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79:游龙观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79:游龙观

    北斗隐去,金乌东升。

    暗室上香之时,那张照片上的人神韵暗淡,比起之前元神分身附在上面时要弱的多。

    这仅有的神韵,还是这些天来隗林每天上香后,留在上面的一缕缕神韵汇聚的。

    他知道,自己那个元神分身恐怕很难再回来了,但是与元神分身之间的感应却并没有断去。

    之后,洗漱,采食紫气,吃早餐。

    回来之时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你是不是答应帮人晋阶三阶了?”

    隗林有些意外,老师居然知道了。

    “戴氏在整个夏国都是顶级家族,戴老祖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地位,巨鲸基因研究所是国家战略级单位,戴老祖是里面的掌门人,她的孙女没有进阶,一定是有问题的,听说这小姑娘长的好看,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没啊,老师,我的眼里只有星辰大海。”隗林说道。

    “你小子,这个年纪也是要交个女朋友,不过,听说戴老祖这个孙女是有未婚夫的,那未婚夫还是游龙观内门弟子,一身道法已经有了极高的造诣,无论怎么样,你得慎重。”

    “老师,我以前看到一种法术是将自己的情绪欲望喂养魇鬼,不但可以增加自身对于魇鬼的控制力,还能够让自身处于一种低情绪波动的状态,所以,我就在想,可不可以在已经晋阶之后直接斩掉这种情绪。”隗林说道:“这不正好有一个机会试试嘛!”

    “你可不能斩坏了人家,而且,你怎么斩?虽说传说中的剑仙手段,既斩外身还斩内神,但你有没有把握?”

    “把握还是有一点的,就算是没有斩好,也不至于坏了她性命吧。”隗林说道。

    “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那你就为国立一大功,到时你就是血脉修士这一系的外科医生。”柳老师说道。

    这一点,隗林倒不怎么在意,与老师断了电话之后,没一会儿,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居然是陈惜春。

    而这个陈惜春也是来问关于帮戴月容进阶的事,问他到底有没有把握,反正就是打听情况。

    这让隗林不由的感叹,这个戴月容所在的戴家确实厉害。

    柳老师是沪城监察司的司长,戴家能够直接询问到,陈惜春据说也是夏国隐世的陈氏家族传人,居然也有联系。

    但不管怎么样,隗林对那个实验有兴趣,成了于国有功,顺便可以收一位十年合同期的员工,不成嘛,就不成,对方又能怎么样?

    ……

    戴月容坐在家里的窗边看书,旁边是一盆紫龙兰,紫色的茎,蓝色的叶。

    她昨天回去之后就将这事跟家里人说了,她知道家里人会去调查隗林,最后来判断他说的话有几分可信,结果很快就反馈过来了。

    其中反馈最好的是他学校的老师,当前沪城监察司的司长柳虞,他居然说:“隗林说能,就八成能做到。”

    还有一个是陈惜春,戴月容小时候就认识,她的反馈是,隗林这个人非同寻常,别人做不到,他未必做不到。

    这就让戴家人为难了。

    因为戴老祖对戴月容的期待很高,因为她的血脉与纵火女妖的血脉契合度很高,即使现在只是二阶,她从那血脉之中获得的传承能力,也比别人要强许多。

    但也正是如此,到了三阶的话,那她的性情也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这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毕竟纵火女妖性淫,如果影响到了戴月容的话,以后发生了什么,多丢脸啊。

    戴家有人觉得可以在隗林那里试一试,有人反对,认为还是等老祖那里的实验,看看有没有办法。

    当然,戴月容想在隗林那里进阶的消息也传到了在游龙观修行的萧辰那。

    戴老祖曾受过游龙观主的大恩,而且游龙观在国内的举足轻重,戴家一来是为了还恩情,二来是为了能够让家族地位更加的稳固,所以让戴月容与游龙观的内门弟子萧辰很早就订了亲。

    身在游龙观的萧辰听到了这个消息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有人想挖墙角。

    “师兄,嫂子如果真的在那个什么灵馆里晋阶了,并在那里工作,这天长日久之下,嫂子要是变心……”

    萧辰旁边的一个师弟还没有说完,便看到师兄眼中的杀气,他连忙闭嘴。

    “纵火女妖的血脉中的副作用,我游龙观自有法门压制。”萧辰说道:“那个隗林算什么东西,我倒要去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在他看来,戴月容太冷傲了,受到那个纵火女妖的血脉影响更好,自己与她完婚之后才能够夫妻和谐。

    “师兄,你的阴神已经凝炼成玄光,天下间年轻一辈中,又有谁可为敌手呢,那个什么隗林,说是京道场首席,还颇有些名声,这次就让他好好的看看,门派出身的人与这些学校的学生之间的差别!”师弟在旁边愤慨的说道。

