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148:干尸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148:干尸

    隗林看的地方,是庄园的一面墙壁的裂痕之处,那里正有一个血色的人从那里探出头来偷窥着。

    他没有皮囊,身体卡在在墙壁的裂缝之中,沁染一片血红。

    隗林看了看这个无皮人,又看看了那面镜子,隐隐可见那镜子里有一道人影在偷窥,而隗林就站在镜面能够照着的地方,但是却并没有影子照在里面。

    顾红炎和小天也看到这些,心中一阵紧张,但是却发现隗林没有理会这些,而是伸出手指,指尖一点水韵般的法光闪耀,点在那雕像眉心。

    原本如凝结了水泥灰的雕像指尖的水韵法光之中快速崩解溃散。

    就像是有水将那些泥灰冲洗掉,而那泥灰下的脸也快速的鲜活清晰起来,属于人类的皮肤在灯光里呈现,然后那双眼睛也显露出来,意识开始活跃。

    何九感觉自己像是躲在被子里,被人掀开了一角,然后他看到一片红光从被子外面照了进来。

    他的心中一片期待,当看到隗林这时,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知道国家派来救授的人终于来了。

    他进来的时候,隗林还并不怎么有名,有也只是小名,不像小天与顾红炎他们了解的那样。

    但是隗林那一身气韵,何九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是属于人类的气息。

    “何九。”

    何九还没有说话,隗林已经喊道。

    “是!”何九情不自禁的答道。

    “知道保命自己等待救援,还不错。”隗林随口说道,然后来到镜子的面前,说道:“出来吧。”

    隗林的话落,大家都看到从那漆黑的镜面深处,有一个身影悄悄的探出来,并且脸上有着诡异的笑,这个人的面貌在大家的眼中快速的变换着,最后定格为何九的样子。

    当何九的样貌出现在镜中之时,不光是何九,其他的人都震惊了。

    因为,如果没有发现这个的话,那么谁知道何九出去之后,会不会突然之间被这镜中的邪灵寄身夺舍。

    隗林盯着这个镜子看,他曾见过一个类似的梳妆台,而且那个梳妆台的镜子里面,还有一个邪魔般的存在,那个邪魔被隗林以朝阳剑意给刺灭了,后面梳妆台被靖夜局给收了。

    但是此时看着,隗林想到了那个镜子里面的那份充满了诅咒般的信件,上面有关于阳矍府的信息,这让他不由的想,难道两个梳妆台镜子是同源?或者说是外面的那个其实也是出自于这里?

    镜中的人嘴角在笑,但是双眼却无比的冷酷,或者说那不像是人的眼神,像是野兽,带着一种时刻想要吞噬众人的贪婪。

    “看来,还不能就这么离开了。”

    隗林看着镜中的邪灵,又看着那躲在墙壁裂缝里偷窥的那个东西。

    他决定,先把这个没有皮的怪物先斩了再说。

    心念动间,一道银光划过虚空,只一刹那之间便已经划过那个墙缝里看人的怪物。

    斩字诀,既斩外魔又斩内魔。

    元神寄托剑丸,念动而至。

    几乎同时之间,隗林的身上有一道虚影闪出,手上仿佛执着一抹金红的光芒刺入了镜面之中。

    银面之中出现另一个人影,正是隗林,而镜中的邪灵脸上露出惊讶,朝着镜子的深处退去。

    然后大家看到镜面上出现了金色和黑色光交织在一起,如花一样的朵朵绽放、黑色的花,一会儿之后,镜面全都成了金红之色,一个人镜子的深处走出,大家看到镜面上的人正是隗林的模样。

    而他周身泛着金红的光芒,将整个镜面染的通明。

    然后看到镜面上的人一步迈出,消失在了镜面,大家看到仿佛有人影一闪与隗林合而为一。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

    而墙角裂缝之中的那一个被银芒斩过的魔物,此时已经崩溃成一团血肉在地上,疯狂的蠕动着,可就是无法再组成人形,最后分裂成一条红色的软体物。

    全都朝着庄园的深处游走,隗林曲指一弹,一道火光飞出,在虚空的黑暗里碎分出一点点,落在其中一些软体惨物身上,软体怪物快速的燃烧,但又钻入庄园的深处,被庄园中的某种阴暗力量给淹灭。

    隗林转身看好了一眼其他的人,何九、小天、顾红炎的眼中都露出震惊之色,隗林这神秘莫测的手段,让人众人大开眼界。

    何九进来的时候,隗林还没有显露超越五阶的能力,此时看到隗林的手段,只觉得一座高峰在自己面前从天而降。

    难道京道场如此强大吗?才毕业的毕业生啊!

