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77:魇魔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77:魇魔

    窗外,华灯初上。

    点点细碎黄、白的灯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片片光韵,却像是在遥远天边,他的耳中听不到别的声音,像是这个房间在这一刻脱离了这座城市。

    隗林坐在那里,轻轻的合上眼帘,深吸一口气,回想着关于老师的点点滴滴。

    初入学校时老师单独的留下自己,问生活是否有困难。

    学习过程之中,自己的成绩一直处于下游的,老师的安慰与鼓励。

    成就元神,获得毕业首席时,老师的高兴与担心。

    上面对自己怀疑,老师的据理力争和担保,这些他都记在心里。

    “可是,师母呢,她之前在哪里?……她……早就死了!”想到了这里,隗林发现自己的思维活泛了起来,一些记忆像是从深埋的尘土之中被翻了起来。

    “老师年轻时有一次梦境遨游,被一头梦魇跟着潜了出来,将师母吞噬了,所以他终身再未娶。”

    隗林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恢复了古井不波,他看着自己的老师说道:“以前曾听说,老师你的一半意识总是在梦境之中,现在才知道,原来你的梦境之中有师母在,难怪如此,只是你梦境里的那一半意识思念过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扭曲,并且反过来占据了现实,但是现实是现实,梦境是梦境,当你反客为主时,那就不好。”

    旁边的‘柳老师’却冷笑道:“我就是我,无论是梦境里还是现实里的都是我,怎么,你难道还想弑师吗?”

    “不,你不是柳老师,你只是柳老师意识里那一缕负疚壮大成的魇魔,而师母,更只是你想象出来,从意识海之中诞生的怪物。”隗林说到后面看向坐在那里的师母。

    之前他们的说话,言行,全都符合老师的样子,甚至连隗林都影响到了,接受了师母真实存在的这件事。

    老师的负疚意识化为梦魇,与他平时的言行几乎一致,但是有一点却并没有做好,隗林现在想起来却有一处破绽,那就是自己父亲现在的情况及资料,他是不应该向自己提及的。

    尽管自己级别很高,但是也不能够给自己看,不给自己看是为自己好,以老师的慎重,不可能说请自己过来说关于父亲的事。

    “是什么时候开始影响到了我呢?那个电话吗?”隗林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耳中已经听到了‘老师’说道:“我即是柳虞,是沪城监察司的司长,谁杀我,就是杀了柳虞,是杀监察司的司长,我会代他履行职责,他做不到的,我能够做到,你对于我的能力了解的太少了,我能够让这座城坠入梦中,让这座城从现实之中消失。”

    ‘老师’威胁着隗林,旁边的‘师母’眼中更是出现邪异的光韵,在她的眼中,隗林周身都散发着一股香气,那香气诱惑着她,让她不愿意移开目光。

    隗林听着‘老师’的话,叹息一声,看着地上正疯狂扭动着的影子,说道:“你对于我的能力,了解也太少。”

    话至于此,已经是尽头,尽头之处无山水,唯拳与法。

    隗林掀翻桌椅,立身而起。

    “师母”尖叫,黑暗从虚空里翻涌出,她身如幻影一样的消失。

    但是隗林却突然一步跨出,如缩地一样的出现在屋子的另一个地方,一拳打在虚无处,拳意如枪如炮,霸烈无匹。

    原本空无一人的虚空,在拳打下之后,出现了一声尖叫。

    ‘师母’的身影如烟雾一样,被轰散了,形成留白。

    隗林回过头来之时,‘老师’还坐在那里,而‘师母’则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是我的梦境,你杀不死任何人!”‘柳老师’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那种不真实感,他坐在那里,却像是根本就没有人。

    隗林感觉到了,似乎有无数的勾子想要将自己的意识深处一些东西给勾出来。

    ‘柳老师’脸上突然出现了惊讶之色,说道:“你的心中居然没有阴霾。”

    “不是没有,而是你的能力还不够。”隗林说道,一步步的走近,他的身周浮现一层清光,那是元神之光。

    而屋子里不知何时已经一片阴暗,阴暗之中影影绰绰,隗林听到了一个个未知的人走近的声音。

    隗林看向窗外,那些灯光更加的朦胧,像是水面下的影子,泛着波纹。

    “你们想要勾出我的意识心念,那就如你们所愿。”隗林话落,自他身上的清光翻涌起红光,红光如暗流一样的涌起,瞬间在虚空之中蔓延燃烧。

    “我念即神,神蕴身中法。”

