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从通幽之术开始 > 第二百四十五章:彘

底色 字色 字号

从通幽之术开始:第二百四十五章:彘

    沿河古镇,钱府中。

    在场的几人心中各有所想,那吊眉大汉皱眉道:“按你所说,那妖怪既然已经逃走了,你又何必自找麻烦,将我等请来?”

    他这话倒也是在场之人想问的。

    这钱老爷既然说大黄狗是妖怪,那肯定不好惹,它既然已经逃走,钱老爷又何必为了几个丫鬟仆人的性命,再去招惹那妖怪。

    难不成这钱老爷还想给死去的丫鬟仆人报仇?

    在这人命如草芥的世道里,死几个丫鬟仆人,根本不值一提,几人是几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这其中肯定另有原因!

    钱老爷闻言,苦笑了一声,回道:“壮士有所不知,那妖怪当晚逃走后,隔了一天,又来我府上吃人,闹得府里下人们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所以,老朽才加大了悬赏,希望召集高人前来斩妖除魔,还我府上一片安宁。”

    他这一席话,倒是推翻了杨逸刚刚的想法。

    “难不成是我多心了,吃人的就是那狗妖?”杨逸皱眉沉思一会儿,问道:“钱老爷,那妖怪吃人可是你亲眼所见?”

    他这话倒是让钱老爷眉头轻挑,心中微怒,不过想起刚刚杨逸拆穿那玄虚道人之事,脸上倒是没有表露出来。

    钱老爷以为杨逸是怀疑他说假话,妖怪之事,是他骗人之言,才动怒的。

    但沉思一想,钱老爷脸色缓和了下来,盖因这妖怪之说,实在是有些怪诞离奇。

    他认为杨逸有此怀疑,倒也正常。

    毕竟,一般人那里接触过妖怪,他在没看见那只狗妖前,也一直认为妖怪不过是记载在话本故事里的传说,那曾想妖怪就在自己身边。

    如此一想,钱老爷回道:“这老朽倒是没有亲眼所见,但府里每次有人被吃,附近都有犬吠声响起。

    所以老朽才断定,这吃人之事,就是那狗妖所为,不然为何每次都有犬吠声?”

    杨逸点点头,不在多言,心中若有所思。

    这时那黑脸大汉说道:“既如此,那我等今晚就在你府中等着那妖怪前来,到时各凭本事,谁先杀了妖怪,赏金就是谁的!”

    在坐几人也没意见,点头同意了下来。

    钱老爷对着众人抱拳道:“有劳各位了,待事情解决,老朽立刻奉上赏金,决不食言!”

    说完后,他便吩咐人准备酒席,招待众人。

    酒席上,钱老爷频频对着杨逸敬酒,感谢着他拆穿玄虚道人的骗局。

    杨逸也举杯笑着一一回应,在欢声笑语间,酒席结束,众人在府邸中,静静的等着夜幕降临。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夜里,弦月如钩,繁星点点,冷幽的月光倾泻在青瓦房顶,略显得几分凄凉。

    夜风轻抚,窗帘飘动,钱府之中,水榭楼台,假山花园,楼阁别院,大小厢房灯火通明,到处都是提着灯笼行走之人。

    此时杨逸与黄虎漂浮在空中,俯瞰着钱府全貌。

    其他几人也各自在钱府中巡视。

    那黑脸大汉手提着一盏灯笼,在走廊中来来回回。

    吊眉大汉站在一处阁楼房顶,四处张望。

    手提宝剑的男女坐在花园中,看着空中的繁星点点,互相依偎,窃窃私语。

    感情这两人不是来解决问题的,而是来花前月色的,气人!

    亥时三刻,夜渐深。

    天空中渐起乌云,弦月繁星被乌云遮挡,夜色漆黑如墨,只剩钱府中昏黄的烛火,散发着荧荧之光。

    夜已深,到了此时还没见那妖怪现身,在府中等待的几人渐渐失望了起来。

    “唉,看来今晚那大黄狗是不会来了!”吊眉大汉心中暗道。

    其他几人也渐渐放弃了巡视,准备回房休息。

    这时,只听后院一处空地中,响起铛铛铛的铜锣声。

    “妖怪来了,妖怪来了……”

    一个家丁大声呼喊,声音中透着惊慌,一边慌不择路的狂奔,一边紧锣密鼓的敲着手中的铜锣。

    “铛铛铛……”

