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78:卡片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78:卡片

    街道,路灯,车辆。

    车辆在街道上行驶,远看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甲壳虫,一对大眼睛散发着强烈的光芒,横冲直撞。

    钢铁丛林里,人类是其中的主人,但是其他的生物也不少。

    隗林从老师那里离开,回到了隗氏灵馆之中,看到灵馆里灯亮着,小院子的门也仍然是开着。

    他看了一下时间,十点十一分,一个孤独的时间。

    从小院里,可以看到一个女子坐在那里,她微微的靠在沙发上,旁边是一盏树枝形的台灯,白色的灯光下的女子,酒红的头发披散在肩。

    她身上穿着黑色有领的及膝裙,脖颈上戴着金色项链,吊坠是红宝石,黑色细跟的高跟鞋。

    此时的她正捧着一本书在看,这是隗林从学校里面带出来的几本书之一,书名是仪式法的构建与变迁。

    她坐在那里,侧对着门,看上去很是高贵的样子。

    隗林走进去,她将手放在膝盖上,手掌压在刚刚看过的书页,手背与手指白皙圆润,指甲应该擦了些非常淡的那种指甲油,带着一丝的嫩粉色。

    她抬头,目光从银丝的眼镜后面透过来,并没有什么愤怒表情,但是眼神却似乎在问:“你的事都办完了吗?”

    “跟我来吧,我们去三楼。”隗林说道,院子的门已经被他关上了,转身朝三楼而去,戴月容带着书,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

    隗林走在前面,他能够闻到这虚空之中残留的香气,这应该是身后的戴月容上来过,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拿到那本书,因为那本书原本是被他放在三楼的书房里。

    “坐吧,想喝点什么?”隗林打开这个大书房里摆着的冰箱,看着里面的一排的纯净水问道。

    “果汁。”戴月容看着冰箱里一排的纯净水,很安静的说了‘果汁’两个字,她在灵馆里几个小时,除了那个暗室之外,其他的地方基本都看过了,她可以肯定灵馆里没有果汁。

    “没有果汁。”隗林说道。

    “那来杯咖啡,如果有手磨的更好。”戴月容双手抱在胸口说道。

    “太晚了,咖啡容易让人睡不着,喝水对皮肤好。”隗林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递给戴月容。

    然后自己再拿出一瓶,坐到窗台边的沙发上,仰头喝下一口,而戴月容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她坐在隗林的对面,双膝并拢,露出膝盖下的一截白皙修长的小腿。

    “你融合的血脉应该是以纵火女妖的血脉为主血脉调制出来的血脉药剂吧。”隗林问道。

    “纵火女妖三号超凡血药。”戴月容的声音依然带着几分冷硬,就像是她的样子,光芒四射,但是让人难以亲近。

    “我们都知道,融合超凡血脉,关键不在于血脉相融,那个步骤在制作药剂时已经完成了,我们需要做的是与超凡血脉里残留着的超凡意识,那个是我们需要继承和学习其中的法术知识。”

    戴月容没有说话,继续听着,这个都是学校里面学过的常识。

    “我们过于抵抗那个意识的话,将难以获得其中的传承,而如果过于接受,又容易被影响改变本我意识。”隗林说道。

    戴月容微微侧头,扶了扶银丝,身体向后靠了靠。

    对于她来说,她见过许多男人套路,无数人向她献殷勤,各种种样的方式。

    她心中希望隗林真的是有办法的,别人不知道她的事,她自己是很清楚的,因为血脉检测到她本身的血脉与纵火女妖契合度极高,但是纵火女妖性淫,这与她的心性极不相合,所以当她融入这个纵火女妖三号血药之后,一直以来,都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生怕自己受到了影响,成为一个纵欲的人。

    就戴月容所了解的,很多人为了进入三阶,完全的接收了超凡血脉里面的意识,最终他们的性格都慢慢的改变了,这就是血脉这一系的弊端。

    她不想因为进入三阶超凡,而成为一个纵欲的女人,这不符合她自小以来的教养,这也会让她的家族蒙羞。

    “我可以有一个办法,让你不必在现实里纵欲。”隗林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女生说道。

    “有一种药物,可以压制情绪,可以抵御血药中的副作用。”戴月容说道。

    “这种并不能够让人更好的继承到血脉里的传承。”隗林说道:“所以你一直没有选择。”

    “无论是现实纵欲还是心灵世界里纵欲,我都无法接受。”戴月容说道。

    “你听过斩三尸吗?”隗林问道。

    “传说中成圣的一种法门?”戴月容来了一点兴趣。

    “对,但我们不是要斩善、恶、执三尸,也更不是要成圣,而是要将你心中的那个欲望给斩出来。”隗林很认真的说道,在自己弄出一个元神分身之后,他就在想可不可以斩出一些情绪来,当然,他自己是需要的。

