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万界真武大帝 > 291 魔头

底色 字色 字号

万界真武大帝:291 魔头

    山峦之间,一场杀戮正在展开。

    清微派的十几位道人手持拂尘、宝剑和各种奇形兵刃,正自追杀一群武者。

    被追杀的人中,有魔教弟子,有山中盗匪,也有山外来的江湖中人。

    不论他们来自何方,但显然是犯了清微派的禁忌。

    擅闯仙云宗圣山!

    “逃!”

    “快逃!”

    众人有的咆哮,有的紧咬牙关疯狂逃窜,有的则发狂似的反扑。

    “死!”

    后方。

    剑光如轮舞,缥缈潇洒,却带有凌厉杀机。

    只是朝前一绞,就有数人丧命,除了寥寥数人,几乎无有抗手。

    “千丝拂尘!”

    低啸声中,两人高高跃起,手中拂尘一挥,千百丝线如雨落下,覆盖十余丈之地。

    尘丝纤细,却锋芒毕露,入肉透骨,一瞬间场中惨叫声不绝。

    这群清微派弟子,竟几乎都是先天!

    “拼了!”

    有逃遁的先天高手大吼。

    随即。

    就有数道凌厉锋芒自人群中爆发,刀光、枪影重重,直冲清微派弟子,杀意惊人。

    “叮叮当当……”

    霎时间,碰撞声不绝。

    有成就罡气的高手冷哼,道剑轻轻一挥,就已掠过敢于反扑的敌手。

    剑罡所过,那股凌厉到灭绝一切的杀意,也瞬间斩灭他人生机。

    不过有了这么一缓,清微派阵势一乱,其他人已是四散而逃。

    他们各使轻功,有快有慢,奔逃方向也各不一致,已是难以尽数杀绝。

    “师叔?”

    有弟子上前询可。

    罡气高手肃声开口:“身上带了东西的都留下,其他人无需理会!”

    “是!”

    众人应是,打眼一扫,就追踪一些身上鼓鼓囊囊的武者而去。

    一时间。

    场中的局势从一路剿杀,变成了四散而逃,一片混乱。

    这让某些藏拙之人有了可乘之机,眼眸闪动,几个起落就没入山林。

    但更多的人却难逃一劫,被清微派的人一一追上,斩杀当场!

    不多时。

    一堆包裹聚拢起来。

    “师叔,东西都在这里!”

    “好。”

    罡气高手点头,回首看向那自山腰开始被白烟包裹的巍峨高山。

    “此山附近三十里,不得有外人闯入,一切都待血光散去再说!”

    血光散去,山里的东西自是归几大宗瓜分,其他人难以染指。

    而他们现今要做的,就是在血光还未散去之前,阻止外人从中带走好处。

    “是。”

    有弟子应是,迟疑了下又道:“可是师叔,独一门、剑谷的人在里面寻到好东西怎么办?”

    三宗有令,彼此同气连枝,最近几个月,禁止彼此弟子交手。

    除了有些人看守大山,也有不少高手深入山庄,趁机寻求机缘。

    “还能怎么办?”

    师叔冷笑:“这段时间,谁能在里面寻到东西,定然就归谁所有。”

    “说是不让动手,但真遇到了某些罕见之物,怕也没几个忍得住!”

    “不过……”

    他眼眸闪动,道:“罡气之下的存在,就不要凑热闹了,安心在外围守住就是。”

    “这段时间,有不少小耗子偷偷闯入山中,此番定让他们有进无出!”

    “是!”

    众人应是,打扫好战场之后,三三两两各自分开,隐于群山之中。

    一旦发现有外人闯入,或者想带着东西出去,自是毫无二话。

    当场斩杀!

    在这血光笼罩之下,就算清微派讲究恬淡虚静,此即也辣手无情。

    …………

    圣山之中。

    一处废墟附近。

    四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

    三男一女,郭凡若在此地,定会认出女子身份。

    玄霜!

    当初从猛虎山掠走方天明的那位魔教女子。

    西方魔教某位通玄高人的徒弟!

    此女依旧是当初的打扮,英姿飒爽、不逊男儿,手中却拿着一面古黄罗盘,罗盘上三针轻颤不停移动。

    “就在此地了!”

    玄霜手拿罗盘走了几步,身形猛然一顿:“看样子,仙云宗的核心之地都已摧毁。”

    “这万法殿乃是仙云密地,据说里面有着十七道顶尖异术传承。”

    “可惜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

    在她身旁,一位身形如剑笔直,眉峰含煞的年轻人闷声开口。

    “直通阵法核心的密道在哪?”