    正准备回房休息的几人听到动静,寻着声音向着后院中狂奔而去。

    飞在空中的杨逸也将目光看向了后院,果然发现一条大黄狗鬼鬼祟祟的走在后院的厢房外,四处张望,好似在挑选下手的目标。

    那大黄狗听到铜锣的声音,也不惊慌,反而抽动着鼻子,四处乱嗅。

    杨逸看着那四处走动的大黄狗,也不急着去抓它,反而露出一副皱眉沉思的表情。

    黄虎也看见了那只四处乱嗅的大黄狗,他可没杨逸沉得住气,急忙说道:“大先生,俺去将那狗妖抓来。”

    说完,他便要动身飞向后院,去抓那只大黄狗,然而杨逸却是伸手拦住了他。

    杨逸轻轻摇头,说道:“不用,那只狗妖不是真凶,抓它也是白费力气。”

    在那大黄狗出现时,杨逸用法眼看过它,发现它身上并没有血煞之气,这才敢断定它不是真凶。

    这也证明了他白天所想,这钱府吃人的妖怪,果然不是这狗妖。

    黄虎挠了挠头,疑惑道:“不是它,那是谁?”

    “在等等不就知道了!”

    说完,杨逸目光挪开,继续四处张望。

    钱府中,那条大黄狗还在四处乱嗅,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就在它走到一处厢房门前时,黑脸大汉几人已然站在了它身后。

    黑脸大汉一马当先,快速向着大黄狗攻过去,好像生怕别人抢先,将赏金抢走。

    三两步之间,他跑到大黄狗身前,满脸喜悦,喊道:“赏金是我的了!”

    说完后,便举起拳头,猛然向大黄狗头部打去,打算一拳将它打死,拖到钱老爷面前去领赏金。

    拳头带着劲风,向着大黄狗接近,就在那黑脸大汉以为要得手时。

    大黄狗不慌不忙的一个侧身,躲开猛然打过来的拳头。

    然后狗脸上露出人性化的不屑,好像是在嘲讽黑脸大汉自不量力,竟然敢对它出手。

    大黄狗轻轻的抬起后腿,蹬在那黑脸大汉的脸上。

    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一蹬看着轻飘飘,毫无力气,却是将那黑脸大汉踢飞了三四米远,重重的扑在了地上,惊起一地灰尘。

    “啊……”

    黑脸大汉发出一声惨叫声,显然是摔的不轻。

    这一幕,被吊眉大汉与提着宝剑的男女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惊愕。

    他们没想到这只狗看着瘦小,力气竟然这么大,难怪能被那钱老爷当做是妖怪。

    此时几人还是不相信这大黄狗是妖怪,以为它只是力气大而已。

    “哎哟,疼煞我也……”

    黑脸大汉抱着自己的头,在地上打滚哀嚎,哀嚎声也将几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这狗不好对付,咱们一起上吧!”吊眉大汉目光凝重的说道。

    那对提着宝剑的男女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目光中得到了肯定,便出声答应了下来。

    吊眉大汉见两人答应,率先出手,一脚重重的踢向大黄狗,身后两人也急忙抽出宝剑,加入了战局。

    三人围攻一条狗,拳脚相加,兵器挥斩直刺。

    “呵哈……”

    “砰砰!”

    “铛……”

    面对三人的围攻,大黄狗气定神闲,动作腾移挪转,十分敏捷的尽数躲开。

    躲开时,还不忘反击,两条后腿分别蹬向手拿兵器的男女,尾巴抽向吊眉大汉。

    将他们三人蹬飞抽飞,小院中哀嚎声四起。

    “砰!”

    “哎哟……”

    听到哀嚎声,杨逸目光瞥了一眼小院,发现地上哀嚎的四人,笑着摇摇头。

    他却是不打算出手的,因为那大黄狗显然是留手了,只是将他们踢开,并没有用力,不然这些人那还有命在。

    此时他飞在空中,双眸不断的打量着灯火昏黄的钱府,试图发现那吃人恶妖的踪迹。

    也不知是那恶妖没来,还是藏匿的本事太好,杨逸始终没有发现踪迹。

    地上的大黄狗踢飞几人后,得意的翘着尾巴走到几人身前,打算嘚瑟一番。

    就在此时,那大黄狗鼻子抽动了一下,好似嗅到了什么气味,便快速向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这一幕,也被漂浮在夜空中的杨逸看见,不由心中思索,暗道。

    “难不成这狗妖发现吃人恶妖的踪迹了?”