    “这是自然,游龙观享誉大夏,曾力战世界强敌,为开国立下大功,一缕阴神玄光可化游龙,既然这次出山,当要一鸣惊人,方可称得上游龙观弟子。”萧辰自信的说道。

    ……

    “月容,刚传来消息,说是萧辰要去找隗林。”一名雍容富贵的妇人在戴月容的旁边坐下,并缓缓说道。

    戴月容低头看书,没有理会。

    “你是不是不想嫁给萧辰?”妇人继续说道:“娘看的出来,虽然你从小话少,却有志向,不像娘一样,就整天到处买买买的,但是娘还是要说一句,我们女子,要嫁就得找个有身份地位的,那个萧辰是游龙观三位内门弟子之一,是有机会继承游龙观的,即使是没有继承,将来也是能够出任中央禁卫,嫁给他,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吃亏。”

    戴月容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妈,你去打麻将吧,我的事不要你管。”

    “唉,你打小就有主意,妈只是不想你活的累,不过,那个隗林其实也不错,京道场首席,现在沪城监察司长又是他老师,将来同学也会遍布国内,也算是有根基的人,但他的成就是在几十年后的事,比不得萧辰下山就能够继承游龙观的人脉资源。”妇人坐在那里继续说道。

    “妈,我只是去那里进阶,又不是去嫁人。”戴月容叹了口气说道。

    “妈虽然从小就不管你什么事,但是妈知道,你是想借此机会摆脱婚事,如果萧辰去与隗林比法输了的话,就更没有理由阻止你了,而且你还要为那个隗林工作十年,你就更有理由拒绝完婚了。”妇人自信的分析道。

    “妈,你不要用你琢磨我爸的心思用到我身上来好不好。”戴月容有些无奈道。

    “好,好,妈也劝了。不过,妈还是支持你的,我看了那个隗林的照片,是个有风采的人,但是这个人有些傲骄,是个被动的人,你如果真喜欢得主动一些,这方面妈拿手,妈会教你的。”

    “妈……”戴月容合上书,眼中出现了一丝的恼怒。

    “好好好,妈这就去打麻将,你要记得,记得,妈有经验。”妇人一边说道一边走着离开。

    戴月容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窗外就是江畔,这片地方曾经发生过多少血雨腥风,曾有多少草根在这里逆袭,曾有多少人尸沉江底。

    而此时,戴月容的眼中,江上波光粼粼,一派祥和。

    她有时会觉得,自己就像是这条美丽的江,谁都看到自己的好看,想要占有,又有多少人想过,这条江水想要流到何方呢?

    ……

    沪城灵修学校上空的剑舞,第一天的时候最为鲜明清晰,慢慢的变的模糊。

    在第一晚的时候,有许多人前来观看,其中最多的就是这一届已经毕业的学生们,因为这是京道场首席留下来,大家想看看究竟怎么样,然后一个个唯有惊叹。

    更有不少人试着与那剑影交手斗法,竟是无一能胜,任何法术入那剑光里都会被剑光搅散。

    而这也成为了超凡圈中的一件大事,但在社交媒体上面也只是出现一些议论,因为这是普通人看不到的,流传在社交媒体上的视频里只有一片闪耀变幻的强光。

    这种事对于沪城灵修学校来说并不光彩,所以超凡圈中来这里看的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的并多不,只在私下里讨论分析着。

    到第二天,那剑影便没有那么明晰,第三天更是散为一团光,唯留淡淡的剑意,最后消散于光华之中。

    萧辰赶到沪城之时,隗林的剑舞留影已经散了,他没能够看到,但是他却听到了不少人惊叹于那剑舞不仅美,其中剑意更是凌厉,有斩万法的意味。

    他不服。

    更何况,自己的未婚妻要去这个人的灵馆里晋阶,而且他知道,纵火女妖会影响到自己未婚妻的心性,他可不想在那个时候陪着未婚妻的是别人,万一出点什么事,自己这常常游龙观内门弟子,头上变了颜色,可怎么办。

    他也没有去找戴月容,只想着将隗林强势的打败,然后告诉戴月容,这个人根本不行,只是在骗你而已。

    当他来到沪城时,跟在身边的师弟小电突然说道:“师兄,刚刚从外网得到消息,说是这个隗林凝似有五阶的实力。”

    “怎么可能?他不过是今年的毕业生,怎么就有五阶的实力了?”萧辰不太相信,他七岁上山修行,至今已经二十余年,不过是刚刚将阴神凝炼为玄光,按照测试属于四阶。

    但是加上他本身功法的玄妙,可以与五阶一战。

    “可是,这是外网的评估。”小电说道。

    “看来,倒是一位天才型的人物,很好,这就不会有人怪我以大欺小了。”萧辰在离山之时,是有一件宝物赐下的,他被赐下的是一件龙纹钉,可破法,可镇神。

    要知道,夏国的修士,有一件宝物在手,与没有宝物在手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而这件游龙钉是出自游龙观宝库里的

    “师兄,你是打算直接去那隗氏灵馆吗?”小电问道。

    “当然,你到时录好视频,我直接上门打败他之后,再带着视频去见月容。”萧辰再次自信的说道。

    两人出了火车站,有车来接,直接向着城中心的老城区隗氏灵馆而去。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