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聊斋剑仙 > 第三百五十四章:科举

底色 字色 字号

聊斋剑仙:第三百五十四章:科举

    半个小时后,城内一处府邸门口,陈阳将姜素素主仆二人送至家门口,一个老仆带着几个仆从丫鬟立即迎了出来,将殷素素从马背上接下。

    “多谢阳公子出手相助,送素素回府,此次有劳阳公子。”

    下了马,殷素素又抬头看向陈阳道谢道,美眸似羞似怯的看着陈阳,那含羞带怯的神色,就像是看中了心上人的小女儿家一样。

    “姜小姐客气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姜小姐脚崴受伤,还是尽快找大夫过来帮忙看看为好,在下就不多打扰了。”

    陈阳举手抱拳客气道,虽然看着殷素素的容颜心头火热,但是也牢记着自己二哥的话,色字头上一把刀,再漂亮的女人,不清楚身份之前,可不能乱碰。

    不过就在陈阳抱拳客气转身欲走之际,殷素素却是又突然上前一步。

    “今日多谢阳公子帮助,素素不知该如何报答,这块手帕是素素贴身之物,就送与阳公子,算是报答阳公子今日帮助之恩,希望阳公子不要嫌弃。”

    说罢姜素素将手中一块白色绣花的手帕塞到陈阳手中,然后立即羞逃似的由身边丫鬟搀扶着转身快速走进府内。

    陈阳则有些没有有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手帕愣愣发呆,身后的仆从却是一下子起哄起来。

    这个社会,男女一向讲究有别,如果一个女子主动送男子东西,那代表的意思基本已经不言而喻,就是倾心之意。

    “少爷,美人倾心,大喜啊。”

    “恭喜少爷,俘获美人心。”

    “.......”

    另一边,府内,回到府中屏退其他丫鬟后,姜素素脸上原本含羞带怯的小女儿家神色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化作一种阴沉森冷之色,尤其是看着自己刚刚和陈阳手接触过的右手,更是整个脸上都止不住的露出一种愤恨恶心之色。

    “陈阳,陈家,陈川......”

    姜素素低语,整个脸色都爆发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狠毒之色,却是其不是别人,正是丁素素。

    这几日的时间,她先是少陵城镇买了这处宅子定居,随后又查出陈阳日常生活习惯寻找接近机会,于今日找到机会伪装成路边崴到脚恰好遇到陈阳。

    ........

    五天后,银川城,十月十,郡试前夜。

    “公子。”

    夜色下,幽夜的身影来到陈川身后,躬身拜倒。

    “何事?”

    陈川道,闻言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一身黑衣劲装打扮柳眉紫眸的幽夜。

    封侯之后,陈川手下的人大多都已经改口称呼他为侯爷,不过幽夜依旧称呼他为公子,陈川也不在意。

    “少陵城暗卫汇报,这几日阳少爷和城中一个姓姜女子走的很近,根据调查,女子并非银川之人,而是这个月刚到的少陵城,听口音似江南那边的人,需要调查吗?”

    “江南?”

    陈川闻言神色微动,江南距离银川可不近,中间足足隔了琅琊、汉中两个大郡,数万里之遥,就算骑快马日夜兼程没有一月以上的时间也别想到达,如果真是江南过来的人,那可就有些远了啊,随即道。

    “查查吧,如果没有问题就不用理会,有问题再向我汇报。”

    “是。”

    幽夜领命后当即又快速退下。

    一夜如常,翌日,十月十一,陈川换了一身月白儒衫,做学子打扮,赶往郡试考场。

    今日正是今科郡试开考的首日。

    大乾王朝科举分三科考试:经义、策论、文章。

    经义就是各种古籍经典,这一科的考试也基本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只要将要考的古籍经典记得住,那就完全没什么难度。

    策论则属于一半需要知识记忆,一半看自己发挥的考试,类似辩证题目。

    最后的文章就是彻底的对文采考试,类似上一世的写作文,给你一个题目,让你写出一篇文章出来,字数不限,诗、词、赋各种文章皆可。

    三科考试,一科考四个时辰,一天也只考一科,先经义、再策论、最后文章,三天考完,然后半个月后出结果。

    考试时间是上午巳时开始到下午申时,换算成上一世的时间就是从上午九点整到下午五点整,四个时辰,八个小时。

    一大早,考场外就密密麻麻的来满了赶考的学子和一些陪同或看热闹的人,陈川也来到现场,跟着人群有条不絮的进入考场找到位置坐下。

    考场里面的靠桌后面和两边都像是厕所间一样用木板隔了的,防止一切偷看他人徇私舞弊的可能,还有几个考官轮流来回巡逻,考桌下还有一个木桶,那是给考生自己解决生理问题拉屎拉尿用的。

