山能有多牛,敢翻天不成?”

    “是。”柳胜儒不敢多嘴,只得照办。

    令狐婵将那少年拉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里可还有人?”

    “小的叫狗剩,就跟老父相依为命。”那少年说着便泪如雨下。

    柳胜儒让府衙的捕头捕快前去抓捕谢有钱,并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详细告诉魏小宝。

    狗剩的家也在少室山下,有着好几亩良田。

    谢有钱一直想尽办法,想将附近农户的田产全都占为己有。

    许多农户碍于谢有钱的淫威,不得不屈服。

    但狗剩父亲却很固执,死活不让,结果落得惨死的下场。

    自那以后,剩下的农户都很麻利,从谢有钱那里拿到一点银子后,就选择逃离少室山。

    如今少室山下的田地,全都是谢有钱的。

    有的农户不愿搬走,就只能成为谢有钱的佃户,辛勤劳作,到头来却连三餐都难饱。

    令狐婵冷笑道:“如此恶霸,少林竟然放任不管?”

    少室山的一部分田产,归属少林,附近百姓租种,需要上交粮食给少林。

    但绝大部分的田产,还是归农户所有。

    谢有钱仗着在少林内部有人,为非作歹,就连洛阳知府柳胜儒都不敢动,着实混得风生水起。

    “督主,请入内用茶。”柳胜儒觉得让魏小宝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小声询问。

    魏小宝道:“此案不结,我不入府衙。”

    柳胜儒的额头上再次冒出冷汗。

    百姓们听得却是纷纷叫好。

    魏小宝在各地的举动,他们多少有所耳闻,总觉得那是天下人的谬传,现在看来,魏小宝虽是阉人,的确有颗关乎天下百姓的心。

    衙役快马加鞭,不到一个时辰,便押着谢有钱而归。

    bq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