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 > 第二百三十四章:王宫之中

底色 字色 字号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第二百三十四章:王宫之中

    咸阳,王宫。

    一处行宫内,赢政穿着玄黑色的长袍,头上别着玉簪,安静地坐在书桌前,认真研读着书籍。

    但是却莫名地心里有些发慌。

    扭头,看向窗外,眉头微微皱起,依稀有些消瘦泛黄的小脸上挂着与年纪完全不符的肃重。

    他知道今天是天人之争的日子,但是赢则并没有说要带他去,他也不曾提起。

    即使嬴政的心中,对于这经年难逢的天人之争非常好奇。

    但是他也只是安静地和往常一样,端坐在书桌前,等待着李斯前来授课。

    不过李斯从早上过来了一趟之后,也未曾和嬴政多说什么,便抽身离去。

    而且,还给嬴政留下了一个麻烦,很大的麻烦。

    “喂,你在看什么呢?”

    嬴政扭头,正对上一双极大极明亮的双眼,如同一泓甘洌透亮的清泉。

    先是微微一愣,猛地一惊,身子往后缩了缩,迅速道:

    “你,你离我这么近作什么?!”

    双肘搭在了书桌前,双手托着有些肥嘟嘟的脸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的少女有些奇怪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你自己没看见而已。

    再说了,我们离得很近吗?”

    少女有些疑惑的比划了一下书桌的宽度,撇了撇嘴。

    随手拿起了自己身侧精致的小布袋,从里面取出了一块糕点,塞进了嘴里。

    极大而明亮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尽是满足的神色。

    嬴政眉头微微皱起,看了一眼被零星地糕点残渣跌落其上的书籍,欲言又止。

    穿着浅蓝色道袍,梳着丸子头的小道姑注意到了嬴政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

    脸上闪过一丝羞红,瞪了一眼嬴政道:

    “你看什么呢?!

    你这么喜欢读书,难道不知道男子是不能这样盯着女生看的吗?”

    嬴政微微一愣,摇了摇头道:

    “我没有看你啊,只是那本书上,落了一些糕点的碎渣。

    老师说过,我们对待书籍,应该虔诚一些。

    这样,不好。”

    小道姑这才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有些撑起来的小肚子。

    她还以为嬴政看的地方是这里来着。

    看了一眼嬴政一副小大人模样的说教,小道姑轻哼了一声。

    随手把书拿起来,抖去了上面的残渣。

    瞅了一眼还有些许的油渍残余,小道姑手指往书上一点。

    一缕微光闪过,书卷又恢复了整洁如初的模样。

    嬴政看着这一幕,眼睛顿时一亮。

    小道姑则是嘟囔道:

    “这样可以了吧?

    和你在一起真累,不是书上说,就是老师说。

    我算是知道师傅说的书呆子是什么意思了。”

    小道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名字叫嬴政的少年,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两岁。

    但是却总是一副一本正经地小大人模样。

    和他说话,他说要看书。

    好心地问他吃不吃东西,他说要看书。

    想让他陪自己出去走走,他还是要看书。

    如果不是自己师傅在把她送到那个叫李斯的人身边的时候,极为认真的叮嘱自己要听那个李斯的话。

    自己早就离开了这里了。

    而想到这里,小道姑也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与担忧。

    校场之上的景象虽然在着行宫之中看不见。

    但是一会黑一会白的天色,还有那一道巨大的人影,小道姑却是看的极为清楚。

    她想起了似乎当初自己在师傅的怀中,离开鲁国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

    但是这一次,自己的师傅不在自己身边了。

    而此时,嬴政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清月道长,你,还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清月有些惊讶的扭头看向脸色有些涨红的嬴政,皱了皱眉头,捂住了自己的小肚寄:

    “你问这个干嘛?”

    他该不会是觉得我吃的太多了,所以故意这么说的吧?

