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 第605章 赠剑,真想自尽以示忠心

底色 字色 字号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第605章 赠剑,真想自尽以示忠心

    第605章赠剑,真想自尽以示忠心

    翌日。

    又是一顿丰盛的早餐。

    突然连续两顿吃得太好,顿时就感觉有些撑得慌,营养实在是过高。

    因此,李念凡兴致一起,当即决定,“走,我们去踏青吧!”

    龙儿和囡囡顿时精神一震,“出去玩?”

    在她们的认知中,踏青和出去玩画的是等于号。

    李念凡笑着摇摇头,“只是出去散散步,看看风景。”

    高人做了这个决定,其他人自然不会有异议,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

    其实从上次度蜜月回来,大家一直呆在四合院,想想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秦曼云弹琴,司徒沁练字,一直就跟苦修似的,还是蛮无聊的。

    “哦,哦……出去玩喽。”龙儿和囡囡兴高采烈的欢呼着。

    李念凡无奈的笑道:“别嚎了,收拾一下,带上烤架,中午我们搞个野外小烧烤吃一吃。”

    很快,众人收拾完毕,一同走出了四合院的大门。

    此时,天色尚早,昨夜刚刚下过一场春雨,整个世界都好似被洗礼过一般,泛着崭新的光泽,嫩绿的叶子上沾着一滴滴水珠,充满了生机。

    空气之中,泥土的味道缠绕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众人并没有走远,就行走在落仙山脉之上,这一片山清水秀,天然是踏青的好地方。

    李念凡心中想着,“自己这相当于住在景区了。”

    行走在林中,踩着松软的泥土,耳边伴有着虫鸣鸟叫之声,让人的心都不由得变得平静起来,更加贴近自然。

    就在这时,李念凡的目光一定,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景象。

    那颗树上,一只鸟儿正盯着树上的一只虫子,将其吞入腹中。

    司徒沁不由得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只鸟算是走在了其他鸟儿的前列了。”

    “是这样吗?”

    李念凡眼神微微一闪,笑看着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我觉得司徒沁姐姐说得挺好的呀。”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修道之路同样是如此。”

    囡囡和龙儿不假思索的开口。

    其他人想了一下,也并没有发现什么。

    妲己好奇的问道:“公子觉得呢?”

    “你们只是看到了事物的一面,可有想过对于虫子而言这代表的是什么?”

    李念凡的话耐人寻味,继续道:“须知……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再比如,我们现在把这只鸟给打下来做成烤串,那这只鸟儿的早起还是好的吗?”

    “这……”

    众人都是一愣,顿时被点醒。

    因为他们的出于强势的地位,所以本能的就站在了鸟儿的那一面,从而忽略了弱小的虫子。

    秦曼云心念急转,暗自思量着,“高人这是在告诉我们,事情都有着两面性,道的好与坏,也要分对象与时机?”

    司徒沁则是大脑微微空白,惊叹不已,“高人就是高人,每每随意的一句话都发人深省,我能感受到这其中蕴含着极大的深意,虽然无法完全领悟,但已然感到受益匪浅。”

    妲己和火凤互相对视一眼,眼眸中若有所思。

    “明明是相同的际遇,但猎物与猎人的身份互换,所蕴含的意义便完全不同,高人这是在借助鸟儿和虫儿,来变相的提点我们关于古之一族的事情吗?”

    “人类就好似这个虫儿,古之一族则如同这只鸟儿。”

    这只是一个插曲,李念凡甚至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却深深的印刻在众人的心中,值得他们反复推敲,越是推敲就越感觉博大精深。

    总而言之就是……高人牛逼!

    这山林之中,都野兽精怪,蛇虫鼠蚁自然也是不少,不过对于如今的李念凡来说自然是小场面,一路走着,就好似逛着野生动物园似的,神清气爽。

    转悠了一圈,众人在一处小溪水旁落脚,搭上烤架,坐在石块之上,就整起了露天烧烤。

    想吃什么,直接就现场取材,老虎狮子等野味的肉串成串儿烤,简直美滋滋。

    李念凡对肉食感到有些腻了,这一顿专注于吃着素食,左手拿着一串花菜,右手则是拿着一串韭菜,撒上一点孜然,一边还看着周围的风景,吃得那是一个香。

    就在这时,李念凡微微一愣,目光落在了山下一个身影上。

    忍不住惊讶道:“哟呼,那里居然有一位靓仔在砍树。”

    “呀,是他。”

    龙儿抬头一看,开口道:“昨天我们见他被人追杀,救了他一命,后来他跟着我们到这里,想不到居然还没走。”

    囡囡开口道:“他的家人好像全没了,这是在砍树泄愤吗?”

