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149:梦溪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149:梦溪

    那一个干尸在剑光斩下的一刹那,已经不在同一个平面之下,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异。

    但是隗林早就体会过,世界不是平坦的,从宏观到微观,每一样事物的内部,在隗林的感知里,就如另外一个小世界,它们有着自己简单规则。

    他以元神去渗透,也能够能够进入其中,但是需要需要一定的时间,而隗林有更好的方法。

    只见八角宫灯上的灯光大盛,本已经如倒影的干尸在灯光之下便清晰了。

    八角宫灯的灯光,可以照破迷妄,可以穿透物质,可以穿透小千世界。

    随着火光照在干尸身上的那一刹那,一道剑光已经卷下。

    干尸的身体在剑光里四分五裂,就像是干枯的土块被力量一压就碎成了粉尘一样。

    然而尽管如此,隗林依然没有感觉到这个月亮门内的屋子里的恐怖减弱,顿时,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虚影站了起来,他伸手朝灯笼抓去,然而一道火焰通过铁链传递过来。

    只一瞬间,灯笼的红光之中就多了三昧真火,只是三昧真火朝着那一只虡幻的手燃烧过去时,并没有任何的阻碍,但是却也像是没有烧到任何的东西。

    而隗林却清楚的可以感觉到来自于那一只手的力量,正在往里面拖着。

    隗林此时的心中已经无比的严肃,他的感觉告诉他,这是他自毕业以来,遇到的最强大最恐怖的对手。

    黑暗涌出,几乎要将灯笼的光芒淹没,大家都清楚的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人影在黑暗之中,一手抓着灯笼,整个身子膨胀成巨大,逼近月亮门。

    那些站在隗林身后的人不由的后退了几步,隗林并没有动,他能够清楚的知道,对方那看似只是一道影子,却丝毫不弱于自己元神的特性及力量。

    他很清楚自己所修的法术融入元神之中形成的法光,而对方那周身的一片黑暗,也是一种法光,他从中感受到了腐蚀、剥夺以及一些神秘的特性。

    灯光在那月亮门之中暗淡,同时剑光竟是也有些不太清晰。

    隗林知道,那未知的存在想要将自己的灯笼及剑丸都夺去。

    他心中生出一丝愤怒,并且想真正与之较量的想法,对于他来说,自成元神以来,还没有真正遇上过让他感到力不从心的事。

    而且,他也想看看这里面究竟通往哪些地方,如果一无所知倒也罢了,既然到了这里,感知到了一些,那就要探个明白。

    回头,点出一道元神法光在虚空之中分裂成四份,每一份之中都有一个微小而玄奥的‘镇’字,没入那个四个被铁链捆缚着的人眉心。

    随着铁链松开,四个掉落在地上。

    “你们带着四个人先出去,我要去会一会这里面的东西。”隗林说道。

    何九却心中一急,说道:“不行,你是六阶以上的存在,是国之柱石,你不能够以身犯险,如果你失陷在这里,将会是整个国家最大的损失。”

    “不,我不会有事。”隗林回头看了一眼,又指着那个身上贴了一张法符的应化,说道:、“他的身体之中有一只潜藏着的邪灵,现在被我封印着,你们出去的时候要记得报上去,如果有问题记得将他烧了。”

    隗林说完一步就朝着月亮门之中而去,几个人看到一身法光笼罩的隗林迅速的没入那月亮门里的黑暗。

    就像是沉入漆黑的水里,同时,那一道幻影一样的人影也消失了,月亮门里的景象快速的稳定下来,然后那屋子里的景象再一次清晰,只是少了那一个坐在那里的人,而那桌上也没有了那一个盒子,隗林的身影也不见了。