    看着它鼻子抽动的模样,杨逸觉得这狗妖应该是有所发现,便将目光紧紧的盯着它。

    地上的大黄狗一路跑过水榭亭台,回廊花园,来到一处下人居住的下房门外。

    只见大黄狗目光凶狠的盯着房门紧闭,漆黑如墨的房中,俯身翘起尾巴做攻击状,露出嘴里尖锐的利齿,不断发出低沉凶狠的嗡嗡声。

    就在大黄狗发出凶狠的声音时,一只同样大小的妖怪从房内极速窜了出来,发出一声犬吠声,向着大黄狗咬去。

    “汪……”

    大黄狗也不甘示弱,后退一蹬,张着尖锐的利齿,回击了过去。

    “嗡嗡……”

    “汪汪……”

    两妖挥舞着利爪,獠牙互相撕咬,打斗的动静很大,很是吵闹,不断有犬吠声,凶狠的嘶咬声响起。

    打着打着,那大黄狗渐渐不敌那只妖怪,正在节节败退,身上也不断出现爪痕,咬痕,鲜血淋漓。

    就在那房内的妖怪窜出来时,杨逸也基本确定,钱府被吃掉的人,就是这只妖怪干的。

    因为它浑身血煞之气浓郁,显然是吃过不少人。

    杨逸漂浮在空中,仔细的打量着与大黄狗对敌的妖怪。

    这妖怪其状如虎,尾巴却是牛尾,叫声似犬吠,长相怪异。

    看到这里,杨逸突然想起自己看过的一本《山海杂记》,暗道:“原来是只“彘”,怪不得喜食人!”

    彘(zhi第四声):其状如虎而牛尾,声音似吠犬,喜食人。

    “如此,倒也解释的通了,那钱老爷听到的犬吠声,应该就是这只彘妖吃人时发出的。

    钱老爷等人没看见,便以为这犬吠声是那大黄狗发出的,这才认定吃人的妖怪是这只大黄狗!”

    杨逸此时总算理清了来龙去脉。

    就在他沉思之时,那大黄虎低吟一声,身子猛然变大,变成了一只三丈多高,二丈多长的庞然巨兽。

    只见大黄狗抬起前爪,重重的向着身下的彘妖砸去。

    “砰!”

    一声巨响炸起,小院中浓烟滚滚,灰尘弥漫。

    这般打斗的动静,顿时吸引了钱府的众人向着这便赶来。

    而两兽打斗的下房中,却是没有下人出来,因为白天之时,钱老爷已经让无关紧要的下人,以及自己的家人离开。

    此时钱府中,只有那些孔武有力的家丁护院在,还有就是杨逸等人。

    小院中的滚滚浓烟散去,露出了一个凹陷下去的深坑。

    彘妖在大黄狗拍下来时,就已敏捷的躲开,还趁着浓烟弥漫遮挡身形反击大黄狗,在它腿上嘶咬下了一大块肉,顿时鲜血淋漓。

    “汪……”

    大黄狗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叫声,身形也慢慢变小,缩回了原样。

    这大黄狗若是不变大,在正常的体型下,肯本不可能如此轻易被彘妖咬到,也不会败得如此快。

    “体型变大,攻击力倒是增加了,可惜也变得更加笨拙了。”

    空中的杨逸摇头暗道一句,也准备出手斩杀这只彘。

    大黄狗变回原形后,大腿上流淌着鲜血,露出森然白骨,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发出痛苦的低吟声。

    彘妖见状,虎脸上露出人性化的冷笑,说道:“让你这家犬多管闲事,我先吃了你!”

    说完,张着血喷大口,露出尖锐的利齿一跃而起,准备结果大黄狗的性命。

    大黄狗挣扎的向着一旁爬走,试图躲开彘妖,可惜它那宛如龟爬一般的速度,注定是做无用功。

    彘妖离它越来越近了,好似知道自己逃不了,大黄狗也放弃了挣扎,待在原地不在动弹。

    大黄狗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当年的恩情,我还完了!”

    它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着死亡的到来。

    “砰!”

    “汪汪……”

    死亡没等来,倒是听到了一声闷响与惨叫声。

    大黄狗睁开眼睛,查看发生了何事,便看见一个道人衣袂飘飘,发丝乱舞的从空中飘落下来的身影。

    还有一把飞剑悬浮在他身旁,剑尖朝下的场景。

    杨逸从空中落在地上,目光看向那被漓水剑斩飞的彘妖,心念一动,漓水剑顿时染上了金光,照亮着四周的黑暗。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