    “天龙道的吞天青鹏已至,朝廷的人显然已经入了仙云宗内部,再晚一些,我们未必能赶在他们前面!”

    “无需着急。”

    玄霜轻笑:“他们走的是大道,机关重重,要去核心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家师推算过,此地与人狂师兄有缘,是地山谦卦,虽有波折却定有所得。”

    “哼!”

    年轻人轻哼,音入宝剑铮鸣。

    “剑痴师弟,无需多言。”

    场中一人身材魁梧,面相威猛,此即大手虚按,压下年轻人的躁动。

    “玄霜师妹既然能把我们带到这里,定然有她的道理,静等就是。”

    听几人话头,此人当是三绝魔君大弟子人狂,多年前就已开了眉心祖窍,实力不亚几个月前的烈火老祖。

    距离成就通玄,也不过一步之遥!

    他威严甚重,一开口,就让桀骜不逊的剑痴垂首,微微后退一步。

    玄霜定下心来,一手持罗盘,一手不停掐诀,似乎在推算什么。

    片刻后。

    “找到了!”

    她面上一喜,陡然屈指朝前一点,真气炸开,有序轰在几处地方。

    “彭!”

    山石轻颤。

    下一刻。

    “咔嚓……咔嚓……”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异响,悄然传入众人耳边,大地也开始微微颤抖。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几人面前的山石突兀一陷,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当即显露出来。

    “就是这里!”

    玄霜收起罗盘,毫不迟疑一跃而下。

    “师兄?”

    剑痴侧首。

    “跟上!”

    人狂面色不变,脚下一踏,整个就如御风而行一般,朝坑洞投去。

    其他两人略作迟疑,也接连跃入。

    不多时。

    伴随着轰鸣之声,此地坑洞竟是再次被山石堆满,不显踪迹。

    …………

    山腰某处。

    一道人影如同鬼魅,轻轻一晃就分化数道虚影,在林间飞掠。

    此人速度惊人,但去势却显得有些狼狈。

    “鬼影,你是逃不掉的!”

    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在其身后不远,一位身着独一门服饰的高手大步而来。

    一步迈过,就有百米之地。

    任凭前方之人不停变换方向,也是难以避开,距离反而越来越近。

    “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以你的修又为何须占这里的便宜?”

    此人声音冷肃,如同金铁相撞,极其刺耳,让人闻之心中发寒。

    前方那人闻言怒吼:“姓燕的,你真当我怕你不成,莫要纠缠不清,若不然咱们就鱼死网破!”

    听得出来,此人虽然是江湖散修,但并不畏惧独一门的高手。

    “鱼死网破?”

    燕夜雨冷笑:“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说话间,两人一前一后,已是奔出里许之地,转瞬消失不见。

    “闽州鬼影,独一门燕夜雨。”

    林叶间,一人缓步踏出。

    他侧首看向两人离去的身影,口中喃喃:“看样子此地隐藏的高手,远比想象的要多。”

    此人身材消瘦,手臂奇长,双眼炯炯有神,说起祖窍高手也是语声淡然。

    尤其特殊的。

    是在他的背部,负着七柄宝剑,剑鞘各异,但无一不极其精致。

    即使有着剑鞘遮掩,那宝剑锋芒,仍然不时显露。

    他朝前走了几步,随手一划,前方蔓藤碎裂,露出一个漆黑洞口。

    “果然……”

    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此人大步行入山洞。

    半个时辰后。

    两人再次行到此地。

    这一次,是剑谷弟子。

    “师叔,仙云宗的炼器堂已经彻底坍塌。”

    一人手拿卷轴,细细对照了一下,道:“按图所指,此地可通往炼器堂下方,若有宝兵留下,当只有那里了。”

    “咦!”

    他眼眉一挑,伸手轻抚前方蔓藤的断裂处:“有人已经进去了,好惊人的剑意!”

    “不错。”

    另一人双眼微眯,轻轻点头:“这股剑意锋芒内敛、自得圆满,当是散修中的万剑尊慕容烈。”

    “走!”

    “正要会一会这位剑道奇才!”

    “是。”

    两人一前一后,缓步踏入山洞。

    …………

    山外几十里处。

    某处水潭边。

    郭凡盘坐在水潭附近的一块光滑山石之上,双眼紧闭,好似已经入定。

    他整个人的气息,已经与周遭天地相合。

    就连那飞鸟,也把他当做一块石头、一尊死物,落在肩头,不停的跳动的鸣叫。

    此时。

    距离他从剑谷手中救出武盟众人,已是过去了数日。

    这期间。

    仅剩的武盟中人带着大包小包的内丹、灵药,挪到黄顾宗口中的那处山涧,寻了个安全地方藏了起来。

    郭凡为众人守了两日,期间传下功法、解疑答惑,并剪除附近的异类。

    有了诸多内丹和龙心果之助,成就先天多年的秦长衣已是百窍俱通,真气圆满。

    只差一步就可成就罡气。

    按他自己的说法,突破的冲动似乎就在眼前,只差某个契机。

    契机一至,立成罡气!