    赢政抿了抿嘴,迎着清月满是狐疑的大眼,轻声道:

    “我只是看清月道长你带来的那个袋子似乎瘪下去了,应该没什么吃的了。

    就随口问一问。

    如果你还想吃东西的话,虽然我们不能出去,但是我可以让侍人送过来。”

    清月眯了眯眼睛,和赢政故作镇定的双眼对视,嬴政地脸色也越来越红。

    “真的是这样?”

    嬴政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点头,开口道:

    “是这样,不过我也有问题想问问清月道长。”

    “哦......我说你怎么突然说起来这个了呢。”

    清月松开了捂在自己身前的右手,靠坐在椅子上,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可是,我现在没什么想吃的了。

    而且,我还有吃的啊。”

    随即拿起了自己身前的布袋子,伸手塞进了空瘪的袋身,又取出了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

    不过这次却吃的很小心,没有让碎屑掉落。

    “我这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够我吃好久好久了。

    都是我存下来的。

    所以,你别想着用好吃的来讨好我。

    除非.....”

    赢政则是看着那个精致的布袋子,眼中的亮色越甚。

    看向清月,迅速道:

    “除非什么?”

    清月好整以暇的细嚼慢咽着,看着嬴政这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神情,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有点口渴了,这糕点有些噎人。”

    赢政愣了一下,却还是起身去倒了一杯茶水。

    清月轻轻抿了一口

    咸阳,王宫。

    一处行宫内,赢政穿着玄黑色的长袍,头上别着玉簪,安静地坐在书桌前,认真研读着书籍。

    但是却莫名地心里有些发慌。

    扭头,看向窗外,眉头微微皱起,依稀有些消瘦泛黄的小脸上挂着与年纪完全不符的肃重。

    他知道今天是天人之争的日子,但是赢则并没有说要带他去,他也不曾提起。

    即使嬴政的心中,对于这经年难逢的天人之争非常好奇。

    但是他也只是安静地和往常一样,端坐在书桌前,等待着李斯前来授课。

    不过李斯从早上过来了一趟之后,也未曾和嬴政多说什么,便抽身离去。

    而且,还给嬴政留下了一个麻烦,很大的麻烦。

    “喂,你在看什么呢?”

    嬴政扭头,正对上一双极大极明亮的双眼,如同一泓甘洌透亮的清泉。

    先是微微一愣,猛地一惊,身子往后缩了缩,迅速道:

    “你,你离我这么近作什么?!”

    双肘搭在了书桌前,双手托着有些肥嘟嘟的脸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的少女有些奇怪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你自己没看见而已。

    再说了,我们离得很近吗?”

    少女有些疑惑的比划了一下书桌的宽度,撇了撇嘴。

    随手拿起了自己身侧精致的小布袋,从里面取出了一块糕点,塞进了嘴里。

    极大而明亮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尽是满足的神色。

    嬴政眉头微微皱起,看了一眼被零星地糕点残渣跌落其上的书籍,欲言又止。

    穿着浅蓝色道袍,梳着丸子头的小道姑注意到了嬴政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

    脸上闪过一丝羞红,瞪了一眼嬴政道:

    “你看什么呢?!

    你这么喜欢读书,难道不知道男子是不能这样盯着女生看的吗?”

    嬴政微微一愣,摇了摇头道:

    “我没有看你啊,只是那本书上,落了一些糕点的碎渣。

    老师说过,我们对待书籍,应该虔诚一些。

    这样,不好。”

    小道姑这才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有些撑起来的小肚子。

    她还以为嬴政看的地方是这里来着。

    看了一眼嬴政一副小大人模样的说教,小道姑轻哼了一声。

    随手把书拿起来,抖去了上面的残渣。

    瞅了一眼还有些许的油渍残余,小道姑手指往书上一点。

    一缕微光闪过,书卷又恢复了整洁如初的模样。

    嬴政看着这一幕,眼睛顿时一亮。

    小道姑则是嘟囔道:

    “这样可以了吧?