    “是这样啊。”

    李念凡看着那道身影,随口道:“等吃完了我们下去看看。”

    虽说这里是公共地盘,但是山下突然出来了这么一个人,自己怎么着也得去了解一下,好让心里有个底。

    不多时,众人吃完,收拾好东西,便一同慢悠悠的向着山下走去。

    “砰砰砰!”

    森林中,清脆的伐木声经久不息,富含着韵律,那道人影也越来越清晰,砍伐的样子,着实有些像是机器人。

    等到更近了,李念凡忍不住摇了摇头,果断的将这个人定义为了大菜鸡。

    此人砍树显然也砍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也才砍掉了一个半个小巴掌大的一个缺口,而且形状极不规整,周围掉落着碎木屑,相对于这棵粗壮的树来说,等于只是破了一片皮……

    每一次砍下去,也就多划出一道路子罢了。

    弱,太弱了……

    连砍伐的方位都做不到一致,拿剑砍的姿势也不对,受力不均匀,这得猴年马月才能砍掉这棵树啊。

    江流听到脚步声,砍伐的动作微微一顿,扭过头来,当看到众人时,顿时大脑轰鸣,心头狂颤。

    龙儿和囡囡他自然是认识的,而其他人也一看就知道不凡,绝对不是普通人。

    这群人中,又隐隐以中间的那位少年为首。

    就算不是高人,也一定也是跟高人有关的人!

    他连忙放下长剑,快步走了过去,刚准备下跪,不过想到昨晚食神说的话,硬生生止住,改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诚挚道:“晚辈江流,拜见各位前辈!”

    李念凡打量了他一番,衣衫破损,脸色苍白,一副风尘仆仆且虚弱的模样。

    点了点头,问道:“你好,我叫李念凡,不知阁下为何在这里砍树?”

    江流咬了咬牙,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直接道:“回前辈的话,晚辈此行其实是想要拜师学艺,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这才想着在山下搭建一个木屋住下,希望能够被高看重。”

    李念凡的眼眸中露出一丝了然。

    从砍树就可以看出,这人是个战五渣没错了,昨天被囡囡和龙儿救下,因此知道这山中有着仙人,便指望着拜师学艺,甚至想要常驻山脚。

    李念凡好奇道:“你在这里砍了多久了?”

    江流开口道:“从昨天下午开始,一直砍到现在。”

    李念凡继续问道:“砍下了几棵了?”

    江流指了指那棵树,小声的羞耻道:“这是第一棵。”

    原来他不只是菜鸡,更是菜鸡中的菜鸡!

    李念凡都感到无语,砍了这么久,才砍下这么一点,也是个人才。

    大概是受了伤,比较虚吧。

    不过,他求道的诚心和毅力确实不低。

    但是,李念凡摇了摇头,劝道:“你走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里不会有人收你为徒了。”

    高手确实有,但收徒确实没有。

    江流的身躯微微一颤,咬着唇,眼泪刹那间便从眼眸中夺眶而出。

    他不再理会其他,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将头深深的埋在地上,哽咽道:“晚辈家中的所有人都被外敌所杀,本来我幸得苟活下来,不该再强求什么,但是外敌猖獗,晚辈真的很想继承家中的遗志,杀外敌,护佑一方平安!”

