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侠唐 > 第一百五十三章《夫妻夜话》

底色 字色 字号

侠唐:第一百五十三章《夫妻夜话》

    “小鹿啊,过来一下。”

    望着苏画的神情,又对着自己招手,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小丫鬟有些羞涩的低下脑袋,身为苏家的丫鬟,也就代表了她这个人都是苏画的。

    很多丫鬟卖入豪门之后,被无良的老爷,玷污了贞洁也是会发生的事情。她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只是她命好,能保持到如今的完璧之身。

    这几天,他发现苏画看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奇怪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反正总觉得,苏画居心叵测。

    霓裳去了城内办事,小虎上学去了。院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人,孤儿寡女之际狼子野心也浮出了水面。

    胆怯归胆怯,小鹿还是糯糯回道:“我在。”

    苏画搓了搓手,一脸奸笑看着她:“今晚上,你有事吗?”

    小丫鬟心里猛得一惊,不明白苏画的意思,但是还是摇摇头。

    “没事啊,那你跟我进屋来,公子有点事情跟你商量。”

    言罢,苏画走过小丫鬟的身边,带起一阵轻风。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和我发生点什么?这样怎么可以!小姐待我视如己出,我怎么可以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但是,他能轻而易举除掉赵文宾,天天早上就在院子中练习。怎么看,自己这小身板也拗不过苏画的大腿。

    感觉到小丫鬟没有跟来,苏画扭头看了一眼。见她的风中不断了扯着衣角,十分纠结的样子。

    呵斥了一句:“发什么愣啊,赶紧进来,我都等不及了。”

    小丫鬟的心里,现在正如天人交战。

    老实说,公子的相貌也还算可以,待人也和善。除了有些臭毛病之外,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万一待会要是用强的,她自己能怎么办呢?

    听春梅说,很多丫鬟命好的,都成了通房丫鬟。这都是她们的命,没有人能够阻止的。

    苏画和霓裳貌似感情挺和睦,却很少同床而睡。自己来了之后,自己都是陪着霓裳睡。

    但是苏画也不像那种不行的人,家里的很多事情,小丫鬟都是心存疑虑,也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也不敢轻易过问。

    想了很久,小丫鬟咬咬牙,还是跟上了苏画的脚步。

    迈步进去,看着苏画的背影,小鹿深呼了一口气,努力的放平自己的心态:“公子,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奴婢吗?”

    苏画扭转过身来,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盯着她,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小丫鬟本能的往后退,苏画却紧追不住。很快小丫鬟就无路可逃,她的身子已经贴到了墙边。

    碰!

    苏画突然动了,把手按在了墙上,墙咚着小丫鬟。

    “小鹿,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

    少女一下子慌了神,果然跟自己预想的一样。苏画离着她很近,甚至能闻到他的鼻息。

    胸口波澜起伏,少女的脸红成了一片,支支吾吾道:“公子...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霓裳知道了,也会同意的。”

    小姐都同意了?难不成是小姐出了问题,所以才不和公子一起同床....

    想到这里,少女更加的担忧起来。

    “公子....能不能过几天...让小鹿有个心里准备.....”

    “不行,过几天没机会了,我实在是等不及了。”

    闻听的苏画语气中的急不可耐,少女羞红了脸,用尽全身的力气,嘴里迸出:“过几天吧,公子.....求你了.....小鹿还没有准备好....”

    “我说的是,这几天你能不能陪着小虎一起睡。”

    “啊”

    “最近小虎老做噩梦,霓裳跟她又不亲近。我这个身份也不方便,正好你来了,她跟你还能聊上几句话,所以能不能麻烦你陪她睡几天?”

    小丫鬟一时间转不过来弯,就好比裤子都准备脱了,苏画突然说不做了。

    望着一脸茫然的小鹿,苏画笑道:“不然你以为呢?”

    见苏画扬起贱兮兮的笑容,小鹿就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

    “公子!你好讨厌!”

    说完,便挣脱了苏画的墙咚,捂着脸跑了出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少女,苏画站在门口痴痴的笑着。

    闲暇之余调戏丫鬟,没事就跟霓裳打情骂俏....这才是他向往的生活嘛,自己都还没有成功上垒,为什么要跑去东庐受罪呢!

    ---------

    入夜,吃过晚饭后,苏画忙着给邢小虎补课。

    霓裳围着在火炉旁,教着小鹿如何纳鞋底的一些技巧。

    这些天,村民们都拿到了工钱,也不好意思在来草堂吃饭。

    月钱是苏画提前发的,酒水的利润都进账了,也让想大家多一些动力,更好的为酒坊工作。

    真正的分红,苏画打算从陇西回来之后,考察一下大唐别地的人文风俗,也好为自己以后道路做打算。

    顺便也好统计一下长时间的营业额,到时候在决定酒坊的一些工作分配,更好的推出下一款产品。

    再说了,霓裳最近忙着交接工作,根本也没有时间去筹备大锅饭。小丫鬟的手艺....收拾屋子这些家务活还行,下厨就算了。

    “先生,我写完了。”

    小虎把写好的作业,递到苏画的面前,又伸手抓了一块桂花糕。看向苏画的眼神,似乎询问他的意见,问他要不要来一块。

    见他摇摇头,只拿起了卷子,小虎只好作罢。

    先生以前很喜欢桂花糕的,怎么现在都不吃了呢?

