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 72:血脉术士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灵馆馆长:72:血脉术士

    董由校是沪城灵修学校15届的毕业生,曾到过京都灵修学校里交流,但是隗林并不认识,因为董由校到京都灵修学校的时候,隗林只是一个名不经传,在舞会里,连角落都没有资格站的人。

    那时候的隗林天天在图书馆里泡着,董由校与京道场学生里的风云人物比斗法术时,他并没有看到,只是后面听人说过,所以他不认识。

    董由校的到来吸引着众多的目光,他是沪城灵修学校的风云人物,是通过了考核的毕业生。

    他特别想见识见识隗林的本事,京道场里面他知道有好几个特别厉害的,所以更想知道这个隗林用什么办法打败他们的。

    学校里那几位排名前列的更是如此,有见猎欣喜,也有见法欣喜。

    所以,他代表沪城灵修学校的一些毕业生来送一份请柬,邀请他今天晚上参加学校高楼的天台论法。

    天台论法一直是沪城灵修学校的传统,京道场也有这样的传统,但不是在天台。

    当然,这样的论法之中加入了别校的人,那这个性质和味道就变了。

    对于董由校来说,隗林在火鸦灵馆里的表现,确实不愧为京道场出来的,就凭此说是首席生,也可以认,但还不够。

    然而同样做为顶尖的学府沪修,总会有人想与隗林面对面较量下,神秘的世界里,阶位的高低代表实力,但是有时候修得某种法术,是能够战胜一些位阶高一些的人。

    其中还有一点就是,在这种时候,还有一个不好宣之于口的原因,那就是隗林是北边的学生,来这南边沪修大本营所在的城市挑馆,这要是换个年头,肯定有不少沪修的老老少少的毕业生上门挑战他去了。

    只是因为关键的时候,形势紧张,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被告诫过,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随便露头。

    沪城灵修学校,可不想被认定与那个加入地狱花组织的前靖夜局局长有斩不断的关系。

    而现在隗林来了学校,是一个机会,学校里有人想试试他真正的本事,看和听,终究是隔了一层。

    董由校离开,他身边的人说道:“这个隗林看上去确实神韵不太一般!”

    “那肯定,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被认为是京道场首席呢,京道场是国内第一名校,可不是说着玩的。“董由校说道。

    “你觉得他会来吗?”旁边有一个同学问道。

    “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我们学校的天台论法也是很有名的。”董由校笑着说道。

    “他在我们学校可不太好招人,一来他灵馆小,二来他本身年轻,和我们同一年毕业。”

    董由校当然知道这些,虽然那些都是申请毕业的学生,但是心气其实还在,总想着自己成就三阶不过是晚几年的事而已。

    但是他没有说,你晚几年成了三阶,人家可能已经一骑绝尘了,不过,如果是他,他也不会去。

    ……

    隗林看了看那个请柬,随手放在一边。

    这时,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在一位同伴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这位戴着眼镜的女孩很高挑,眼睛是丹凤眼,看上去有些高傲,但是戴着的银色细丝框的眼镜,却将她中的冷傲掩盖了。

    她长发是酒红色,垂于胸前,微卷,一身杏黄明艳的半袖衣裙,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拿着简历资料的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蓝宝石戒指。

    她坐下,旁边陪伴的同学是一位微胖的女生,坐在旁边,隗林没有多注意,目光便落到正面女孩身上。

    不得不说,面前这个女生就像是骄阳一样的明艳,光芒四射,是他见过最顶尖的那一波,到了这个级别,美已经难分伯仲,主要看个人的偏爱了。

    “你好,这是我的简历。”声音偏冷,生硬。

    隗林为了显示自己不被美色所镇慑,所以并没有笑,伸手接过,目光对视了一下,她没有笑,也没有避开目光,而是伸手扶了一下银丝眼镜,隗林隐隐从她的眼神里还看出一种探究的味道。

    “戴月容。”

    映入隗林眼中的第一行自然是姓名。

    花容月貌?披星戴月?

    隗林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两个成语。

    年龄:23

    下面是一列列她在学校里参加的社团及活动。

    这些隗林的目光一划而过,直接跳到她专长来,是血脉术士。

    在夏国有四大职业种类,其中阴神、武道是本土的特色,另外两种是奥法和血脉。

    奥法是一种非常高端全面的体系,与科技有着很大的联系,近两百年来,西欧那边科技发展的快,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奥法的盛行和强大。

    第四种则是血脉领域的超凡,这是从一些超凡生物体提取鲜血,制成药剂慢慢注入自己的体内,从而改变自身。

    他们这些血脉领域需要的修炼资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学校里面很多资源都可以免费,但唯独这个血脉资源每一个确定走这条路的人,只会提供两次血药,第三次则要通过考核来获得。