    但谁也不知道,这个契机到底是什么,又会何时来,只能静候。

    除此之外。

    谢卓功、王奇两人也已内气圆满,同样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先天。

    最出乎众人意料的,则是沈微。

    他得了郭凡传授的易经洗髓功,纯化内息,竟一举进阶先天之境。

    只待重新祭炼飞剑,实力就可暴涨。

    而且,因为飞剑本就注重杀伤力,再加上得了荆忧的御剑手册。

    在十丈之内,就算是真气圆满的秦长衣,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其他人的修为也各有增进,几乎都已贯通奇经,确认附近已无危险,郭凡也就不再逗留。

    接下来两日,依着剑谷、魔教的地形图,他独自一人朝仙云宗圣山而来。

    “呼……”

    山风吹拂,水潭掀起波澜。

    郭凡身上的火红袈裟,也随之猎猎舞动,遥遥观之,犹如一团不停晃动的火焰。

    “咔嚓……”

    不远处的山头,一人脚踏山岩慢慢探出头来,踩下些许碎石。

    这是一个眉清目秀、双眼灵动的少年。

    少年一身麻衣,短打打扮,皮肤显出不正常的青灰色,正自小心翼翼的朝下滑落。

    他身法不错,动作更是迅疾,即使没有施展内劲,也速度惊人。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少年口中喃喃,侧首看向身侧的觅灵彩蝶,表情随即就是一愣。

    却见那彩蝶紧贴山石,颜色变换,竟是化作与山石一般无二的模样,气息也沉了下去。

    这是……,它感知到危险后的本能反应!

    这里有危险!

    少年猛然转首,这才看到水潭附近的郭凡。

    对方明明就在那里盘坐,身材更是魁梧高大,气息却丝毫不露,让人下意识忽略过去。

    “小子!”

    后方,有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是不是又寻到宝了,这次是什么东西?”

    “还有,别耍小心思,你师傅还在我们手里,你身上的毒也要解药才行!”

    “是,是!”

    少年眼珠转动,急忙大声应是,同时朝着郭凡拼命使着眼色。

    “你们是魔教的人,动辄就要杀人,我这么胆小,怎么敢欺瞒?”

    郭凡睁眼,朝少年看去,肩头飞鸟好似这次察觉所立地方不对,尖叫一声振翅飞走。

    他面色不变,对少年使的眼色更是视若未见,抬首朝着上方看去。

    “你明白就好!”

    对方回话。

    同时上方有数道人影晃悠悠而来,几个起落,眨眼就来到近前。

    这是三男两女,另加一位老者。

    之所以另加。

    是因为那老者浑身被藤条捆缚,面色青灰,两眼无神,有气无力。

    其他五人则气息各异,但无一不透着股诡谲之意,让人不敢亲近。

    “嗯?”

    其中一人身着花花绿绿的服饰,落地后眼眉一挑,似笑非笑。

    “原来此地有人!”

    “小家伙,难怪刚才语气怪怪的,你是想让他逃走?可惜,太晚了!”

    他冷冷一笑,一挽袖子就要动手。

    “住手!”

    恰在时辰,一人突然开口,看向郭凡的表情也变的惊疑不定。

    此人是位中年男子,一身黑衣,气息阴冷,双手抱拳朝郭凡遥遥拱手。

    “可是烈火教的朋友?”

    “烈火教?”

    几人一愣,当即细细看去。

    郭凡身侧魁梧壮硕,身着火红袈裟,腰缠漆黑陶罐,身边还立着柄锋芒毕露的长刀。

    身上的气息,则是幽深如海,难见其底。

    这也让那准备动手之人心生惴惴,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兽皮袋。

    “阁下身上的烈火袈裟,乃是烈火教至宝,据闻总共也只有五件。”

    “不知是哪位无字辈的朋友?”

    中年男子半是跟自己身边人解释,半是套近乎,语气也变的亲热起来。

    烈火袈裟!

    据他所知,每一位能身着此宝的,修为最弱都是罡气大成之人。

    甚至,开了眉心祖窍也是理所当然。

    这等人物,自然不能得罪!

    “青幽道的人?”

