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的天赋是复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隆冬之雪,风雨欲来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的天赋是复活:第六百二十三章 隆冬之雪,风雨欲来

    边关在近些时日防守得更渐严密了,派了许多修士驻守城墙,严防盯守。

    道教天尊坐在天穹高处,与其下黄纸老头对坐,正在议事。

    黄纸老头率先开口问道。

    “有必要这么大阵仗嘛,妖族现在还没攻城迹象,如今城内却已是严防死守,我怕到时修士会如同惊弓之鸟,战力反倒下降。”

    道教天尊摇头,解释道。

    “距离上次妖族攻城已经过去三年,按平时来算,确实算短,可如今天下有大变故,道教和学宫分家,天光州就只有我们道教守着。”

    “若是你,岂会放弃这次绝佳机会?

    “所以我觉得妖族不管如何,都会在不久后尝试一次猛然的攻城。”

    黄纸老头点头,“我也想过,只是觉得不需要消耗如此大量的人力,还是该养精蓄锐,毕竟能打过怎么都能打过,不能打过也没法,拼死而已。”

    道教天尊沉吟片刻,缓声开口。

    “我想过的,其实妖族若要攻城,能守住的概率……有些小,毕竟如今城内的战力比起当初,真是降了不少。”

    “何况还有另外两座城池要看守,没了学宫圣人,我一个人有些分身乏术了。”

    黄纸老头摆手,大大咧咧道:“怕个屁,大不了就是死在外边,我从不怕这些。”

    道教天尊摇头,“是不怕呀,都不怕死,只是可惜了我人族天下啊。”

    黄纸老头双手抱胸,咧嘴道:“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不信学宫真见死不救,再说你们道教又不是没人,天光州不就坐着两个大人物嘛。”

    道教天尊点头,“我已经与老天师、姚天长都说了,到时候若城内告危,他们都会来。”

    黄纸老头点头笑道:“这不就成了嘛,有这两位坐镇还怕什么?”

    黄纸老头本是调侃发问,却没想到道教天尊表情严肃,回答道。

    “怕妖族会史无前例的举天下而攻!”

    妖族天下若要尽数攻来,莫说边关城池,整个人族天下能不能守住都是个问题。

    妖族早在千年之前,战力就不输人族,只是缺少能够叫板老武帝陆神力、老剑神姚天长这样的顶尖战力。

    如今妖族沉寂千年,人族苦于内斗,对妖族知之甚少,那么很难说妖族没有这种顶尖战力出世。

    如此一来,人族更危。

    黄纸老头神色微愣,低头摇了摇,无奈道。

    “那有什么法,我也只能尽力而为罢了,大不了不要这修为、这飞剑、这条命。”

    道教天尊摇头,“你已做得很好了,你也不是我道教门徒,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到时候若真守不住,你就带上陈九一起走。”

    黄纸老头皱眉,“我可不带,人生本来就冗长乏味,我已经活够了,还苟活着干嘛,死了反倒轻巧,也不用看城破之后的人族辛酸事。”

    道教天尊微微一笑,“你倒是想得好。”

    黄纸老头点头笑道:“那可不。”

    他活着千年,在城内扎根数百年,要是再走,也不知道去哪。

    难不成到时候真要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四处流浪?

    那还不如死在城里。

    至少这片土地。

    他很熟悉。

    瞧着亲切,躺着舒服。

    ————

    今年雪来很早。

    先是玲珑小雪,落得不大,带来寒意。

    之后隆冬,便转为大雪,覆盖了整个城池,白茫茫的一片。

    城中修士在这个冬季离去不少,都各自回了家乡,准备过了好年。

    剩下修士已经每日严防死守,换班执勤。

    陈九也在其中,且他要做的事比这些修士多得多。

    例如现在他便要去探查这些城外的大山之处,看看有没有妖物隐藏,且每日都要去探查,基本就是早出晚归。

    甚至他现在已有几日未回城内,跟着寻到的一处可疑痕迹不断追寻,到了这离城池百里远的山脉之处。

    山脉绵延,空旷幽静。

    是处藏匿的好地方。

    陈九仔细打量了一眼,缓步踏了进去。

    这山脉突然一闪,刚刚进去的陈九身影忽然不见。

    山脉重归寂静。

    陈九站在原地,转头看去,后面没了来路,变成了与前面一样绵延的山脉。

    小天地?

    陈九微微皱眉,朝着前边叫喊道。

    “滚出来吧,我懒得找你。”

    山脉回响,以一种诡异声色,将陈九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陈九眼瞳微微跳动金芒,伸手朝着面前山脉点指。

    “吭。”

    武运爆响,山脉尘土飞扬,瞬息被炸掉半边山头。

    陈九不停,朝着面前山脉不断点指,轰隆爆响不绝于耳,山脉持续崩殂。

    陈九身上金芒渐浓,恍若飞升。

    山脉之中突然响起惨叫,一位瘦小老人背着箩筐从其中跑出,瞧见陈九,吓得顿时滚倒在地,箩筐中的药草掉落,老人顾不得去捡,赶忙向陈九求饶道。

    “仙师饶命,仙师饶命!”

    陈九单手指向他,武运覆盖包裹在老人身旁,将老人稳稳一压,直接禁锢在地面之上。

    老人面色极为惊恐,涕泗横流,慌乱求饶道。

    “仙师饶了我吧,仙师……”

    陈九蹲下身子,打量老人,开口道。

    “你倒是聪明,知道找个真老人夺舍,让我瞧不出肉体上的区别,甚至就连神魂都想象。”

    老人面色惊惧,“仙师你说什么,小老儿实在不知道啊!”

    陈九伸手捏住老人头颅,点头道。

    “让我猜猜,你夺舍这老人用的是你七魄中的哪一魄?”

    老人浑身颤抖,已是哭着求饶道:“饶了我吧,仙师,仙师!”

    陈九看着老人,五指紧紧捏着,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捏碎老人头颅。

    良久。

    陈九松手,站起身来,面无表情道:“你滚吧。”

    老人身上金光武运骤然消散,他赶忙起身,连滚带爬迅速走远。

    陈九看着老人离去身影,双眼眯起。

    这个妖物聪明就聪明在,他即夺舍了老者,又没完全夺舍,在老人体内还留着两魂。

    是转世投胎的两魂

    陈九要是强行留下老人,这妖物说不定就会拿这两魂来威胁他了。

    而陈九又不想杀他,更怕自己控制不住把这算是妖物傀儡的老人杀了。

    老人慌乱逃去的身影突然一顿,转向身来,朝着陈九诡异一笑,讥讽道。

    “真是菩萨心肠。”

    陈九眼瞳金芒一闪,单手瞬息洞穿老者头颅,从中取出两魂,回道。

    “是啊,我真是心善。”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