    黑暗之中仿佛有什么沾染了燃烧,快速的逃窜,可火焰却附着燃烧,将火焰带到远方。

    远处,仿佛天空都在燃烧。

    这个客厅之中,隗林元神之中翻起的火焰光芒将‘柳老师’笼罩着,这个客厅之中,一片光明,那个‘师母’在光芒之中显现出来,被火光照出的一刹那,她的身形便千疮百孔。

    一个个的孔洞在燃烧。

    “这是什么火焰?”‘柳老师’眼中闪过惊慌,惊讶问着。

    “三昧真火。”随着隗林的话落,火光将脚下的阴影燃烧起来,一只手从那阴影之中伸出来,扒开,一个人从中钻出来,竟是柳老师。

    隗林一看便知这是柳老师的真身,他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烧了他。”

    柳老师的声音极其的冷酷,那个梦魇在隗林的元神里的火焰光芒照耀下,就如纸一样开始燃烧,从双眼而起,因为那是隗林双眼注视的地方。

    自双眼蔓延到整个头颅,再至全身,梦魇居然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隗林能够感觉到,不是这个梦魇柳老师不想逃,而是他无法逃,一来他不知柳老师用什么方法镇在那里了,二来是隗林的元神法光照耀之下,他的梦境被照破。

    梦魇的能力受到了极大的制约。

    当那梦魇被烧死的一刹那,柳老师走过去将地上滚落的那瓶酒捡起来。

    “这是李志南送给我的酒,我还没有为他报仇,自己却差点死在自己的意识所化的梦魇之中,呵呵……”柳老师自嘲的笑着。

    隗林并没有说什么,他不擅长安慰人,如果是同龄人,他倒是能够开下玩笑,但是对方是老师,尽管他心中确实觉得老师有些太大意了。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已经受到了那冥花花粉的影响,难怪古籍之中记载会有疫病来形容,这花粉是能够扭曲人心志的。”

    隗林打量着自己的老师,他以元神的敏锐,却并没有感受到老师的身上有什么变化。

    柳虞拿着手中酒瓶倒了一杯酒,来到窗户边,看着窗户外,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我的一半意识确实一直沉浸在梦境里,在我的梦境里有我的妻子。”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喝下杯中酒,转身说道:“好了,你一把火烧了最好,那个梦魇虽不是真的我,但是他给你看的东西却是真的,不过,其中关于你父亲的资料是不能给你看的,这一点,你必须避嫌,除非你的直接上司让你看,就算是我现在告诉你的这些,都已经是违规了。”

    隗林当然明白这些,他说道:“在地狱花里面,有一个极强的人,他在我的记忆里下的封印,我现在都无法破开。”

    “地狱花组织隐藏的确实很深,但是这一次的里界展开,是他们必须要进的,我们必须在这里重创他们,到时还需要你的出力。”柳老师说道。

    “老师放心,沪城里,我是无敌的。”隗林淡然的说道。

    柳老师抬头凝视着隗林的双眼,说道:“不要太自负,我知道,你点化了这座城意识海里的那颗明珠,但要小心,地狱花组织严密,传承久远,是极其可怕的一个组织。”

    “我会小心的。”隗林说道。

    “哦,对了,最近有一个会议要在我们沪城举行,名叫《超凡世界安全宣言》,这是第三届,这个非常时期,我们要加倍小心才行。”柳老师说道。

    “可不可以延期或者是换个别的地方?”隗林问道,他也很清楚,此时的沪城里界初开,这些人的突然到来,一定会滋生许多事端的。

    隗林不信他们就只是单纯的开开会,难道会不想办法探一探里界?

    “这个地址和时间是上一届结束时就定下的,这个时候换时间换地址,倒显的我们国家怕了一样。”柳老师说道。

    “那也是,有我在,不管谁来也翻不起浪来。”隗林说道。

    柳老师这一次没有说他,而是说道:“我到时让人将所有来参会的他国超凡资料发给你看看,这些资料有我们国家自己情报网络填补的很多细节,不能外传,你之前杀了太多人,这次来的人中可能会有他们的亲友,你要小心。”

    “会的。”隗林笑着说道,在这里,他谁也不怕。

    “哦,还有,你应该见过的那个小孩吧?”柳老师再问道。

    “那个有三只眼的小孩吗?”隗林问道,他虽然没有见过对方额头上的那只眼睛,但是他能够感觉到。

    “对,这是一位神童,从小在佛寺里长大,这一次来沪地上学,也是来补充沪城的守护力量的。”柳老师说道。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