    而血脉一系的修士对于这方面有着非常高的需求,各国在制作药剂时,都想尽量的减弱超凡生物血脉里的意志。

    很多高阶的血脉修者,有许多的情绪毒素的积累,不敢再融入新的血药,如果隗林真的能够斩出这些情绪意识的话,一定会是很多人的座上宾。

    “是晋阶之后再斩除吗?”戴月容问道。

    “当然,晋阶之后,你从血脉之中获得了传承之后再将那不需要的意识斩除。”隗林说道。

    “你这只是理论还是有实践的步骤了?”戴月容问道:“介意说给我听吗?”

    “当然可以,其实并不算复杂,就是先引出你心中的欲念,然后趁机斩出来,将之装入一个地方,或者是将之炼成一个独立的存在封存。”隗林说道。

    “你怎么斩出来?”戴月容问道。

    “我有一剑,可以斩内神惑心,我只要能感应到了你的情绪,就能够帮你斩出来。”隗林说道。

    戴月容眉头微皱,隗林的说法并没有说服力,因为他所说的内容并没有一样是可操作的。

    但是当她的目光移到旁边桌案上放着的一那篇才刚刚写了个标题的文章,那个面有‘元神’两个字,这让她心中猜测到了隗林修行的功法。

    “难怪,这一次京道场的保密级别提高了,他真的修成了传说中的元神吗?我是不是该信他一次。”戴月容心中想着,问道:“如果事成之后,你需要我做什么?”

    “在我这里工作啊。”隗林说道。

    “就只是这样?”戴月容惊讶的问道。

    “难道,你还想帮我生孩子吗?”隗林问道。

    戴月容面无表情,但是双颊却有些红晕,她盯着隗林说道:“这不是京道场首席应该说的话。”

    “为我工作十年吧。”隗林挑了挑眉说道。

    戴月容微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

    然后站起身来,说道:“等我回去准备一下,就会来灵馆中。”

    “这么晚了,不如在这里休息。”隗林说道。

    “以后我在这里工作了,可以天天晚上在你这灵馆里休息。”戴月容看了隗林一眼,隗林却觉得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一会儿,便看到戴月容来到了楼下的院子里,她竟是没有开院门,而是一步跨上了院门的上方院墙,然后又一跃而下,嘀嗒的声音,是高跟鞋落地的声音。

    黑裙飘飘,如此贵女居然翻墙,倒让隗林觉得这个女的有点意思,不仅是容貌漂亮。

    ……

    青城山大师兄隗林,从阳矍府深处回来。

    他遇上了师兄常纵风,一番询问之后,剑斗,追逐,然后将之杀死,于是将对方的剑带着,一路的朝着阳矍府城而来,然而当他寻找着的时候,却感觉不对,因为这片大地已经是一片黑色的土,天空之中的云也是黑色的,没有一丝的光亮。

    他寻了许久,终于,他看到了一堆的废墟,看到了那倒塌在地上的阳矍城府的牌匾,那上面的腐朽痕迹,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形成的。

    隗林有些心惊,因为这与他之前现实世界里看到的一样:“怎么会这样?”

    就在他想着这个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眼前的景象在变化,视线一阵模糊,然后他仿佛看到一双手,将自己所在的这一方世界都压缩在一起,紧接着,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被一股无形的巨力给禁锢着。

    一只苍白的手拿着一张卡片,将之贴在一片墙壁。

    那卡片是灰色背景,但是上面的人却满身清光,一身灰白的宽袖大袍,抬头望着天空,眼中满是警惕,右手探入左手的袖子里,袖中有一抹亮银光芒吞吐,像是随时都要飞逝而出。

    这一张卡在所摆上的位置,是第三排,属于最下面的一排,而与之一起摆放的卡面上的图案形态各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他还有非人的怪物或者某种动物。

    随着那个人的离开,房间瞬间暗下来,唯有墙壁上的卡片发出各色的光韵。

    隗林在灵馆之中睁开了眼睛,他心中骇然,刚才分神被制成卡片时,分神是要出剑的,只是最后剑还没有斩出就被完全禁锢了。

    “那个召唤契约,会将人都变成一张卡片挂在那里吗?”隗林心想着:“幸好,我不是真身签订的契约。”

    他站在窗户边,望着天空,这一刻他清楚的知道,原来世界之外还有那样的无边伟力存在。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