    这个世界的科举考试,相比起陈川上一世的高考,只严不松。

    巳时一到,考官开始发考卷。

    “侯爷。”

    一个考官发试卷到陈川面前,脸上立即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恭敬的叫道,虽然大乾科举严格无比,但是陈川这种侯爷之尊参加科举的却也是头一个,面对陈川,考官可不敢丝毫摆架子,巴结都来不及。

    “无需客气,在这里,我就是考生,与其他考生同等,你把我当做普通考生对待即可。”

    陈川一笑道,此话一落,立即赢得周边闻言几个考生的好感,考官也立即神色一肃,做严肃之色,不过心里深处,他自然不会真的把陈川当其他考生一样的平等对待,哪怕就是陈川现在拿着各种书摆在明面上作弊,他都绝对会装作看不见

    试卷发下,简单的将整个试卷试题都看完,陈川便奋笔疾书起来,第一科的经义完全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以陈川如今的学识而言,做起来就像是做1+1=2这种难度的题目一样,完全就是一路写下去就行,不到半个时辰,陈川就直接答完了整个试卷题目,然后直接交卷。

    整个考试共有四个时辰八个小时,陈川自然不可能真的在这里面坐那么久,到时候各种屎尿味都有受的,就像呆在茅厕一样,要是遇到几个有点拉肚子味道重的,简直能熏死人。

    而大乾王朝的科举也并没有规定不能提前交卷,之所以大多学子不敢提前交卷,其实主要是怕给考官留下不好的印象被穿小鞋,毕竟这些考官可都是能决定他们命运。

    但是这一点,陈川自然不用担心,现在整个银川郡,谁敢给他穿小鞋,那完全就是不想活了。

    考官过来接过陈川的试卷,然后主考官亲自将陈川送出考场。

    在陈川后面,其他考生则是等到下午申时考试结束才相继出来,一出来就有不少人直接哭了,然后哭着哭着就哭去了秦淮楼。

    随后的两天,策论、文章两科也一一考下来,陈川都是提前写完交卷。

    整个考试结束,名次陈川不敢完全确定,毕竟策论、文章两科的分数很大程度要取决批卷考官,但是仅仅是考中的话,陈川还是有绝对的把握,而且名次绝对不会低,毕竟他家中修建的湖心书阁中的海量藏书不是白读的,论学识,他现在说一句学识渊博绝对毫不为过,绝对不会弱于当世的大多名儒。

    而且陈川感觉,这次科举的第一名应该多半也会是自己,毕竟自己的地位实力摆在这里,只要不是有人的考卷超出自己太多,那么那些考官肯定会直接偏向他。

    .........

    入夜,少陵城,陈阳从姜家走出来。

    走出姜家离开一段,陈阳原本显得留恋的脸色一下子沉吟下来。

    “少爷,怎么了?”

    旁边的随从看着自家少爷的光速变脸不由心生疑惑,忍不住问道。

    “你觉姜小姐漂亮吗?”

    陈阳闻言则是突然问道,仆从不明所以,嘴上还是如实道。

    “姜小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自是倾国倾城,世间少有。”

    “你说的不错,姜小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般倾国倾城的女子,为何偏偏会钟情我这么一个整日游手好闲、胸无大志的二世祖,而若是看重我陈家之势,那她就应该更主动......”

    陈阳眼中神色闪了闪,姜素素确实美,美的倾国倾城,堪称绝色,但正是因为这样,他反而生疑,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看气度家事就知道出身不凡,这种女子,多半都是心高气傲,怎会看上他这个胸无大志毫无上进之心又没有什么能力的二世祖。

    而如果是看重他陈家三少爷的身份看重他陈家的势力,那姜素素就应该更主动才是,正常情况肯定是想着早点和他生米煮成熟饭拿下他,但是他却感觉得出来,姜素素这段时日表面上看起来似很想接近他,但相处中,明明带着一众抗拒,而且这种抗拒,绝非欲擒故纵的那种,那是真正的发自内心表现出来的抗拒。

    并且姜素素的身份也可疑,她说自己是从江南逃亡而来,家中遭奸人陷害,父母双亡,一路和老仆、丫鬟逃来的银川,但是就这么一个大小姐和一个老仆丫鬟,如何能逃到银川,这天下没有一定的实力,岂是那么好走的。

    “这....”

    仆从闻言脸色一下变换起来,不知该如何接话。

    “此事暂时不要多言,明日一早备马随我去银川,我去找二哥。”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