    郭凡侧首,朝几人看来,表情冷漠,眼神更是漆黑深邃毫无波澜。

    “正是。”

    中年男子急忙点头:“在下血剑追魂,这几位是我的兄弟姐妹,并称青幽五煞。”

    “这位是二弟血蛛,三妹……”

    “够了!”

    郭凡声音未提,打断此人话头,同时大手抬起,朝少年一指。

    “他留下,你们滚!”

    “什……什么?”

    中年男子先是面色一僵,待回过神来,表情已是变的阴冷起来。

    “阁下,我青幽道可不是好欺负的!”

    “烈火老祖不过初入通玄,而我青幽道主可是几十年的前辈高人!”

    言下之意,自是与青幽道相比,烈火教远远不及,他们背景够深。

    “唔……”

    郭凡眼眉微抬,看向此人,顿了顿才慢声开口:“把人留下,你们可以活着离开。”

    “……”

    场中一静。

    五人面色变换,无不惊怒交加。

    这少年在寻宝方面有着奇用,擒住不过三日,他们已是收获颇丰。

    此番却有人要强行要走,如何允许?

    “朋友。”

    男子身上气息涌动,道:“我大师兄一愁鬼,与贵教的无空私交甚好。”

    “你真要撕破脸面?”

    他上前一步,身上罡气外放,竟是已经达到阳极生变、刚柔并济之境。

    “哼!”

    郭凡不屑冷哼,扫了眼水潭,才看向几人,同时一股冰冷杀机浮现。

    “不交,就死!”

    “大哥!”

    五人中,一个女子双目圆瞪,抖手显出两柄鸳鸯刃,咬牙怒吼。

    “怕他作甚,先让小妹试试斤两!”

    “找死!”

    不待她出手,远处得郭凡已是冷哼一声,单手一挥,烈焰如刀激射而出。

    双方相隔六七十米,那烈焰刀光却是眨眼即至,并当空暴涨把五人尽数罩住。

    此招,功法内核是七煞离火诀。

    招式则是烈焰刀七大杀招之一的邪极破天斩。

    刀光来势凌厉,瞬间锁死四方,五人好似同时面对无数刀光来袭。

    “小心!”

    男子大吼一声,背后血剑铮然出鞘,化作道道血光,逆势而扬。

    其他四人也是面色大变,身躯一聚,各使法门朝前轰出罡劲。

    “彭!”

    虚空一炸,烈焰狂卷。

    五人齐齐后退一步,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一道阴阳变换的烈焰再次斩落。

    阴阳无极斩!

    同样是烈焰刀七大杀招之一,此招来势不算凶猛,但劲力却滔滔不绝。

    “啊!”

    男子怒吼,血剑当空暴涨,化作层层血幕,拦在烈焰刀光之前。

    其他四兄妹也配合默契,齐齐而动,各种奇功妙法一起抗出。

    “轰隆隆……”

    虚空中,轰鸣声不绝。

    一团团斗大烈焰不停飞溅,落于山石,那山石眨眼就化作岩浆。

    五人且战且退,直退十丈有余,才强强停住脚步,但无一不面色发白。

    气息,也显露不稳!

    “烈焰刀!”

    男子心中又惊又怒,看向郭凡的眼神同样难以抑制那股惧意。

    “果真是好刀法!”

    对方盘坐远处,身躯不动不摇,只是随手劈出两记,就让他们拼尽全力、狼狈不堪。

    若是……

    想到此处,他心头不禁一凉。

    他毫不怀疑对手会真的杀人,那股冰冷杀机,远超他见过的所有人。

    “大哥。”

    身后,四兄妹的面色也变的极其难看,眼中免不了有些闪烁,脚下更是下意识后撤。

    “我们走!”

    男子咬牙,跺脚就要转身。

    “等一下!”

    郭凡突然开口。

    “……”

    五人身躯一僵,后背陡生一层冷汗。

    “解药留下!”

    郭凡慢声开口:“别耍花招,我要杀你们,你们休想能够逃走。”

    “哼。”

    男子鼻间轻哼,却也不敢多言,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就甩了出去。

    “现在没事了吧?”

    “我师父!”

    少年眼珠转动,急急大吼:“你们也要把我师父留下!”

    场中的老者松了口气,暗暗给徒弟使了个赞赏眼神,这徒弟总算没白收。

    “给你!”

    男子手一挥,老者径自朝水潭甩去,五人则身形闪动,朝远处狼狈而逃。

    看身形,显然已是受了点伤。

    郭凡皱眉,随手把老者扔到一旁,继续看向水潭。

    好似这里面藏着极为重要的东西,让他甚至不愿起身。

    bq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