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都市言情 > 重生的全能人生 > 【0054章】 宾客盈门

底色 字色 字号

重生的全能人生:【0054章】 宾客盈门

    邹正阳从酒店房间下楼的时候,鹅城市府办公室的副主任侯小勇已经等候多时,让人不得不感叹官员的敏感性。

    复华大学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昨天下班之前将邹正阳的身份信息发送到鹅城市府办公室以及鹅城市教育局,毕竟接下来他的行动是需要官方背书的。

    邹正阳一行抵达祈祐高中的时候,正好邮政局把第一批本科的部分录取通知书送达,他也见到了自己亲手封起来的那张录取通知书。

    按照国家的现行规定,所有的全日制大学录取通知书,都需要通过邮政系统进行投递,由学校盖章签收或者学生亲笔签收才算合法。

    邹正阳虽然要前往旧圩和顾飞见面,却也不得不让录取通知书多走一道程序,这也是国家对学子的保护措施之一。

    “邹教授,热烈欢迎!”李红棉对邹正阳的到来,表示了最热烈的欢迎。

    毕竟,自己的两位得意门生接下来就要进入复华大学学习,能够交好这位邹教授,也是题中之意。

    “学校希望开学之前和顾飞同学谈一谈,入学之后他应该享受的待遇;再则,我本人也想看看究竟是何等人杰地灵的宝地,才能孕育出‘状元’!”

    头发花白的邹正阳哪怕是享誉业内的著名经济学家,却也不会对眼前这位身高不足160cm的女老师轻视。毕竟术业有专攻,李红棉能够教出一位省状元,足以证明她的优秀。

    “顾飞同学的成绩,和他的勤奋刻苦是分不开的,我们教研组只是做了份内的事情。”关于‘状元导师’的称号,李红棉自觉无力单独承受,习惯性地将功劳归功于集体。

    “今天我们受邀前往顾飞同学的家乡参加升学宴,邹教授就辛苦跟我们走一趟吧!”祈祐高中的校长张本焕向邹正阳和他的随员发出邀请,顾飞的异军突起,很是给祈祐高中争面子,张本焕接下来的工作会轻松许多。

    说句不好听的话,整个祈祐都欠了顾飞一个人情!

    一番客气之后,邹正阳坐上了张本焕的桑塔纳2000,跟在恩隆开过来的那辆考斯特中巴车一路疾驰,前往旧圩。

    “看来恩隆地方政府对状元郎很重视呀!”邹正阳看着前方低调朴实的小号牌考斯特,意味深长地说道。

    “顾飞的爷爷顾树理先生是我们鹅城教育界的老前辈了,我高中时期都有幸听过老先生的一堂公开课,受益匪浅!”张本焕微微一笑,给邹正阳介绍顾家的一些情况,说道:“不说恩隆县委县政府,就连鹅城教育系统不少中层干部都是顾老先生的门生旧故,顾飞同学算是家学渊源。”

    “原来如此!”邹正阳恍然,点头说道:“怪不得顾飞同学的作文写得大气磅礴,笔力十足,原来是书香世家!”

    “顾飞同学很有个性,以前的笔迹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我们都在猜想,去年高考不是他的真实水平。”张本焕和邹正阳说了一些传言,说道:“往后还得请邹教授多看顾一二,我们壮乡出个人才不容易!”

    “这一次来到老区,发现这里人杰地灵,日后定然会有大发展的!”邹正阳对于这个务实的基层校长也是很有好感,说道:“等我回滨海,可以帮你们和我们复华的附中牵线,双方加强交流,共同进步!”

    “能够如此,实在大善!”张本焕握住邹正阳的手,连连摇着,感激地说:“我代表祈祐全体师生感谢邹教授!”

    一路热聊,车队穿村过镇,不到一个小时就抵达了恩隆县城,和正在等候的恩隆方面客人汇合,前往旧圩的车队规模又庞大了几分。

    无他,邹正阳的身份实在特殊,作为华夏社科院的学部委员,他不仅仅在经济领域享受盛誉,更是国家智库的重要专家,享受内阁特殊津贴,是能够上达天听的存在。

    这一次他为了一个学生破例来到基层,接到传真的鹅城市府自然是高度重视。

    若不是因为害怕影响太大,鹅城市的主官都要陪同邹正阳前往顾飞家里,最后只能委托恩隆的父母官陪同,以尽地主之谊。

    车队离开恩隆县城之后,一开始的水泥路还算平整,颠簸不多,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远,路况越发差了。

    尤其是距离旧圩不到两公里的地方,石油勘探局的储油库就在这里,水泥路就变成了砂石路,漫天灰尘让人仿佛到了沙漠。

    坐在另外一辆桑塔纳2000的恩隆县主官叶国正脸色很不好看,转头对随行人员说道:“让交通局尽快拿出方案,把路修一修!”

    叶国正上个月刚刚抵达恩隆履职,所有的乡镇都还没跑完,自然不清楚这条路的状况。恩隆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叶国正哪怕是使出浑身解数,也是九个茶壶五个盖,拆东墙补西墙!

    “方案早就出来了,交通局没钱,石油勘探局又推三阻四,只能修修补补!”随行的县府办工作人员李韶就是旧圩土生土长的娃子,大专毕业后进入政府办工作。

    晴天这条路还算好,虽然灰尘满天却还能通行,若是下雨,黄土细尘在轮胎、雨水的搅拌下形成粘合剂,简直是所有司机的噩梦。

    这两年,遇到下雨天,旧圩村的村民需要在泥泞的道路上步行两公里才能回家,这样的路况,谈何发展?

    “基层的同志们不容易呀!”饶是邹正阳早年间也下过乡,吃过苦,但是进入21世纪之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交通状况,还是让他很揪心。

    “我们老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通和教育,路修好了,我们的农产品能够销售出去;教育办好了,我们能够培养出更多的人才,只要越来越多的壮家儿女学成归来,就是我们的成功!”张本焕不仅仅是祈祐高中的校长,也是鹅城市教育局的副局长,也是全国人大代表,看问题的思路并不局限。

    “正是有了你们这些甘于奉献的同志,我们的国家才会变得越来越好!”在车上短短一个多小时,邹正阳和张本焕是相见恨晚,引为知己!

    当车队穿越漫天黄沙,抵达旧圩村口的时候,顾飞家的午餐也准备开始了。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