    “我们先出去。”何九说道,三个人带着几个俘虏要回去,而且这俘虏的价值很高。

    而此时,小天与顾红炎两个,也都非常的配合。

    何九没有再去找五人小队之中,最后一个失踪人员。

    ……

    隗林一步跨入月亮门之中,就觉得自己一步跨入了另一个世界,原本的世界在与自己快速的远去。

    而同时束缚着剑丸和灯笼的感应快速的增强,他的眼中看到一团黑烟正缠绕着灯笼,剑丸之上同样的笼罩着一层云雾,随着隗林的身形在这片虚空里显现。

    剑丸绽放出万丈银芒,就如银月冲破了云雾,照耀着大地。

    同时,那灯笼上红光大盛,瞬间脱离了那一团黑烟。

    他的目光看向这片空间的深处,在那深处,他隐隐可以感受到有一道目光。

    果然是另一个世界。

    在那些神话传说之中,常会有人进入另一个世界之中。

    可是这里又是哪里呢?

    同时,隗林又体会着刚才那力量,自己身在外面的时候感受到的力量和进来之后感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

    他现在回过头来想,很容易就明白是这里面某个存在借助于世界的力量来束缚自己的剑丸与灯笼,在自己进来之后,这种束缚就不起作用了。

    他伸手一抓,那散发着一片红光的八角宫灯便落在他的手里,张口一吸,银月般的剑丸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他的嘴里。

    随时他朝着下方落去,越来越深,下方的迷雾慢慢的散开,竟是一条静静流淌的河。

    河水泛着光,而在河水之中,有一条条的泛着蓝光的鱼在游动着。

    在河上有一条小船静静的飘浮着。

    这一切就像是画中一样。

    陶林从天而降,朝那条小船落去。

    在空中之时,他看到小船上的前面坐着的一个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的人,当他落下在船上之时,船上一位戴着半笠的船工立即站了起来,撑起竹竿,使得小船往前走。

    他竟是什么话也没有问,只往前撑着船。

    抬头看来时的天空,那里只有浓重的乌云,整片空间里唯一的光亮就是河水与河水里的鱼。

    “老伯,这是去哪里的船。”隗林问道。

    “这是去往幽冥之乡的船。”船头戴着斗笠的老者说道。

    随着他的话落,前面河流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而这河水则是流入城市之中。

    那一座城市漆黑,高大、巍峨。

    在那城头仿佛屹立着许多的鬼神,可怕,恐怖、森严。

    隗林眼睛看着,却突然闭上了眼睛,而他的身上的元神法光在闭眼睛之后开始涌动,火光自深处翻涌而起,与手上的灯笼光芒连在一起,形成一片,而在光芒之外,却一片黑暗。

    船下的原本泛着光芒的光在法光的照耀之下,竟也变的漆黑一片。

    隗林的双眼缓缓的眼开,他的双眼之中也泛着法光。

    他曾看过一本典籍,那典籍是以一种研究讨论的语气说那些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中的一些灵异之地是否真的存在。

    其中有一个故事,就是说有一个名叫沈溪的人上了一条神秘的船,那船带着他进入了一条发光的河中,而河中的鱼则散发着蓝光。

    在这条河上,那个沈溪的人见到了许多传说中的东西,至于怎么回来的,他自己却不知道,甚至在写下这个故事之时,也是边写边忘记了,如梦一样,最后他将那条河起名为梦溪。

    梦溪之中的一切都如梦幻。

    隗林缓缓的蹲下身,将灯光照向下面的水中。

    灯光之下,水下一张脸出现在隗林的眼中。

    当隗林看到这一张脸之时,整条河突然翻涌起来,倒卷而起,连这一条船一起淹没。

    隗林被淹没在水中的那一刹那,整个都觉得窒息,一股强大意志向元神之中侵入。

    这片空间里,在这一刻变的晦暗无比,光芒像是沉入了水中,韵染一片,但是却无法形成光芒。

    “呵呵,终于忍不住了吧。”隗林的声音传出来的同时,一道灿烂的剑光自黑暗的水域之中展开。

    这一剑,是隗林自得剑丸以来最为认真的一剑。

    集朝阳剑意,斩字诀,镇字诀,以及修练多的炮拳的拳意,融入到这一剑之中。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