    血药每一次的融入身体,都是有标准的,而如果连续几次没有达到标准,那到后面只会浪费,每一次融合如果只有零点几的话,那就没有意义。

    一个血脉修士,要成为三阶超凡,至少要有百分之十的融合改变,正常的是服用三次血药。

    但是无论是选择什么超凡生物的鲜血提炼而成的血药,都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有些轻有些重。

    联众共合国的血脉者最多,比如世界闻名的巨人勇士,捕猎者蜘蛛人,及超级战士等,当然还有一些德鲁伊也会融入一些血脉,增加自己变形成某种超凡生物后的能力,但同时也会让他失去变形成其他生物的能力。

    而女性一般都是走血脉术士路线,隗林相信面前这个戴月容也不会例外。

    隗林并没有问对方服食了几次血脉药剂,因为他只是来招实习生,是为了代替他照看灵馆的。

    “你为什么想去我的灵馆?”隗林问出第一个问题。

    “学长是京道场的首席吗?”戴月容并没有直接回答隗林的问题,而是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你是想在我这里寻求解决血脉融合的问题的话,我其实还是有些研究的。”隗林说道。

    “你能够看出来?”戴月容凝视着隗林问道。

    “看不出来,但是能够感受得到,你身上的气息不圆融。”隗林说道。

    “你能有什么办法?”旁边那个微胖的女生接口道:“每年我们国家有许多人因为血脉不圆融而无法进阶,有办法的话,为什么不上交给国家为国做贡献?”

    她说的确实有道理,因为隗林如果真有办法,不可能会藏着不说出来。

    只是她声音并不小,这让自从戴月容坐到这里来时,很多支着耳朵关注着这里人都听到了。

    有些人来到了戴月容的身后。

    “我的方法都是国家所知道的。”隗林说道。

    站在戴月容身后的一位看上去非常精致的男生突然笑出声来,说道:“那意思就是你厉害,你特别呗!”

    隗林只是瞟了他一眼,仍然是看向面前的戴月容说道:“别人能做到的,我能做,别人做不到的,我也能做。”

    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压低声音,所以这一句话被大家都听到了,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即使远处的人也听的清清楚楚。

    “这年轻人,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说道,他不是学校的人,而是新竹灵馆负责招募的人。

    隗林听到了,瞟了他一眼。

    但是很快,就又有心灵药业的招募人说道:“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但千万不能够走了歪路,为了成名,去做一些伤害他人的事,或者是欺骗,这不是能力,而是人品了,这种人,即使是能力再强,我也不会收的。”

    心灵药业是世界前五百以内的药业集团,是专门研究超凡药剂的。

    各大灵校里面,最终如果不能够成为超凡,不少都是转而去修医药学,他们有这方面的天然优势,国家也鼓励。

    这个人年纪看上去四十余岁的样子,他既是心灵药业的人,本身又似乎在业内颇有份量,所以他点出隗林挑了火鸦灵馆的范城是为了出名,现在是因为看到戴月容漂亮,所以欺骗。

    不过,也并没有人真正的来说指着隗林说什么,毕竟都是有身份的。

    只是教室里都很安静,这种气氛之下,显然是等着看隗林怎么说。

    “每一个人血脉药剂都是需要抽取自身的鲜血,与超凡生物的血一起培养调和,最后才能够形成比配好的药剂,按这个计算,每个人的身体都是有机会晋升三阶超凡,但是却不少人会失败,其中关键的原因就是,本我的意识与药剂里的超凡生物意识无法相融。”隗林仍然是看着戴月容说道。

    “哧……”依然是那个看上去很精致的男生笑出声来,并说道:“你是在背书吗?”

    隗林所说的确实是书上所写的东西。

    隗林依然没有理他,继续说道:“你从第一次服食药剂,本我意识就与药剂中的超凡生物意识没有做到完全契合,第二次更是如此,你如果服食第三次的话,不仅无法晋升,还可能有倒退。”

    “笑话,月容是我们这些人之中,最有希望在三年之中晋升三阶超凡的。”那个精致的男生说道。

    隗林这一次不再是只瞟他一眼,而是认真的打量着他,说道:“你选错了超凡血脉,如果你的性情不改,一生都无法晋升三阶。”

    精致的男生眼中涌上愤怒,脸色潮红的指着隗林吼道:“你咒我。”

    大家看看隗林,又看看这个男生,竟是没有人说话。

    隗林看着面前的戴月容说道:“如果你到我的馆里来,只要有药剂,随时可以让你晋升三阶。”

    他的话立即引得教室里的人轰动起来,一个个议论纷纷。

    要知道,跨入三阶,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那可是有着极大的诱惑的。

    只是隗林这样说,可没有人会信。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