    翻阅着试卷的字迹,虽是些许的潦草。不过邢小虎才七岁,刚刚开始学,写成这样也已经很不错了。

    学堂里,李允诺的成绩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她私下里不止一次请教,有过基础,而且阅读的书籍也比同龄孩子要多。

    第二名,是苏画都没想到的薛良,他本来以为是鱼姑,又或者是小翠。毕竟女孩子在成熟方面,要比男孩子要早上一些。

    孩子们说不上天资聪颖,胜在踏实肯学。苏画也不敢保证,人人都能成才,但是能保证,他们对于世界,会有一个良好的价值观。

    至于王小猛的成绩,向来都是垫底,不过在体力方面却是无人能及。小虎的,在学堂里也算是中下游,还处于磨合期。

    “写得不错,那就去洗香香吧,洗完就上床休息了。”

    小虎不情愿的跳下板凳,她都还想在玩一会儿,以往苏画从来不催她洗澡,都是任由她玩疯了在说的。

    看出她的小情绪,苏画笑着摸着她的脑袋:“最近天气凉了,早点洗澡就不会着凉了。”

    “怕你半夜着凉,你又喜欢踢被子。这几天让小鹿姐姐陪你睡,好不好?”

    这句话是苏画悄悄的在小虎的耳边说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偷偷摸摸,自然是为了不引人注目,找机会好爬上霓裳的床了。

    陇西之行,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处理好的事情。

    说不定,要一两月才能见到霓裳。临走之前,还不得温存一下。

    果不其然,入夜过后,草堂的烛灯也暗了下来。

    听着隔壁的屋内,呼吸此起彼伏。想来小鹿和小虎睡着了,苏画才蹑手蹑脚摸上了阁楼。

    察觉到有动静,霓裳低语了一声。

    “小鹿,你不说跟小虎睡吗?怎么又上来啦。”

    随着身影越来越近,直到在她的床沿坐下。霓裳闻着那熟悉的气味,马上就发现了端倪。

    黑暗中一声惊呼:“相公!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

    苏画麻利的钻进被窝,把霓裳挤了进去。身上一股暖意袭来,有人暖被窝也太舒服了。

    闻着霓裳身上淡淡的香味,苏画也不由得贴紧了一些。

    “我说小鹿怎么提出来要跟小虎睡觉,原来背后是相公在搞鬼。”霓裳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应该早就察觉到苏画的小心思。

    可是最近酒坊的生意很忙,她也无暇顾及苏画会摆出这么一道。想是这么想,她还是往着内侧动了动身子,给苏画让出了位置。

    “天凉了....”

    苏画翻了个身子,叹了一口气。左手伸到霓裳的脖子底下,霓裳也是很熟练的把脑袋靠了上来,枕在了上面。

    “过几天,我就要随着陛下前往陇西。留娘子一个人在家,还真是不放心啊。”

    霓裳也发现苏画最近的不对劲,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朝堂上的事情,她一律不会过问。

    良久,女子的声音才响起。

    “相公放心,妾身会照顾好自己的。”

    这就没了?

    苏画不免有些失望,又补充了一句:“这一去,短则半月久则数月,娘子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相公为家操劳,为国事烦忧。妾身哪里还敢徒增烦恼,难道为了一己私欲,要相公违抗皇命不成。”

    “也不能这么说,我在衙门还是挺悠闲的。酒坊的事反而更为麻烦,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

    苏画说着,想捏一下她的脸。霓裳感受到了,那股不安分的动静。在黑暗中接过苏画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温润细腻的手感,苏画心里小小的满足了一下。

    “何时出发?”

    “还没定下来,不过想来也就这几天的事情。”

    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娘子你要小心相府的势力。酒坊的利益甚高,但是我们也是与虎谋皮。我走之后,一定会有很多蝇头鼠辈跳出来。玄公和齐老大都会留下来帮你,如果真的遇到了困难,要第一时间跟他们商量。”

    “妾身知道。”

    “兵部尚书韩大人和京兆府沈大人,就不要联系了。自从我跟赵嵩谈生意以来,那些正派官员就对我心存排挤。三弟是秦王府的小王爷,他应该会出手帮忙,只不过秦王那一块有点难办。如果真的出了大事,他应该不会不问不顾。”

    “妾身明白。”

    听着苏画喋喋不休的嘱托,霓裳都是点头答应。他跟相府合作,别人不理解,她还能不理解吗?

    “既然娘子都明白,那是不是....”

    说话之间,苏画不安分的手又动了起来。

    “相公,你干嘛?”

    “这不是要离开这么久,总得尝尝味儿是吧?你总是这么压抑着我,也不是个办法呀!”

    霓裳自然明白苏画的意思,脸色也红成一片。

    “当日是相公说....不碰我的....”

    “当日说了不碰,意思是不能深入交流而已,摸摸也无妨,对不对?”

    论起颠倒黑白,苏画还是有一套的。

    感受着苏画不断的挑逗,霓裳也是鼓起了勇气,小声道:“那.....就这一次.....”

    “好,都依娘子的,就这一次....”

    上次霓裳也是说最后一次,管他的,今晚舒服了再说。

    一抹春光,鸡鸣大亮。

    bq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