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150:窥视王座者吊死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150:窥视王座者吊死

    这一团剑光耀眼,瑰丽,刺破一切的晦暗与神秘。

    在这道剑光的面前,仿佛没有任何的存在能够遁行。

    而这片仿佛能够淹没一切的巨浪在剑光之下飞散,一切都归于平静。

    整个空间都似被这一剑给斩碎。

    剑吟声在剑光之后才在虚空里弥漫,这是剑割裂虚空产生的声音。

    眼前的景象,依然是一条泛光的河,通过灯光可以看到,他仍然是在一条船上,只是这条船早已经破败不堪,搁浅在这里,在船头有一堆被时光侵蚀的衣服和尸体。

    隗林通过灯光,照入这浅浅的河中并没有什么鱼,只有河床下的一颗颗的石头,这些石头泛着光,当凝视着它时,这石头就会变的模糊不清。

    隗林凝视着一个石头,突然,那石在模糊之中扭曲,变成一只长满了尖锐,朝着隗林的头咬来。

    它从水里冲出,带起一片波涛。

    隗林轻喝一声,那一条凶恶的鱼便已经溃散。

    再抬头看远处,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城,只有一片黑暗,而这条发光的河则是绵延到远处,被黑暗吞没。

    那黑暗在他的目光中化开,他看到一个人,这个人被吊在梁上,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睁开的,与隗林注视着。

    隗林提起灯笼,喷出一口银光,银光朝身上一裹,随之他整个都化为一道银芒划过虚空,朝着那一片黑暗里钻进去。

    这一道银光,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从河边起,穿入黑暗的最深处。

    他的目的只有那垂吊着的那个人。

    垂吊着的人全身干枯,一双干枯的眼睛凝视着远方,一道剑光破开黑暗的迷雾来到他的面前。

    并没有真正去斩他,更没有去斩吊在他脖子上的绳索。

    来到这个房间里,只看了一眼这个吊着的人,目光便被墙壁上的一竖字给吸引了。

    “幽冥城主,窥视王座,吊死!”

    隗林看着这一坚字,心中一万个不可思议,想不相信,可是这个字,这个吊着的人都在证明着。

    难道说这仍然是幻觉。

    闭上眼睛,在心中默诵了一遍清静经,又诵了一遍般若心经。

    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还是如此,他举目四望,这个房间整个都像是被烟薰了一样。

    “你是幽冥城主?”隗林问道。

    如果说他真的是什么幽冥之主,那么之前那个庄园里的人手上拿着的那个雕像,应该就是寄托了他的一缕意志。

    “你的意志还没有散,拉着我的灯笼不放,是想喊我来救你吗?”隗林再一次的问道。

    “现在不说话,难道说你最后的力量已经用完了?”隗林再一次的问道。

    他看着那一根吊着尸体的绳子,可不敢轻易的乱动。

    曾经的幽冥城主这种传说中的人都被吊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既然你引我来,那我也给你一次机会!”隗林站在这个这个吊死幽冥城主前,凝视着他那干枯的双眼,元神渗入其中。

    一片怨恨与不甘涌来,在那怨恨与不甘之下,则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呐喊:“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随此之外,再也听不出什么来了。

    “我没有什么?”隗林看着那墙上的字,心想:“是在说我没有窥视王座吗?”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求证了,因为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

    这个王座,隗林只知道那个玩家们所说的‘系统’里有王座。

    之前在庄园之中看到的那个人和那个影子,可能真的是他最后的意志显化了。

    “可惜,不能够得到更多的信息。”隗林四处看着,想找地方离开,然而却发现根本就没有门。

    突然,他感觉冥冥之中有一根灰色的草绳朝着自己的脖子上套来。

    这绳子仿佛无形无质,隗林却汗毛直竖,背脊生寒,一股致命的危险感涌上心头。

    他条件反射的一手挥出,一道剑光斩向那那冥冥之中套向脖子的绳索。

    那绳子在剑光下立即断去,而隗林也没有犹豫,手中的灯笼上红光涌动,照破迷雾,他一步跨出了那个密室。

    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身后有草绳朝着自己的脖子上面缠来。

    这个肉眼无法看到,冥冥之中自有感应。

    他凝聚意志,仍然一剑朝着那绳子斩去。

    绳子在剑芒之下断去,却很快就又接好。隗林平时斩其他的一些无形无质的存在,总能够在斩下的那一瞬间,感应到对方意志的所在,所以就能够连对方的意志一起斩灭。

    可是这个绳子却不同,如果不集中意志去斩的话,甚至连绳子都斩不到,而斩断草绳的那一瞬间,他觉得空空荡荡,根本就无法斩到其中的蕴藏的意志。

    那草绳是一件宝物?

    就在这时,黑暗里突然出现一个人,这个人看上去很矮小,披着一身黑袍,抬起头来的时候,一脸的白毛。

    这不是人,而是一只白面猿猴。

    它出现的一刹那,便朝着隗林招手。

    在这一刹那,隗林居然觉得自己元神不稳,有些无法集中意志。

    隗林伸手朝着虚空一抓,那一团银光便被他抓在手里,只见他朝着虚完之中斩去。

    “斩!”

    这一剑的剑光并不强烈,只有一抹银丝。

    但是这一剑之下,隗林却感触到了那草绳里的一丝意志,于是再第二剑斩下去。

    “斩神!”

    又一抹剑光划过虚空,冥冥之中,那草绳快速的退去,而隗林手中剑脱手,化为一团耀眼的银光,如银月坠落,瞬间便已经穿过了那白面的猿猴。

    只见那一团银芒突然一暗,随之又亮了起来。

    那突然的暗去是因为穿过猿猴的身体,出来之后便又亮了起来,忽闪之间已到高空,绽放出万丈光芒。

    仿佛要将这片虚空斩出一个洞来。

    阳矍府里的那一座神秘的庄园里,那晦暗的虚空之中,突然有银色的光芒透出。

    虚空里银光闪耀,然后一个人在剑光之中显现,红光铺满,照破迷妄,那个房间之中的桌上一个盒子再一次的出现。

    隗林伸手将盒子拿在手中,随之挥动八角宫灯,随着灯光一起迈入虚空,身形在虚空之中迅速的远去,灯光随之被晦暗淹没。

    这里再一次的恢复平静,晦暗之中却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出现,一个人出现在一个角落里,看着火光消失的方向。

    庄外的虚空里,突然有一点火光照出来,然后一个人迈出。

    隗林四周看了看,然后又一步迈出,火光被黑暗淹没,人也消失。

    这一座庄园可以告一段落,至于那一个失踪了的,隗林之前找了那么久,没有一点感觉,所以也就不再找了。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