    而小天和顾红炎两人的心中突然产生了别的想法:“原来自己这个世界的人好像并不是很弱,隗林这个今年毕业的学生,居然有着自己在次元世界里见到的那些大佬才有的气质。”

    隗林做完这些并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出门,开始在庄园之中游走,他在寻找着刘美雯可能的藏身之地。

    他们一行人,一盏灯笼,火光里,几根虚幻的铁链捆缚着四个人,而这四人则被拖在虚空里,又有一具死尸沉默的跟着,然后再就是三个活人。

    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只会以为这是晦暗之中的一支大队伍。

    隗林看似漫无目的在的庄园里游走,三个跟在身后的活人,发现所走的地方是自己等人并没有来过的地方。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们才能够真正体会到这个庄园的巨大,很多地方看似相同,但是细看却又会发现不同。

    这是一座已经废弃的荒凉庄园,突然,隗林在一个小园前面停了下来。

    一个月亮形的拱门外,隗林带着一行人站在那里朝里面窥视。

    小天、顾红炎、何九三人也朝着里面看去,他们发现觉得此时朝里面看,就像是在看同一个世界里的另一个维度。

    就像站在井口看井中的水域,又如看一个瓶中世界。

    同时,他们都觉得那月亮门里小园中似乎有什么也在朝外面看来。

    “刘美雯躲到这里面去了吗?”何九不敢相信,他觉得如果刘美雯如果真的躲到这里面去了的话,那肯定活不了。

    尽管没有进去,他已经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怖。

    “也许吧。”隗林应了一声,他之前通过那个木偶有过一次通灵感应,虽然无法确定位置,但是在来到这里之后,那种冥冥之中的感觉则是清晰了一些。

    “这里似乎,很恐怖。”小天说道。

    “确实,不过,总要进去看看。”隗林说完手中的灯笼已经抛扔了出去,朝着那如深渊般的月亮门中而去。

    随着灯笼落进去,他们才真正认识到自己感知的狭隘,因为八角灯笼落入其中就像是落入水中,那光芒竟是快速的缩小,像是要被淹没,本是一片光芒,看不见灯笼的真正面目,而这个时候在黑暗里光芒缩小,他们反而是看清楚了,八角灯笼样子。

    灯笼上的铁链挥动,而灯笼则是那片黑暗之中划动着,随着这个划动,那灯光却不断的变亮。

    这是隗林将元神的力量寄托于其中,灯光大盛,黑暗驱散,他们看到那小园里的屋子里,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这个人像是一具干尸,全身都干瘪着,他坐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却在灯光里还泛着光。

    那是一身绣着金线的锦衣,昭示着他生前的身份富贵荣华,头上戴着圆帽子。

    而他的一只右手则是拿着一个雕像。

    雕像上面黑气缠绕,左手则是搭在旁边的桌上,在那桌子上面有一个华丽的木盒,而他的左手就是搭在那木盒上面。

    “那是刘美雯的收纳宝盒,平时她的木偶都是放在那个盒子里,我听说,她那个盒子也是可以藏身的,她一定是躲在宝盒里面了。”何九指着那个盒子激动的说道。

    也就在他说话之间,也不知道是他的声音还是灯光照耀惊动了干尸,干尸竟是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一具干尸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算不得什么。

    但是在神秘的世界,任何存在都不能够轻视,在别处可以不在乎的干尸,在这里却有着极度的恐怖。

    它抬起头,那一对干枯的眼睛朝着外面注视着,在场的何九他们只觉得,一股森寒的感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他们知道,这是干尸的恐怖意志降临,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他们发现自身的周围笼罩着一层法光,法光涌动,里面仿佛有着一个玄奥的字符在闪烁着。

    “高抬贵手,必有重谢。”隗林突然开口说道,他的声音穿透了黑暗,落入那屋子里。

    而那个干尸则是进一步的复苏,他那干枯的皮肉则像是黑暗里的力量,黑暗像水一样的钻入它的皮肤之中,这个干尸竟是快速的变成一个活人。

    他看着隗林,张嘴说道:“你用什么谢我?”他居然能够开口说话。

    在他说话之间,可以看到他的嘴里仍然是干枯的。

    “我可以让你真正的解脱。”隗林说道。

    “嘿嘿,你想要我真正的死亡?”干尸突然伸手朝着灯笼抓去。

    个缺点,它无法将一些没有生命意识的死物卷入光域里,所以那盒子在那桌上,他也无法做到将盒子卷入火光里,除非盒子打开,显露出里面的人来。

    干尸的那一只明明已经丰润起来的手,在探入火光里的一瞬间,又快速的干枯。

    “敬酒不吃。”隗林低声喃了一句,张口一吐,一道银光飞逝而出,瞬间斩落了对干尸的那一只伸出来的手,那一团银光在虚空里一转,朝着干尸的头颅划落。

    可就在银光落下的一刹那,那一个虚空里起了一片波纹,剑丸斩落,隗林却觉得斩了个虚空。

    这感觉就像是一刀斩在了地面的影子上,地面被斩破了,但是影子安然无恙!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