    李念凡看着他,眉头微微的皱起。

    这人是个菜鸡,想来他的敌人也不会强大到哪里去,要不让小妲己随便丢下一些指引,也算是传下缘法了。

    突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食神给自己的那柄黑色长剑。

    这剑中的传承算是个鸡肋,刚好直接拿来送给他好了。

    他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感觉自己的逼格上来了。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可以随手给人传下缘法了,以前电视剧中,看着那些高人随手给人指点一二,感到逼格满满,现在自己终于也体会到了这种装逼的快感了。

    确实令人舒畅。

    “哎,也罢。”

    李念凡突然长叹一声,语气悠悠,透着沧桑与感慨,“相见即是缘,虽然没人会收你为徒,但我这里恰好有一物,应该能帮到你,便赠与你吧。”

    话毕,他将黑色长剑取出,递到江流的面前。

    江流顿时一呆,感受到黑色长剑溢散出的气息,浩大磅礴、圣洁缥缈、锋利无敌,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直接竖起,一股由衷的极致敬畏,使得他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大道!

    这长剑中蕴含着大道剑意!

    这……这是至尊的传承!

    江流头皮发麻,全身的血液都僵住了,大脑直接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痴呆了。

    他出身不凡,眼界自然很高,一眼就看出了这长剑的不凡,其气息,还要远在自己爷爷之上!

    我只是想着拜师而已,然而,对方一出手就给了我一个大道至尊的传承……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个世界这么梦幻的吗?

    爷爷,我感觉心态有些不稳了,但这真的不怪我。

    他畏畏缩缩,颤声道:“这真的给我?”

    李念凡好笑道:“放宽心,不过是一个小玩意儿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黑和食神带回来的玩意儿,能是高端玩意儿吗?这传承能让人修炼成仙人估计就顶天了。

    “我,我……谢谢,谢谢前辈。”

    江流都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嘴唇不住的哆嗦,眼中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高兴、感激还有被吓的。

    太恐怖了!

    大道至尊的传承居然被说成是小玩意儿,就算是自己的爷爷在此,都会被这个口气给震得晕过去吧。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江流绝对不敢相信。

    难怪连昨天那位老龙都要对高人百般讨好,这已然是非人了!

    他颤抖着从李念凡的手中接过长剑,如果不会竭力压制,他恐怕会尖叫出声。

    然而,却又听李念凡继续道:“好好练剑,我再赠送你一首诗吧。”

    充满了高人风采。

    既然是装逼,那自然是要装逼装到底的。

    “小妲己,磨墨。”

    妲己乖巧道:“好的,公子。”

    铺纸,取笔。

    李念凡酝酿了一番,这才落笔。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骧凤翥势难收。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轰!”

    整片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都受到了冲击,空间虚幻,气芒浩荡,万物跪伏!

    众人一同屏住了呼吸,瞪大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字迹如剑,洒脱而锐利,如同盖世剑修,屹立在众人面前!

    从李念凡落笔的那一刻,江流就呆住了,他好似看到了一柄剑,还未露出锋芒,便让整个世界充斥满了剑气,无尽的剑道冲霄而起,大道朝天!

    当诗成的刹那,连那黑色长剑甚至都轻鸣起来,是兴奋,是膜拜!

    本来,他以为世界上不会有比黑色长剑还要珍贵的东西了,然而很明显,他大错特错。

    这首剑道之诗,太壮观了!一首诗,便是一个至尊传承!

    能够随手写下这首诗,这等人物,着实经天纬地,难以想象!

    司徒沁看着这首诗,心神震动,小手不由得紧握。

    高人写字,每一笔之中,都贴合着大道,每一个笔画,都足以引动天气,这首诗一成,更是足以与大道争锋,逆乱阴阳!

    与之相比,自己如今写的字依旧跟狗爬差不多,亏自己最近还有些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实在是太不该了!

    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将李念凡刚刚写字的笔法记在心中,感悟其中的书法之道。

    江流再度跪地,将头用力的磕着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恨不得当场磕死自己。

    哽咽的大声道:“谢谢前辈,大恩无以为报,晚辈愿意当牛做马,万死不辞!求高人收我做奴仆。”

    太多了,高人给得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甚至想直接自杀,以表示衷心。

    李念凡连忙道:“赶紧起来吧,真不必如此。”

    客气,太客气了。

    能感恩成这样,这家伙看来也是个性情中人。

    他看了看那棵树,突然笑着道:“要不这样吧,等你能够砍得动树了,就每天帮我砍些柴火送上山好了。”

    江流语气坚定,激动道:“好,请前辈放心,晚辈一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砍得动树!”

    (本章完)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