    和你在一起真累,不是书上说,就是老师说。

    我算是知道师傅说的书呆子是什么意思了。”

    小道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名字叫嬴政的少年,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两岁。

    但是却总是一副一本正经地小大人模样。

    和他说话,他说要看书。

    好心地问他吃不吃东西,他说要看书。

    想让他陪自己出去走走,他还是要看书。

    如果不是自己师傅在把她送到那个叫李斯的人身边的时候,极为认真的叮嘱自己要听那个李斯的话。

    自己早就离开了这里了。

    而想到这里,小道姑也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与担忧。

    校场之上的景象虽然在着行宫之中看不见。

    但是一会黑一会白的天色,还有那一道巨大的人影,小道姑却是看的极为清楚。

    她想起了似乎当初自己在师傅的怀中,离开鲁国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

    但是这一次,自己的师傅不在自己身边了。

    而此时,嬴政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清月道长,你,还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清月有些惊讶的扭头看向脸色有些涨红的嬴政,皱了皱眉头,捂住了自己的小肚寄:

    “你问这个干嘛?”

    他该不会是觉得我吃的太多了,所以故意这么说的吧?

    赢政抿了抿嘴,迎着清月满是狐疑的大眼,轻声道:

    “我只是看清月道长你带来的那个袋子似乎瘪下去了,应该没什么吃的了。

    就随口问一问。

    如果你还想吃东西的话,虽然我们不能出去,但是我可以让侍人送过来。”

    清月眯了眯眼睛,和赢政故作镇定的双眼对视,嬴政地脸色也越来越红。

    “真的是这样?”

    嬴政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点头,开口道:

    “是这样,不过我也有问题想问问清月道长。”

    “哦......我说你怎么突然说起来这个了呢。”

    清月松开了捂在自己身前的右手,靠坐在椅子上,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可是,我现在没什么想吃的了。

    而且,我还有吃的啊。”

    随即拿起了自己身前的布袋子,伸手塞进了空瘪的袋身,又取出了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

    不过这次却吃的很小心,没有让碎屑掉落。

    “我这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够我吃好久好久了。

    都是我存下来的。

    所以,你别想着用好吃的来讨好我。

    除非.....”

    赢政则是看着那个精致的布袋子,眼中的亮色越甚。

    看向清月,迅速道:

    “除非什么?”

    清月好整以暇的细嚼慢咽着,看着嬴政这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神情,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有点口渴了,这糕点有些噎人。”

    赢政愣了一下,却还是起身去倒了一杯茶水。

    清月轻轻抿了一口

    随即拿起了自己身前的布袋子,伸手塞进了空瘪的袋身,又取出了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

    不过这次却吃的很小心,没有让碎屑掉落。

    “我这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够我吃好久好久了。

    都是我存下来的。

    所以,你别想着用好吃的来讨好我。

    除非.....”

    赢政则是看着那个精致的布袋子,眼中的亮色越甚。

    看向清月,迅速道:

    “除非什么?”

    清月好整以暇的细嚼慢咽着,看着嬴政这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神情,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有点口渴了,这糕点有些噎人。”

    赢政愣了一下,却还是起身去倒了一杯茶水。

    清月轻轻抿了一口

    随即拿起了自己身前的布袋子,伸手塞进了空瘪的袋身,又取出了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

    不过这次却吃的很小心,没有让碎屑掉落。

    “我这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够我吃好久好久了。

    都是我存下来的。

    所以,你别想着用好吃的来讨好我。

    除非.....”

    赢政则是看着那个精致的布袋子,眼中的亮色越甚。

    看向清月,迅速道:

    “除非什么?”

    清月好整以暇的细嚼慢咽着,看着嬴政这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神情,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有点口渴了,这糕点有些噎人。”

    赢政愣了一下,却还是起身去倒了一杯茶水。

    清月轻轻抿了一口

    随即拿起了自己身前的布袋子,伸手塞进了空瘪的袋身,又取出了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

    不过这次却吃的很小心,没有让碎屑掉落。

    “我这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够我吃好久好久了。

    都是我存下来的。

    所以,你别想着用好吃的来讨好我。

    除非.....”

    bq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